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紫玉箫!
    听到这四个字,凌霄醉猛的一下子楞住了,还有独孤愁也楞在当场。

    九尊归元,地裂天翻,江湖天下,独尊独揽!

    这四句话流传甚广,太多人都有听说过。不说是妇孺皆知,也是脍炙人口!

    但对于凌霄醉这等此世大高手而言,却并没有太把这个说法当回事,毕竟他们已经立身于此世极峰,自诩对此世修者极诣,了若指掌,九尊神通异能,固然了得,却仍在此世极限范畴之内,想要地裂天翻云云,却是太过了!

    但此刻这四句话从天问顾茶凉口中说出,却又与往昔不同,至少对于凌霄醉独孤愁而言,绝不相同。必有深意!

    此刻身在一边的凤弦歌眼中光芒陡然一闪,微笑着说道:“九尊归元?”

    他似乎是有些好奇的说道:“九尊归元终归是九尊之事,跟你这一管紫玉箫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刚才所言的天大机缘云云,尽系此箫么?”

    说着,径自伸手来拿。

    顾茶凉本意将紫玉箫交给凌霄醉,赶紧送到天唐城九尊府,非是如平常一般的握在手中,而是托在手掌上,而他的人也在地上跪着,等着凌霄醉动作;至于凌霄醉则是一脸沉思,还没有回过神来,自然也就来不及接过去。

    凤弦歌此刻的适时出手,似慢实快,那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致,在三大高手动念阻止之前,已然抓牢了紫玉箫的一端。

    顾茶凉见机极早,近乎本能地一把抓住了另一端,焦急地喷血道:“你干什么,拿回来!”

    凤弦歌笑道:“左右只不过一管紫玉箫而已,这么着紧干什么?难道真有什么玄机隐匿?!我且看看。”

    嘴上笑语轻言,手上却毫不含糊,骤然发力,顾茶凉只感觉一股沛然莫御的庞然巨力猛地传来,竟再也抓不住紫玉箫,手中陡然一空,紫玉箫已然被凤弦歌抽夺走。

    顾茶凉见状大急,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嘶声道:“凤弦歌!你!”

    他转头看着凌霄醉,焦急大吼:“你还等什么?完了!完了啊!”

    凌霄醉霍然转头,这一刻,当真已经来不及再考虑什么,只是一伸手对凤弦歌道:“给我!”他的眼中,尽显森然凌厉之光。

    在这等时候,他还是本能地选择相信顾茶凉。

    就算只论情理也是如此,不说顾茶凉刚才的举动已经在在显示此事事关重大,不容搅乱,哪怕耽搁片刻都是罪过,而且……凤弦歌之前身负重创,当前状态该是四人最差者,绝不该有当前实力,这已经是蹊跷万分!

    凤弦歌呵呵一笑:“凌兄,你这又是何必?只是一管箫,难道以你我的交情,看一看,把玩片刻,还有什么争竞的么?”

    锵!

    那是金刃破风,长剑出鞘的声响,凤弦歌循声转头看去,但见独孤愁长剑在手,眼中亦显森然,已经摆出了身剑合一的态势,两眼如同两道斩破苍穹的剑芒一般的盯着自己,沉声道:“拿来!”

    凤弦歌见状似是恼羞成怒,喝道:“这算什么?你们要做什么?你们两个简直是不可理喻,当真就觊觎这点所谓的天大机缘么!”

    他将紫玉箫拿在手上,似乎是恼怒至极:“大家已经同生共死这么多次了,居然要在这里因为一句莫名其妙的妄言,就要对我动手不成!”

    “哼!什么九尊归元,看我先把这劳什子箫毁掉,断去你们的妄心,省得心境有缺,修途终焉!”

    他一手握住紫玉箫的一端,气哼哼的,决然的往下一折!

    “你敢!”顾茶凉睚眦欲裂。

    适时剑芒锐向,凌霄醉亦是长剑出鞘,指着凤弦歌眉心,喝道:“交出玉箫,时犹未晚!”

    森然的寒意,扑面而来,令到凤弦歌脸上肌肉为之抽搐,更令其浑身发凉,如浸冰泉。

    他缓缓抬头,满眼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凌霄醉,又看了看独孤愁,突然怒意更甚,喝道:“看到机缘就甘欺本心?想要动手是不是?来啊!你们俩一起上,且看我怕是不怕!”

    顾茶凉呼天抢地:“快啊,来不及了啊……”

    凤弦歌运起玄力,手持紫玉箫,道:“来!打赢了我,这紫玉箫就拿去!”

    凌霄醉与独孤愁两人见状齐齐眉头一皱,竟未有擅动。

    这一战若是当真的打起来,不管后续如何,顾茶凉所说的事情都肯定是来不及的了。

    尤其是凤弦歌现在的架势做派,极有可能在交手的一时间,就将紫玉箫毁掉,甚至是借助自己两人来袭之力,三方合力毁去此宝。

    “凤弦歌,你到底是谁?事已至此,何必再行作伪?”凌霄醉眼中锋锐之意越来越见凌厉,一股纵横捭阖的剑气,在他的身上缓缓滋生汇聚,渐次升腾。

    凤弦歌呵呵笑道:“凌霄醉,你分明没喝酒,怎地就开始说酒话了,难道连我你也不认得?就为了一点虚无缥缈的机缘,就想要翻脸?!”

    凌霄醉缓缓点头,道:“在我数到三之前将紫玉箫交出来!否则,便是我自碎剑心的时刻!”

    他一字一字道:“相信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凤弦歌瞳孔收缩,一字字道:“我知道,你更加知道,何妨一试!你敢吗?”

    凌霄醉缓缓点头,周身萦绕的剑气倍加浓郁,冲霄而起,缓缓道:“一!”

    凤弦歌哈哈一笑:“何至于此,我相信你敢就是……”

    凌霄醉喝道:“二!”

    竟然是毫不停留,显见之前的话,丝毫不存犹疑。

    凤弦歌眼珠一转,道:“大家朋友一场,无谓鱼死网破,给你便是。”

    突然间一声大喝:“独孤愁!还不动手!”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宛如炮弹一般的原地冲天而起,浑身玄气一在这一刻悉数冲进了紫玉箫之中,而凤弦歌的身子如同一道流光,急疾腾起!

    凌霄醉的剑,独孤愁的剑,同时出手,剑光直指半空中的凤弦歌!

    剑气撕裂九重天!

    凤弦歌一声大叫,整个身躯在半空一晃,一个旋转,转为头下脚上,周身笼罩于无边狂飙之下!

    下一刻!

    一声轰然爆炸声就此响起!

    强烈至极的冲击之余,凤弦歌的整个身子有如断线风筝一般向着远方抛飞出去,独孤愁一声闷哼,退后一步,凌霄醉振声长啸,顶着巨大的压力,不退反进,剑芒凌空抽射,怒喝道:“你果然不是凤弦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