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章 你都学了什么?
    “所以落在云扬手头上的酒,当真就是酒神于此世的最后绝响了。”

    云扬哈哈笑道:“凌大哥说得好,在这世上除了咱们之外,也没有几个人还配喝这样的酒,咱们就当是年先生给咱们送的礼了,喝了喝了,全都喝了,尽兴一醉,不醉不归。”

    说着毫不珍惜的一下子就抛出来十坛。

    “啊哈哈哈哈……好!”肖少卿哈哈大笑,两眼发光:“云公子果然是敞亮人!”

    跟着就做了一个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意外的动作。

    “咔”的一指头将自己玄气修为彻底封住了。

    在场众人心思百转,却不知道这家伙这是玩得哪一出,您这又是玩那样啊!

    “喝酒,就必须要封住玄气。高深修行者运转玄气早已形成本能,即便不刻意为之,也会极大幅度的抵抗酒醉晕眩感觉,保持清醒——可是这种本能对于饮者来说,很讨厌,太讨厌了。”

    “喝酒,为什么喝酒?喝酒是为了什么?”肖少卿眉飞色舞:“喝酒,就是为了喝醉,就是为了体验酒后的那种晕忽,恩,那份飘飘若仙,如同在云端漫步的飘忽,那种惬意,那种舒服,那种潇洒,那种意境……啧啧啧……”

    肖少卿闭着眼睛,摇头晃脑,似乎在回味了久违的感慨。

    “所以,确定喝酒不能再动玄气。”

    肖少卿殷勤的向大家他的歪理邪说,只可惜众人对此尽都报以白眼,并没有一个人相应这种一家之言,连其衣钵传人白衣雪也全然的不予理会。

    作为主人家的云扬白眼乱翻,对于这货的奇葩理论,久久无语。

    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位高权重,颇有身份之人,纵然明知无险,可谁又敢当真的封住自己玄气喝酒?

    别的不说,这一桌人若是尽都封住自身玄气喝酒,万一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敌人到来,那岂非要被来敌不费吹灰之力的一锅端!

    要是真落到那样的结局,说是让人笑掉大牙都不足以解释其荒谬。

    “混账东西!”

    独孤愁气得牙根都痒痒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这家伙当年为何居然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自己的东西都已经丢了不知道多久,自己居然还不知道。

    原来这才是真相!

    原来这家伙喝起酒来竟是要先封住自己玄气的……

    “你在外面浪了这么久,居然能作到现在还没有死,简直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啊!”独孤愁一张脸黑如锅底。

    “师傅您真是太过奖,虽然这是事实……”肖少卿涎着脸:“弟子的福气和运气,都是师父您……”

    “滚!”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又再度被独孤愁一脚踹了出去。

    “你可别学你师父……哎……”独孤愁说。

    正在一边噤若寒蝉的白衣雪努力地缩着自己的身子,降低存在感,却想不到还是被揪了出来,苦着脸道:“弟子遵命,尽力而为……”

    久违的宝儿这会正爬在皇帝陛下膝头,小脸上满满的全都是不情愿。

    我明明都已经这么大了,怎么还将我当两三岁的小孩子看待……大人的膝盖,不应该是给那种小孩子趴着准备的地方么?

    但皇帝陛下一看到宝儿就走不动路了,非将之要抱在膝盖上,那是谁也没办法阻止的事情。

    所有人坐在一张桌子上,皇帝陛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时间老怀大悦!

    这大抵是,玉唐皇久违的天伦之乐感觉,莫名的感觉,莫名的得到了!

    其实玉唐皇能有此想也属寻常,眼前人都是对眼的人,酒也是罕世好酒;周遭氛围竟是舒服,放松,无拘无束;没有什么君臣之礼,只有兄弟之情,天伦之乐!

    这样的氛围,皇帝陛下唯一的感觉就只有,这或许是自己平生吃得最高兴的一顿饭。

    连带着怀中宝儿软软小身体不老实不安分的动来动去,皇帝陛下更感觉怀中真实的抱着全世界的微妙感官。

    这一晚上,皇帝的笑声不断,渐渐喝得多了,喝得高了。

    但却没有人劝阻。

    连秋剑寒和方擎天都没有劝,在他们看来,陛下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这样的放松了,能够如此快乐的喝醉一次,可谓是难能可贵的享受,怎么忍心打断?

    遥想这些年来,玉唐帝国风雨飘摇,皇帝陛下还有他们几个老家伙,身上背负了多少压力!

    正是因为同样有所感觉,才是感同身受,同心共念!

    如今,这些压力终于告一段落了,而熬过这几年来,真真是太不容易了。

    换几个心理素质较差的人,也许早就心境崩溃,自尽不知道多少次了!

    “宝儿,哈哈哈,乖孙,来来来,皇爷爷今天要考较考较你。”皇帝捋着胡子,眼神慈爱,笑得慈眉善目,哪里还有一国之君的尊严,皇字不复,就剩下爷爷这一层身份了!

    众人都笑着看着,旁观这场爷孙之间的好戏。

    “皇爷爷要考宝儿什么?”宝儿歪着头。

    “嗯,皇爷爷要考较你……这段时间都学了什么……嗯,我想想。”皇帝敲着自己额头,想着问点什么问题才好,不能太难,可也不能一点难度都没有,这个中拿捏是个问题,自己不知道宝儿现在的学习进度啊!

    想半天,仍旧没有想好,柔声问道:“宝儿,那你这些天学的都是什么呀?”

    宝儿道:“没学什么啊,就是在几天前,叔叔叫我考虑问题,然后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就是这样。”

    皇帝陛下显然对这个话题兴趣十足,笑嘻嘻的说道:“他叫你考虑什么问题呀?说给皇爷爷听听!”

    宝儿天真无邪的说道:“那天叔叔和我说了飞鸟尽,良弓藏的典故……还有这句话跟现实的关联。”

    众人本来都在笑嘻嘻的看着皇帝陛下含饴弄孙,人人都是极尽配合能事的一脸兴趣。

    可是这句话一出来,尤其是配合着宝儿稚嫩的嗓音,众人却感觉头顶上突然间天雷滚滚,宛如雷劫将临!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无不转为嘴歪眼斜,若不是这么多年锻炼的定力还可以,险些就要当众出丑了。

    尤其是秋剑寒方擎天两位大佬,瞬间两眼都发了直。

    …………

    <今天真没多写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