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为国为民,何惜此身
    以云扬现如今的玄气修为程度,即便是在多相兼修,进境远超单修一项神通的前提下,修炼土尊的厚土诀第一层,仍旧只不过修炼了半天时间就已经完成第一层。

    这就是玄气累积底蕴深厚的好处,若然换了另外一人,想要如云扬这般,没个三五十年绝无可能将厚土决修炼至这般初窥门径的层次。

    而且,最奇怪的是……云扬修炼厚土决,有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根本就没感觉需要参悟什么的,只是运功一周,似乎就入了门径。

    这在云扬还是第一次。

    云扬手掌贴上隶属于土尊那间房间大门的瞬间,没由来地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难以一言概括……似乎是,今天,此时此刻的当下,自己走到了某一条路的尽头?

    也不知道是厚土决功法启动,还是云扬动念作用,总之,在一片厚重的黄色光华闪烁之中,一扇门,缓缓开启,开启最后的土尊大门。

    云扬注目看去,只见土尊的这个房间,显而易见要比其他的局尊房间要大上几分。

    正中间位置悬挂有一幅大字,落款处正是土尊自己的名字。

    “为国为民,何惜此身!”

    云扬看着这八个大字,不禁怔怔地出神。

    为国为民,何惜此身。

    不错,土尊这一生,正是完美诠释了这八个字,又或者说正是这八个字的写照。

    为国为民,他当真是放弃了一切,也不止是那近在咫尺,唾手可得的皇帝之位。还有如花美眷,妻贤子孝的天伦之乐!

    从即将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下来,不复尊贵出身,再不见稚龄的爱儿,默默无闻的组建九尊这支队伍,从万众仰望的高处,一下子转为不为任何人知的暗处。

    这许多岁月下来,无数的鏖战沙场,太多太多的出生入死,何止千难百折,何止九死一生;他建立了赫赫功勋,无匹功业,却始终无人知,无人晓;那脍炙人口的盖世神威,并无一丝一毫落到他的本尊身上。

    为国为民,何惜此身。

    他到最后,实现了后四个字,何惜此身!

    将自己的一条性命,断送到了天玄崖之上!

    就连墓碑上,也始终不曾刻上他自己的名字,那上面,就只有他的代号:土尊!

    土尊!

    九尊之一,乃是玉唐臣民心中的英雄,伟大的存在,但这个英雄,这份伟大,却还承载了土尊的太多牺牲,或者土尊能够永驻玉唐臣民心中,却就只是土尊,而非是玉唐大皇子,玉承天!

    作为这间房间里最为显眼的摆设,云扬一进来第一眼就看到这八个字,恍惚间又有一种特异的感觉袭上心头,就好像……土尊正默默地站在那里,望着自己。

    又似乎……身着明黄色衣袍,却仍旧不掩英武凛然气度的玉唐大皇子,登临九五,君临天下,俯瞰山河!

    “大哥!”

    云扬轻轻地叫了一声,心情激荡异常。

    桌面上,尚遗有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文房四宝,墨迹早已干涸,毛笔笔尖也早已经干干的,如同标枪的头,隐隐然显现出一种锋锐的味道。

    桌上,并不是如同其它人一般,只有一封遗书。

    而是……好几封信。

    整整齐齐,叠成一摞的好几封书信。

    云扬缓缓走近,徐徐伸手,将那一摞书信捻如手中,触目所及——

    最上面一封:进入房间之兄弟亲启。

    第二封信:儿臣拜别父皇。

    第三封信:儿臣拜别母后。

    第四封信:爱妻亲启。

    还有最后一封信却是:兄弟,等宝儿十二岁之后,将这封信,给宝儿。

    看到第四封信的时候,云扬心中陡然一颤;土尊心中显然还下着万一的指望,就是……哪怕自己身死,自己的妻子水尊犹有活下来的余地。

    只可惜这一封信,水尊却是注定永远都看不到了!因为她已经陪着自己深爱的夫君,一起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不同于其他人,云扬现在大致可以确定三哥木尊,五哥火尊还有八哥风尊三人因为别有来历,脱过天玄崖死厄,还有二哥金尊,或者尚有逃生余地,然而其余的土尊水尊血尊雷尊四人,却很大机会是当真的陨落了!

    从木尊的留书中可以得知,九尊降世乃是此世莫大之机缘,更是某种特定之数,难为人力更改,即便能改,也需得有远超此世之大能者才能稍移,如木尊的父亲之流,实力高深莫测之巨能之士才可办到!

    然而土尊等人显然不在此列,首先是七哥血尊,他的父亲老独孤便无此能为,否则何至于陨灭于欧阳萧瑟之手,然后是出身玄黄界的六哥雷尊,所谓见微知著,同样出身玄黄界的雷动天实力固然不俗,但评估两界实力之后,云扬判定,玄黄界多半也无此巨能之人,即便是有,也难与六哥扯上关系,愿意出此大力,毕竟当初六哥就是因为家族关系离开了玄黄界,才有了后来的九尊聚首!

    再然后就是大哥土尊以及四姐水尊,他们俩……亦是确定没有后台的两人,难有脱厄之望!

    所谓的插队,就是已经有了队伍才会有插队。而不是全部换掉!

    现在看到那封注定没有可能被接收的书信,云扬喉咙似乎有些噎住,咳嗽一声,缓缓地端端正正的坐了下来,拆开了第一封信。

    小心的打开折叠,仔细看去,却见其上乃是一行行端端正正的楷书。

    堂皇大气,正气凛然,一如土尊平生为人行事,所谓见字如见人,当真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最初写下遗书的主张,乃是我提议的;可我在写的时候,却忍不住去想,到底会是什么人,什么势力,能够让我们死去?我们虽然修为不高,但这一身功法,却很难被杀死。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死了,那么,剩下的这个人,将要面临的敌人将是何等的恐怖!所要背负的压力,又是如何巨大。所以,接收这纸书函的兄弟,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万万不得莽撞,只知有己,不知有人的毛病一定不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