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九尊成,江山固
    粗略目测,这巨人至少也得有数百丈那么高下,所有人都感觉那巨人一睁开眼睛,天空只怕就要再多两个太阳一般,望而生畏,不怒自威。

    “我是云尊,我很好,安然无恙!”巨人声音如同春雷一般,滚滚掠过大地。

    “九尊府,乃是天地神物,现世之本意乃在镇压玉唐气运,终不合久驻人间。而今玉唐靖平天玄气相已具,国运稳固,无须九尊府为倚,是故本尊于今日将九尊府收走,为防宵小作祟,临别相告。惟愿玉唐帝国,靖平天玄,千秋永固,国泰民安!”

    这番话端的声震四野,普一出来,便即全城皆闻。

    甚至,周边数千里方圆地界,尽都听得清清楚楚,端的无远弗届。

    所有玉唐人,都是心中陡然一震,随即就一下子放下心来了!

    甚至,大家都有一种感觉:是啊,如九尊府这等不世神物,本就不应该长久的驻留在人间啊,云尊大人将之收走,正是太有道理了……

    至于云尊大人为何就能收走……这不是废话么?

    云尊大人那样的神仙人物,如何不能收走九尊府?

    九尊府本就是云尊的物事,收走又有何异议,若是这天底下尚有其他人能够收走了九尊府,那才是天大的怪事。

    一场足堪动摇国本的偌大风波,就在云扬几句话之间,就此湮灭于无形。

    这样的影响力,就算是玉唐皇帝陛下本人,那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听着这番话,看着天空中那个白云化作的巨人,再看看身边大臣们的脸色,再看看周围民众那发自内心的欢呼,欢喜……

    皇帝陛下轻轻叹了一口气,突然间,那点滴滋生蔓延想要找到云尊为己用的心态,猛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奴役云尊?!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影响力,云尊若是想要取代自己,才是易如反掌!

    想要凭着什么帝王心术,掌控这等人物,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啊。

    “从此云尊……”皇帝陛下似乎是解开了一个心结,轻声道:“爱干啥就干啥吧……只要不有损江山社稷……哎!”

    “陛下圣明!”

    秋剑寒,方擎天同时行礼,以行动表示了对皇帝陛下的支持。

    皇帝陛下哈哈大笑,摇头,叹息的说道:“是朕,近来走得太顺,一念嗔心起,妄念丛生。今日一朝醒悟,总算不晚。”

    秋剑寒与方擎天相视一笑,都是感觉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欣慰之意满溢心头。

    一直以来,两人长久压抑心底的,就是担心九尊与皇权之间的矛盾。

    皇帝陛下英明神武杀伐果决,无疑是一代雄主,而且春秋鼎盛,年富力强;然而九尊在玉唐却是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

    这几乎就是皇权与神权之争,偏偏这个神,还是活生生真实存在的,本领是真的通天彻地,神通广大……

    一旦真的闹起来,无论哪一方得胜,都会造成玉唐帝国的灭顶之灾,国必不国!

    所幸现在,这份担心,终于没有了。

    “九尊府消失,云尊也就此消泯于人海,再想要将之找出来,无异于异想天开……”

    皇帝陛下叹息着。

    他怔怔的看着九尊府原本存在的地方,只感觉心里刀绞一般的疼。

    原来的时候,九尊府还在,只要看到了九尊府,就好像自己的大儿子还在自己身边一般……

    可是现在……九尊府没有了……

    皇帝陛下感觉自己心里,一下子空出了一块,空荡荡的难受,他一直挺拔的腰,也莫名地佝偻了起来。

    “此间事了,回宫吧……”他怔怔的站了半天,终于唏嘘的一声说道。

    “老秋,你陪我……去一趟云王府吧。”

    皇帝陛下无力的说道:“朕,想要去看看宝儿,朕好久没看到他了。”

    “好!”秋剑寒立即答应。

    ……

    而云尊的话,悠悠的传了出去。

    有些人听到,却是心中猛然一震。

    “九尊成,江山固;千秋业,万世基!”

    这句话,早已经在天玄大陆流传许久;如今,九尊仅剩之云尊亲口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代表着什么?

    所有人都在沉思。

    ……

    听罢云尊临别之言,凌霄醉等人同样将心放下,便要离开,独孤愁兀自唏嘘:“往昔犹以为玉唐九尊不过是玉唐臣民以讹传讹的产物,顶多也就是以奇门异术欺神骗鬼的神棍,今日一睹云尊,才知往昔所传只得片面,当真有如神仙一般的人物……此等英雄,不能一见蔚为憾事。”

    凌霄醉仍旧神思不属,道:“是啊是啊……”

    便听到旁边一个清朗的声音含笑说道:“凌前辈,什么是啊是啊?罕有听到您说出这样的话语,可愿意分享一二么。”

    两人循声转头,看到说话的这人,凌霄醉不由眼前一亮,由衷地笑了起来,道:“是你小子。”

    站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来人,一袭紫衣,丰神如玉,俊朗得简直不似尘俗中人,正自飘然若仙,笑语晏晏地往着自己两人,不是云扬却又是谁?

    独孤愁清晰地听到凌霄醉吐了一口气,那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可是,眼前的这个小子,哪里值得凌霄醉如此重视呢!

    “你没事吧?”凌霄醉满眼尽是审视地看着云扬,含笑问道。

    云扬笑了笑:“我现在这模样难道像是有事的样子么?!没事没事,我现在好得很!”

    凌霄醉笑了:“没事就好,咱们回去,回去再慢慢说。”

    这一笑之余,凌霄醉回复了常态,似乎一切都不在他眼内,满满的视而不见样子,大千万物都是那么的平常,只可惜独孤愁却不干了!

    因为他一眼看到了云扬手中提着的那管紫色玉箫,眼珠子一下子瞪了起来!

    那分明是……分明是顾茶凉长握手中的那一支紫玉箫?

    当日宁可下跪也要请求凌霄醉送往九尊府的紫玉箫?

    这管紫玉箫带给了顾茶凉传承和嘱托……而现在,却出现在云扬手里!

    这代表了什么?又意味着什么?

    刹那间,独孤愁的思绪竟呈紊乱,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风中凌乱!

    那是不是说……我只要跟着眼前这个云小子,我就能……见到我妻子?

    也就是说……云扬,就是顾茶凉暗示的那个人?

    那个前途无限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