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没把握的切磋【补】
    凌霄醉鼻子里喷出来一股白气,气哼哼的说道:“切磋也无所谓,我好久没活动活动了,修为固然与战力挂钩,却非是等同……”

    独孤愁也是嗤的一声,仰着脸道:“不错,即便彼此境界相当,所发挥出来的战力仍有高下之别,根基稳固与否,心境如何,都还是有很大诧异的……”

    言下之意,你们俩别看自身资质好,但是,与我们这么多年的积累相比,仍旧差得很远。

    计灵犀兴致勃勃,摩拳擦掌,几乎就差当面叫号了。

    “别,还是我先来。”云扬急忙阻止道:“我先和两位前辈切磋一二……等完事后,我再和你切磋,这样可以比较出彼此高下……而且稳妥一些。”

    计灵犀怒道:“你怎么这样,两位前辈明明都答应我了,你横插一脚算什么?”

    云扬哼了一声,并未作答,反而狠狠地白了她一眼。

    被瞪了一眼的计灵犀委委屈屈的不说话了。

    她瞬间想明白了云扬的意思,更兼明白,这确实是唯一的办法。

    自己身上那红光,万一在切磋的时候挨了打冒出来,那可是动辄会出人命的大事!

    那道诡异的红光,迄今为止对云扬的表现形式仅止于是反震,看似并不是多么致命;而实际上……咳咳,这也就是云扬,无数底蕴外挂加上,太抗折腾了,君不见唯二另一个被红光反噬的,此刻已经转世投胎多时了……

    若是切磋中万一那红光当真不管不顾的冒出来,将凌霄醉和独孤愁直接解决了……那可就真的出了大事了!

    而以红光的尿性程度,出现危险的概率不是百分之一百,至少也得有七八十,这样大的风险,绝对不能冒!

    外面,方墨非,老梅等人正在积极地安排酒菜;白衣雪更直接满城跑去了;大肆购买比较有特色的珍奇食材。

    肖少卿背着手转悠,偶尔鼻子嗅嗅,皱着眉头,喃喃自语:“云府的美酒放哪里去了?偌大府邸怎都不闻美酒香气,这跟说好的不同啊!”

    对这家伙,方墨非与老梅已经从最初的恭迎,奉若上宾,到现在的置之不理,不屑一顾。

    这家伙虽然年纪一大把了,比自己两人也高了一辈(自己两人与白衣雪平辈论交,肖少卿当然是高了一辈,甚至单论岁数的话,这家伙比凌霄醉还大,毕竟是孤独愁的唯一弟子,肯定是有点年纪的。)

    但,方墨非与老梅实在没想法将这家伙当回事,更没有将他当作长辈——这就是一个逗比!

    初初见面的时候不过寒暄一句:前辈您看起来一点都不老,居然将这家伙引得开怀大笑,对自己的容貌自吹自擂了许久。

    这玩意只有旁人恭维一二,有自己吹嘘自己,还要吹嘘好久的吗?

    更别说,这货还要拉着夸奖他容颜不老的方墨非非要拜把子,认兄弟……

    方墨非对此几乎都要崩溃。

    我要是跟你拜了把子,明天我和白衣雪就得绝交晓得伐。

    这还是最轻的状态,好一好就得被动剑招呼,想害人也不是这么个害法好吗?!

    还有云逍遥偶尔也来问问进度。

    这一餐饭,着实不得了。

    这是云王爷第一次知道,前段时间曾经在自己家里住了几天的这两个中年人的真正身份。

    凌霄醉!

    独孤愁!

    听到这两个名字,云王爷差点没崩溃。

    那可是天下江湖的神话,还要是没过期的那种,现在全都住进了我家院子!

    所以今晚上,云王爷决定亲自陪陪,恩,若是这两个人顺便能指点指点云扬的武功,那是最好了……

    云王爷根本就没有想到,现在,在云扬那紧闭着门的小院子里;云扬已经与凌霄醉切磋起来了……

    嗯,这也可以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指点了!

    ……

    “请!”

    “请!”

    面对现如今的云扬,凌霄醉可是丝毫也不敢掉以轻心。

    云扬现在与自己同属于一个大阶位;即便仔细分析,自己还能够比云扬高出几个小的阶位;但是……

    云扬这家伙的底牌太多了,不说别的,凌霄醉丝毫也不妄自菲薄的说:若是现在殊死搏斗,云扬将他的各项能力都用出来的话,鹿死谁手,还真的未可预料。

    说不定……凌霄醉觉得,那样的话,极有可能扑街的是自己!

    幸亏这只是切磋。

    恩,只是切磋,单纯的切磋!

    但凌霄醉仍旧决定将剑先一步撤了出来,就这么握在手中,微笑道:“在对战之前,就能够让我提前亮剑的切磋,我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小心无大错,虽然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

    云扬道:“恩,同样,在切磋之前让我不好意思亮刀的,我这也是第一次。”

    凌霄醉无语。

    独孤愁也是无语。

    切磋,你干嘛不敢亮刀?耍帅吗?

    “我的刀……”云扬苦笑:“实在太过锋利,恐怕随便一个碰触,就将前辈的剑毁掉了。干脆,咱们都不用自己的兵器了,都用普通的青钢剑和刀吧。”

    “……”

    凌霄醉发誓,这绝逼是一辈子第一次被人这么的看不起。

    这个世界上,谁敢说一刀就能切断凌霄醉的剑?

    这简直是荒谬,是丧心病狂,是痴人说梦。

    但现在,这句话,云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甚至而且还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占了好大便宜的样子。

    同时,凌霄醉还真不敢说一句:就用各自的刀剑吧无须顾忌。

    因为云扬的刀他见识过,还真就是无可比拟的绝对锋利!自己的剑虽然也是剑中逸品,但是与那把刀相比,还要差上许多,顶多只能勉强周旋,实打实的碰撞,必然玩完。

    若是对上原来的云扬还好说,自己以浑厚修为护持宝剑,可在宝剑受损之前收手,但现在这家伙修为大进,而且还是大幅度增长,处于根本就控制不好力度的微妙关口,没准自己一辈子的伙伴就毁在这家伙刀的下了。

    所以——

    “那咱们就用普通的剑和刀好了。”凌霄醉这句话,让独孤愁抬起眼睛看了他许久。眼神中的含义,诡异莫名复杂难言。

    凌霄醉被他看得脸都红了。

    你凌霄醉面对这么一个小毛头居然没把握保住自己的剑?

    …………

    <想了想还是不攒了,我这人有懒病,有稿子就不想码字,所以写多少还是全发出来吧。状态好了再多写再补。嘿嘿,这态度真诚热切英俊潇洒吧?您们是不是来几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