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各有收获
    云扬勉力的想要撑着站起来,却只觉得手足发软,愣是站不起来,坐在地上勉强笑道:“痛快,痛快,凌前辈,咱们以后一定要多切磋切磋,这样痛快的交手,端的是平生第一次,以后多切磋几次,我这刀法定然还能更进一步。”

    凌霄醉咳嗽一声,脸色发黑,喃喃道:“以后切磋,自然有独孤兄陪你,我遭逢此绝世刀法一回,已经是三生有幸,岂敢再贪,人贵在知足,过犹不及,过犹不及。”

    独孤愁怒道:“凌兄,不够意思!”

    凌霄醉翻了个白眼,迈动脚步,摇摇晃晃:“反正我是不奉陪了……”

    ……

    小院之外。

    这一场打斗早已经将众人都惊动了。

    现在,方墨非,肖少卿,白衣雪,老梅,四大公子,上官灵秀,云逍遥,等……都是静静地站在大院子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边。

    空中,一团冥雾里面,森罗十王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下面,眼中全是不可置信!

    “这……这是云扬?”

    “废话!”

    “这……与他对战的是……凌霄醉?举世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凌霄醉?”

    “废话!”

    “那……”一殿秦广王最吃惊。

    他想起第一次见到云扬的时候……摇摇头,感觉自己在做梦,整个人都是晕的……

    “你……你掐我一把。”

    “啊~~~~~”

    一声惨叫。

    ……

    远方大街上。

    皇帝陛下的车架,正向着云府而来,看着云府上空灰蒙蒙的冥雾,喃喃道:“怎么阴森森的……”

    正在说话,却听见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传来。

    “啊~~~~”

    皇帝陛下一个机灵,身边的秋剑寒方擎天这两位身经百战的老将也是浑身一抖,脸色一白。

    “有鬼!”

    这句话说得有点不地道了,叫声的源头分明是比鬼高许多级的阎君!

    独孤愁嘴上说不奉陪,实则心底其实是很想很迫切地要与云扬打上一场的。

    独孤愁很明白,现在云扬的真实修为比起他们来,还要逊色不止一筹,正因为这样,他们才有能够与之周旋的余地,若是双方修为当真相当,面对如此无暇之招,他们早就不知道死到那里去了!

    然而同级别高手之间的对战,全无留手,竭尽全力的战斗,向来是快速提升自身实力的最佳法门,就如凌霄醉今日一战,虽然颜面大失,可是对于自身武道修行裨益良多。

    然而这样提升自己的机会,可是不多见。尤其云扬还拥有那么超妙的刀招,那么强大的压迫力,若是自己也以压抑在与云扬同阶位实力与之切磋的话,好处多多可以预见!

    简而言之,若是以同阶位的实力就能完全抵挡住如此超妙之招,岂不证明自己对于武道之路的了解更深一层。

    这个想法虽然未必现实……无论是独孤愁还是凌霄醉都对云扬的天意刀法,评价绝高,自己再如何的沥精竭智,也难以创出足以匹敌的招法,但只要经历过这样的神招压迫,总会有巨大的进步却也是毋庸置疑的。

    独孤愁评估,凌霄醉原本就因为九尊府之变故新得了一份底蕴,再加上今日的一番对战,只待他将这份收获完全收回己有,实力必然再上层楼,也许……也许就要压过自己一头了!

    以独孤愁的心胸境界虽然不至于对此生出芥蒂或者不满,但不开心总是难免,毕竟自己是老牌子的天下第一,最终被新生代的天下第一凌霄醉彻底压倒,心里总是过不去的!

    既然云扬道出了邀约再战意愿,独孤愁自然不会让凌霄醉专美于前,还是大家一起齐头并进最好!

    然而就算再战,也注定不会是今天了,云扬这一战下来可谓透支到了极限,身体被严重掏空,即便有绿绿开挂辅助,也是短时间缓不过来滴。

    天意刀法,妙则妙矣,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完美无瑕,完善无缺,可正因为于此,每一招的发挥都要伴随着极其庞大的玄气消耗,尤其那最后一招十八地狱,一招过后,更是直接让云扬的全身玄气悉数抽空,甚至连骨髓的力量也在那一招之余被抽了出去,战斗终结,松下一口气的云扬立时陷入极端萎靡装填,半个时辰之内不要说动手战斗,甚至连骨头都似乎是软的。

    “来日方长。”

    凌霄醉与独孤愁修行大行家,自然知道云扬当前状态的原来,自然不会强求。

    左右他们也不着急,毕竟两人都还要在云府住相当一段时间,切磋云云,那不是有的是机会么?

    云扬瘫在椅子上,就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却是内心欢悦。

    这一次切磋,对他的好处巨大到了无以复加!

    凌霄醉就像是大海中的礁石,风雨中的峻岭;将所有攻击,完全拦住;更如一柄巨大的铁锤,急雷闪电一般的轰击!

    都让云扬对这几招的理解,更进一步。

    若不是云扬自己力竭,若是能够继续切磋下去,给云扬机会翻来覆去的施展这几招的话,收获定然会更大!

    只不过,云扬并不着急。

    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凌霄醉与独孤愁,嘿嘿的笑。

    有这两人在这里,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机会?

    ……

    之后便是那一场早已定好的盛宴,如期而至。

    而且参与这场盛宴的还有三位不速之客——就是突然莅临的皇帝陛下以及两位军方大佬,这老三位毫不客气地坐下了。

    这里是云王府,那就等于是自己家里,没有外人的说法,再说了……凌霄醉独孤愁这种人,就算是一国之主,那也是需要好好地结交的。

    云逍遥眼见自己的皇帝老哥不期而至,干脆将这一桌酒宴上升到了国宴的层次,请皇帝陛下上座,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云公子,这个,酒……”肖少卿很是热切:“听说,你这里有酒神凤弦歌的酒?”

    听到凤弦歌这三个字,独孤愁只感觉满肚子都是郁闷,一脚出去,肖少卿整个人就此飞了。

    “凤弦歌人是假的,可酒神的酒都是真的。”凌霄醉说了一句公道话:“现在想想,要么酒神凤弦歌本就是年先生一直经营在外的化身之一,要么凤弦歌本尊早已经死在了年先生手里,非彼即此,不出这两种答案之意。”

    “但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酒神凤弦歌……”凌霄醉叹口气:“都绝对不可能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