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玄黄见!
    独孤愁此刻之言堪称恶毒,却实在是恨透了那个假扮凤弦歌之人,端的是字字见血,句句剜心。

    对面仍旧没有回音,十七个人齐齐纵身而起,只是一瞬间,便已经消失在遥远的彼端。

    十七人虽然恨极怒极,咬牙切齿,怒不可遏,但此际却不得不离去。

    在这天唐城,绝不是与凌霄醉等人决战的好地方。

    顶峰强者之间的决战,除了自身实力之外,时间地点同样有悠关最终战果的极大影响,面对凌霄醉等三人,失去出其不意的先机,在失去主场地利,胜算不但不高,更有神秘莫测的九尊府在这里,简直随时都可能面临反杀,作法自毙的事情,干一回已经太多,没有人想做另一个梁沧海!

    眼见四季楼众人离开,凌霄醉哼了一声,这才将目光转向顾茶凉:“顾兄,现在可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独孤愁也适时地将眼睛看了过来,九尊府,紫玉箫这等事情,完全超出了两人的认知。

    即便两人在这次事件中得到了不少的好处,却仍觉得有必要搞清楚事情的始末缘由,来龙去脉。

    顾茶凉咳嗽一声,将自己所知仔仔细细地在自己心里梳理了一遍,这才开口说道:“其实就这件事情而言,对我来说也是稀里糊涂,顶多也就是一知半解而已。”

    “当年,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山间少年,出身于末流小门派无相派;有一日我出门办事,然而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门派竟然已经被人灭门,一个活着的同门都没有了;即便是暂时侥幸存生我仍不免被人追杀的命运,跌落悬崖性命危殆……然而便在那个时候……”

    顾茶凉眼中露出一丝追忆的神色,道:“就是这管紫玉箫突然在我面前出现了,那时候,我正值跌落悬崖往下坠的紧要关头,紫玉箫发出一个信息问我:你想不想死?”

    凌霄醉与独孤愁闻言一时间相顾无言,愣在当场。

    都已经掉落悬崖身在半空了……谁想死?

    那时间该是多么紧迫?

    真正有时间思索,甚至是有时间回答这问题吗?

    顾茶凉脸上也露出一丝苦笑色,道:“当时的我,就只是一个初初涉足修行一途没多久的少年人,出于对生命的本能渴望,全然没有思索本能的拼命大吼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然后这紫玉箫毫光大盛,将我整个托了起来,令到我毫发无伤地落到了地面上。我当时可是被逼落万丈悬崖,最终平稳的落地,当时我就差点没疯掉,总算尚有一念清明,那紫玉箫很不一般……”

    “再之后,紫玉箫给了我一个传承,嗯,就是我修持一生的功法;那声音并没有将功法给我就算完事,而是详详细细指点我如何修炼,那整整一个月的教导时光,令到眼界大开。可是一个月之后,那声音告诉我,我的资质太差,无能继承其衣钵;不过在那一个月中掌握的这些,已足够纵横江湖,缔造传说……然后,又很是郑重地想我承诺,待到未来的某一天,完成了一份嘱托,就会有承继我原本所学修炼方法到来,届时,我之修途再进始能有望,更近九重天一步。”

    “功法?更近九重天一步!?”独孤愁敏感的问道。

    “是的,这就是我之来历跟脚。只是那功法的名字,我不能告诉你们。”顾茶凉抱歉的说道。

    “那是自然。”凌霄醉与独孤愁表示理解:“我们现在更有兴趣知道那声音嘱托你的事情是什么?”

    “嘱托一共有两件事,其中第一件事,就是……待到归元时,奉还紫玉箫。”顾茶凉道:“关于这件事,现在已经是做到了,只可惜不是由我亲手奉还的,若是由我亲手归还,九尊府之外的一应裨益该当尽归我一人。”

    顾茶凉脸上显出遗憾之色。凌霄醉与独孤愁都是哈哈一笑,有些讪讪。

    的确,这应该是顾茶凉一个人的机缘,却被三人分享了。

    独孤愁感兴趣的问道:“第二件事呢?跟你刚才提到的更进九重天一步有关吗?”

    顾茶凉道:“也许有关吧,第二件事乃是让我……暗中辅佐一个人了……我的最大私密全部都告诉你们了……我现在就得跟两位告辞,彼时有缘再会。”

    凌霄醉与独孤愁眸子中同时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旋即又转为感激满满。

    顾茶凉透露给两人的信息,实在是太重要了!

    “告辞?你要到哪里去?”凌霄醉问道。

    “天玄红尘事了,我要去往玄黄界,等待下一次缘法的到来。”顾茶凉洒然笑道:“事已至此,天玄格局底定再无变更余地,即便仍有波折,也注定拖不了太长时间,两位兄弟或者也该早作打算才好。”

    独孤愁道:“玄黄界……”

    他与凌霄醉对望一眼,道:“当年,我其实有进入玄黄界的机会,但是被我自己放弃了。”

    “为何?”顾茶凉脱口问出之余,心下却已了然。

    当年,但为红颜故,迟步彩云前,大抵就是如此。

    “我怕我的妻子灵魂寂寞……我自己决定,陪她五百年。”独孤愁苦笑一声,轻轻叹息。

    顾茶凉与凌霄醉相视叹了一口气,独孤愁的痴情,天下皆知。

    纵使几百年过去,数百个春秋磨砺,却仍旧痴心不改。

    这等男子,至情至圣,绝对值得世上任何人佩服,也令得任何男人惭愧。

    “玄黄界,于我而言也非是全然的陌生;不过,我是想要再为自己多积攒几分底气再去,今次之变故虽然令到百尺高竿再进一步,但这一步精进来得突兀,我须得将之彻底收为己有,之后才能言后续。”

    凌霄醉苦笑一声,道:“玄黄界乃是大世界,位阶更在天玄之上;高手如云,高深修行者,超卓人物几随处可见。我等在这天玄大陆固然叱咤风云,但若是去了玄黄界,即便不是普通的江湖小虾米,却在不复当世顶峰级数。还是多为自己打算一下是正经。”

    独孤愁点头认可,因为凌霄醉所想也正是他现在心中想的。

    顾茶凉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微笑道:“我等初入江湖的初心在何处?难道去了玄黄界,就没有重头开始的勇气?纵使不复顶峰又如何?”

    两人身子陡然一震,齐齐为这句话所触动。

    “我先行玄黄界一步,等两位兄弟前来。”顾茶凉微笑:“届时……”

    他哈哈一笑,转身飘然而去。

    一句话竟不说完,就已经走了。

    ………………

    <咱们风家的一周年活动,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微信上,活动还在继续,明天准备多送几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