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一章 鸟尽弓藏
    鸟尽弓藏……

    这句话,怎么可以拿出来讨论?

    这…这也太诛心…太犯忌讳了吧?

    不管是君王,还是臣子,对这几个字,都是敏感至极!

    “呃……”

    皇帝陛下捋着胡子的手也停在了胡子上,整个人都有些发僵了。眼珠子差点没夺眶而出,手一抖,闷哼一声,胡子居然被自己揪下来十几根。

    “哦嚯嚯嚯……”

    皇帝陛下干笑一声,随即才转头,看着云逍遥,嘿嘿的笑道:“我说……兄弟啊……这个,你儿子的教授思路挺别出心裁啊,朕的皇位继承人……才九岁就需要了然鸟尽弓藏的深意么?”

    云逍遥的一张脸这会也早变了颜色,吭哧吭哧的说不出话来,那一双几乎要吃人的一般的眼睛看着云扬,几乎想要将这家伙一口吞下肚!

    看看你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还个中深意,你这么能耐,你直接上天得了!

    这……这鸟尽弓藏是可以教的么?

    我知道你不把皇权放在心上,放在眼内,可要么你就一开始别答应,既然答应了就好好教,现在搞这么一出,你是想闹哪一出?!

    云扬作为宴席上仅有面色仍旧如恒的人,微笑道:“宝儿好记性,嗯,不错不错,就是这句话,那你还记得我当日教这句话是怎么说的,具体什么意思啊?要是复述的清楚明白,叔叔有奖励给你!”

    众人的目光齐齐都转过来,脸上堆满了鼓励的表情,看着宝儿,实则每一个人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实在是这个问题太敏感了。

    尤其是现在,整个大陆万马齐喑,就只得玉唐帝国一家木秀于林,局势渐趋明朗,玉唐帝国即将一统天下,靖平天玄!

    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嘉奖鼓励升官进爵拉拢人心还来不及呢,怎么就想着鸟尽弓藏了?

    就算是帝王心术乃是皇室必修科目,这也太恶心人了!

    只怕再没有什么能够比这个更让人寒心的了!

    宝儿到底年纪尚稚,纵然早慧,这会仍旧没想那么多,兴致勃勃的说道:“那天,叔叔先是给我说了这句话的典故,大抵就是猎人打猎之后,收获猎物之余,将射猎的工具收藏起来,至于联系现实的更深层意义则有两层,一则于君,对于一位君王来说,这句话乃是贬义,彰显其卑鄙无能;另一层则是于臣;对于付出了一切的臣子来说,这句话可谓是最大的悲哀。”

    说到这里,众人心下都少少的松了一口气。

    看来云扬这混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底线的,这话……话也不糙理也不糙!

    皇帝陛下有些醉意的眼睛隐约的闪过一丝丝凌厉,和煦的说道:“嗯,这个说法说得不错,宝儿继续说,皇爷爷好好听听你叔叔的高论。”

    云逍遥呲呲牙,又自狠狠地剜了云扬一眼,云扬却一点都没有当回事,洋洋微笑,恍如未觉。

    宝儿自然听不出来皇帝话语之中的真实意思,思考着,说道:“叔叔说,这句话,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都不是一句好话,若是一生不用,才为大善,于人于己都是如此,不过却又分情而论。然后又问我,这个世界上,最可敬的人是谁?”

    皇帝点点头:“嗯,那,宝儿以为这世上最可敬的人是谁?”

    皇帝陛下很希望宝儿会把这个头衔放在自己身上,既可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也有极高的成就感,更可借坡下驴,自己都世上最可敬的人了,云扬教导的小小偏颇,可以不予计较!

    宝儿道:“当时我和叔叔说,最可敬的人,就是那些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在战场上杀敌的英雄。”

    皇帝陛下暗暗地叹了口气,却也心中一阵滚烫,道:“哦?”

    宝儿道:“宝儿就是这么说的,叔叔说,宝儿说的没错,最可敬的人,就是这些个英雄,没有他们的付出,岂有天下太平;只是……将来有一天,若是天下真的太平了,这些英雄没有仗可打,那么他们还是最可敬的人么?”

    皇帝陛下鹰隼一般的目光砍了一眼云扬,道:“嗯嗯,这是个问题哦,宝儿怎么看?”

    宝儿道:“宝儿认为,这些人,仍旧是最可敬的人!因为他们已经打完了他们需要打的仗,自然是可敬的。而且因为他们存在,所以我们才更加的不怕打仗!”

    皇帝陛下开心的笑道:“宝儿说的没错。然后呢?”

    “呵,叔叔也说我说得没错,然后又跟我说,对待英雄,永远都要有英雄的待遇,要我时常想念飞鸟尽良弓藏这句话,不忘初衷。”

    宝儿如是说道。

    众人却是一脑门子的黑线升腾,齐齐的咳嗽起来。

    特么的,好不容易给绕过去了,怎么现在又绕回来了?……

    这简直是……

    方擎天与秋剑寒两人屁股上活像是有了钉子,坐立不安的意思难以掩饰了。

    这个问题,私下讨论已经沉重,而今当着皇帝的面讨论,却是更加的惊心动魄……

    只听宝儿稚嫩的声音有条不紊的说道:“现如今,咱们玉唐帝国眼看着统一天下;而一旦统一,就必须要面对飞鸟尽良弓藏的问题。”

    这句话,正整说到了秋剑寒与方擎天的心里。

    是的,若是天下一统;那么,地位最尴尬的,无疑就是这些付出了自身一切乃至生命的军人!

    应该如何安置?

    如何才是不忘初衷!?

    军人,尤其是出色的军人,最是骄兵悍将,当真论功行赏,哪一个都有不菲的功绩;但这样的人在占着高位以后再难得用武之地,之后,如何安置,如何长久?

    若是无法安置,难得长久……又会如何?

    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更深远的想法,几乎显而易见,任何人都无法忽视也不能忽视。

    可是这些人之中注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会成为不安定因素,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回避无益!

    皇帝陛下目光中锐意不减,道:“宝儿你继续说。”

    宝儿道:“叔叔说,飞鸟尽,良弓藏,本身说得就很好,既然是良弓,正该好好收藏,留待何用之时,未必一定要狡兔死,走狗烹。”

    皇帝陛下眯起了眼睛,秋剑寒和方擎天也是屏住了呼吸,静待宝儿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