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霄醉恶狠狠地说道:“有种的,一会儿与他切磋,你就用你自己的剑,最是得心应手,任意挥洒!”

    独孤愁嗤了一声,翻着白眼说道:“你以为我傻……”

    凌霄醉登时为之气结,你不傻,那你还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几个意思?你是不是傻?!

    凌霄醉的姿势,充满了自然,闲适,潇洒,大气,无论什么剑,只要到了他手里,哪怕是一把破铁片,都是神剑之属,都是杀人利器,足以开山断海!

    而云扬此际的掌中刀就不那么起眼了,就只一口普普通通的单刀,平平无奇。

    “来吧。”凌霄醉潇洒的说道:“让我看看,你到底进步了多少。”

    云扬也不客气,他修为突然间火箭一般蹿升,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凌霄醉这等对手!

    这一场切磋,对于云扬来说,事关重大,至关紧要。

    云扬信手刀光闪动,刀花随之绽放,磅礴的玄气,汹涌海啸而出,这普通的一把刀,居然发出来夺目的光芒,一刀举起,喝道:“这一招,叫做刀不容情!”

    一道寒芒,就仿佛是从苍穹劈落,只是霹雳一闪,但给人的感觉,却似乎将天地分成了两半。

    那架势,似乎能将脚下的大地一分为二而刀势还不能止!

    “果然是毫不容情!”凌霄醉剑光闪烁,不闪不避的对上这一招;然而才刚一接触,即刻感觉后招无穷,蔓延无尽,可是让凌霄醉更讶异的,还在于此招隐含的难言威势,赫然有一种隐隐锁定目标人精气神一般的趋向。

    绝世刀法!

    凌霄醉目光为之一亮。

    这天意刀法的起手式,凌霄醉虽觉惊艳,却仍是一招破解,七八个变化转折之后,剑锋更是直接横挡在刀刃上,往前一送。

    这还是云扬领悟天意刀法以来,首度被对方破招,甚至要遭遇强横反扑。

    但凌霄醉对付这简单的一刀,却也不能直接反攻,而是用了七八种变化,外人看起来轻松,但在一边观战的独孤愁却是眼中露出来震惊的神色。

    凌霄醉是谁?

    那可是武学大宗师。毫不客气的说,这个世上任何招式,在凌霄醉面前用出来,恐怕招式用到一半,凌霄醉就能随手破解,然后更反击了回去。一剑之间,拆招破招反攻克敌融在一起才是应该。

    现在对付云扬的起手式居然就用了这么多变化?这不应该啊。

    云扬顺势收刀:“道不留情!”

    刀光如游龙,盘旋闪动,刀光幻化为一条通天大道,充满了孤寂的氛围,以及高高在上,高处不胜寒的冷漠。

    任何从这条大道上走的人,都将被无情斩落!

    凌霄醉脚下一错,刹那间连续变幻十七八个方位,却仍旧无能摆脱这一刀的锋锐追击,眼中闪出惊异之色,身子再晃,剑光呼啸声起,再度厉行反扑。

    剑指天南!

    凌霄醉出剑了。

    独孤愁眼睛陡然一眯。

    凌霄醉一开始的打算独孤愁心知肚明,说是切磋,倒不如说是用自己深厚的修为,与这么多年的经验,来指点一下云扬的刀法,若是能够借助此战巩固一下修为就更好了。

    而这些正是云扬刚刚提升太快最最需要的事情。

    就像是一把神剑已经成型,需要大铁锤来砸,来打出杂质,淬炼成绝世神锋。

    而凌霄醉扮演的,就应该是那个大铁锤的角色。

    既然是指点,那么自己这边出剑不出剑也就都无所谓,只需要以严密守护应付一下,应付过去后点评一下也就可以了。

    但,连独孤愁都没有想到,还只是第二招,凌霄醉就被逼得不出剑不行了。

    显而易见,单纯只是应付的话,已经没有可能化消这夹杂着大道冷漠韵味的绝世一刀!

    当的一声,刀剑相交。

    云扬一个翻身,长刀往外一撇,一溜刀芒先是往外一撒,散做漫天流萤,随即便如漫天流星,弥散天穹一般落下来,俨如自成天地。

    “刀外红尘。”

    凌霄醉脚步不动,喝道:“醉剑点星!”

    长剑发出星星点点的剑芒,手腕急速抖动,数千万的剑芒强势反击而出,成功将这刀外红尘所衍生的无数刀芒尽数抵消,然而其脸上却已经变得全是郑重。

    这一招,也就是自己,凭借着深厚修为,丰富阅历经验眼力才能够抵挡,若是换一个比自己稍弱一点点的人,大抵也就只有疾速后退一条路!

    甚至,未必能够退的及时。

    “生死一念!”

    云扬的声音提醒着。

    随即,又是一招狂猛的斩落,刀芒弥天,便如天河倒悬,威势更甚刀外红尘。

    “果然!”凌霄醉深吸了一口气,上一招的最大用意果然就是在逼人后退,而当事人如果当真选择后退的话,面对这一招的乘胜追击,势必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最少也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这是乘胜追击的一刀,在占据了主动的时候,使用出来最佳!纵然不能立即杀死敌人,也能够立即将胜势奠定为胜局!”凌霄醉感叹之极的说道。

    以他的眼力与经验,自然可以看出来此招的精妙独到之处,甚至于……云扬限于某些因素,还远远没有全部挥发出来。

    若是全部发挥……

    “血河倒悬!”云扬清雅的声音再起,伴随声音到来的,乃是冲天刀光,席卷而至,无远弗届。

    凌霄醉只感觉自己眼前猛然间出现了流淌着鲜血的大河,从天而落,沛然莫御!

    “好刀!”凌霄醉面对再度来袭之招,脱口赞叹,由衷震撼,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一招实在太凶狠霸道了!

    滔天戾气,无边杀业,即便以凌霄醉的心境,也不免心惊胆颤,纵然云扬现在尚不能发挥出此招的最大威能极限,但眼见着那种血河从天而落,连接天地,血池人间的恐怖景象,也足以让任何人心境动摇。

    凌霄醉瞬时转换心境,心念冰清诀沉定心神,更闭上眼睛全然不看眼前的血池异相,手中剑却是嗡的一声,应声划出一道完全由精纯剑芒构成的铜墙铁壁,将威能全部用于防守,更后退两步,预留出缓冲空间,摆布后手,只待稍缓此招来势,便即针对反击。

    平心而论,凌霄醉的应对堪称绝妙,即便换上独孤愁或者君莫言,也难有更好的局势。

    只可惜,云扬不待血河倒悬招式用老,适时地将手中刀回收,紧跟着又有一道奇异圆弧轨迹乍然形成。

    “刀下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