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分明是极端反常的状态。

    那枚数千斤份量重的巨大铁锤,可是由梁沧海这等几乎是当今世上最绝巅的层次的高手全力以赴扔下来,那力量,那惯性,那威能,再如何保守的估量也得有数十万斤以上的冲击力!

    按道理来说,一旦实打实的承受了这样的冲击力,只怕连整个天唐城都要因此而发生地震才对!

    可为什么会全然无声无息,全无反应?

    顾茶凉看着正潇洒飞退的梁沧海,眼中发出嘲讽之色,淡淡道:“作法自毙,梁沧海完了!”

    凌霄醉诧异道:“作法自毙?!怎么作法自毙?”

    顾茶凉缓缓点头,道:“我刚才说的是实话,我刚才真的是看过他面相才道出的卜辞;他今天的确是有血光之灾,今日,必然陨落,绝无侥幸!”

    独孤愁与凌霄醉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边正一派潇洒往回飞的梁沧海,喃喃道:“这……这可不像是要陨落的样子……咦?还有那作法自毙,要怎么作法自毙啊……卧槽!”

    这一声粗口,正是出自两大绝世高手的异口同声。

    这一刻,两人的眼珠子几乎一起夺眶而出。

    只见九尊府的紫光一阵波动,然后就见一枚巨大的铁锤猛地从九尊府紫光之中摇摇晃晃的飞了出来,高飞起足有百丈之高,然后又咻的一声,向着梁沧海追了过去。

    这速度……

    这速度让凌霄醉这等高手,也觉得头皮猛然间就是一麻!

    因为……

    他们刚刚看到这铁锤飞出去,下一刻,正在飞退中的梁沧海的脑袋就已经啪的一声开花了!

    他的身体还保持着潇洒的往回飞的动作,但脑袋已经整个没有了。

    那大铁锤砸在梁沧海已经没有了脑袋的尸体上,去势陡止,跟着便轰的一下子落了下去。

    凌霄醉等人看到铁锤飞起来,正倒退着飞走的梁沧海不应该看不到。

    事实上他看到了,清楚明白地看到了铁锤在追他,可是他就是来不及反应,就是那么轻易的被一锤砸死!

    作法自毙,当真就是作法自毙!

    一代巅峰高手梁沧海,久负盛名威震天下的金芒量天,居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

    一直到他临死之前,还在耀武扬威意气风发!

    一直到他脑袋碎掉之前,还在风度翩翩潇潇洒洒志得意满!

    对面,四季楼的十七个人明显骚动了一下,几声惊呼从那边传来,隐约可闻。

    纵使变生肘腋,一切来得出人意表,但彼端仍然迅速又两道人影闪动,宛如闪电般迅疾,将梁苍海的无头尸体接住,但凌霄醉却分明看到对方浑身剧震,显然是诧异于当前状况。

    而直到此刻,那大铁锤才从空中落地,发出轰然一声巨响,大地为之颤动,整个玉唐城抖了三抖!

    那两人在空中转头看来,目光直指顾茶凉,虽然彼此距离遥远,难以造成实质的杀伤,但是对方眼中那森森的寒意,却是丝毫不曾掩饰,尽是杀机。

    顾茶凉丝毫也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畅意开怀道:“你俩看什么看?所谓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我之前泄露天机,告诉他将有血光之灾临身,死关将至,他却不以为然,所有的一切自然便是他自己找受的,怪得着我吗?!真当我天问之名是欺神骗鬼的神棍吗?”

    那边,一个清雅的声音说道:“天问,果然是有神鬼莫测之机,窥探天意之能,此际见面更胜闻名,佩服佩服。”

    顾茶凉嘲讽的说道:“不过就是一个被你们推出来试探虚实的炮灰而已,无谓故作姿态,徒然令人作呕!若是真的当他是兄弟,何不替他前来一试九尊府锋锐?”

    那边,几个人怒哼一声,一只只手按在了各自随身兵器之上,蓄势待发。

    顾茶凉见状仍是全不在乎的款,仍旧是猖狂大笑连连:“可吓死我了!你们四季楼的人真是牛逼,既然这么有爱,有兄弟情谊,现在梁沧海死了,你们还不赶紧为他报仇吗?!并肩子上啊!”

    “杀死梁沧海的,就是眼前的九尊府!直接过去为他报仇,在那边拉架势,摆姿势有什么意思,真刀真枪的火并才是正经知道不?!”

    顾茶凉呸的一声,鄙夷道:“敢动九尊府你们才是当世顶峰,否则就是一帮无胆匪类!修为再高,仍旧是鼠辈一群!”

    凌霄醉哈哈大笑:“老顾你这话说的真不错,不错不错,不敢为自己兄弟报仇的人,修为再高,也是鼠辈!”

    彼端,四季楼的那十七个人狠狠地看着这边三人,森森杀意不断累积,宛如洪水久闸,一旦宣泄,必定沛然莫御,无可抵御!。

    但凌霄醉三人却是丝毫不惧,持续冷嘲热讽,哈哈大笑,摆明就是在气人,气死人!

    下面,九尊府仍旧持续散发着熠熠的紫光,岿然不动,就像是不可撼动的崇山峻岭,冷眼面对天下。

    好半晌过去了,纵使是如何愤怒,纵使被再三再四的冷嘲热讽,但四季楼的那十七个人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再有对九尊府出手的想法!

    如梁沧海这样的超级高手,与凌霄醉独孤愁都足堪齐平的同一级数强者,不过一击尝试,却即时被九尊府的反扑轻松灭杀……自己上去,岂不就是送死?!

    甚至就算是十七个人一起联袂出手,也未必就能建功,没准还是是多送去十七条性命给对方!

    凌霄醉与顾茶凉等人不惜自贬身价,自降身份的开嘲讽分明就是心怀叵测,主旨骗自己等人送死,端的可恶!

    一个冷冷的声音遥遥传来:“凌霄醉,独孤愁,顾茶凉,你们三人今日的所作所为咱们都记住了!山不转水转,山水有相逢,你们狼狈逃命的运气,不会再有下一次。”

    说话之人一言才落,也不等这边回话,径自直截了当的下令续道:“我们走!”

    独孤愁扬声说道:“走着什么急啊,那个假扮凤弦歌的家伙死了没有?我们三个可是都很关心这个老朋友的死活啊,旦夕白头,弹指命颓,也不止还有几天的日子可以挣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