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六十九章 雷霆暴怒
    云尊去了何处?

    这是皇帝陛下问的。

    虽然生气,虽然是在御书房这等极端私密的地方,但是皇帝陛下现在提起云扬,却是再也不敢贸贸然地用“这小子,那小子、这小混蛋,那小王八,小兔崽子”这类的称呼了的。

    必须要尊称一声云尊!

    这是天大的功绩所挣下的普天崇敬!

    连皇帝陛下,也不能例外!

    玉唐皇乃是玉唐第一人,但云尊却是此世神话,这就是人与神的区别!

    一念至此,皇帝陛下看着云逍遥的眼神,就更加恶狠狠地起来,宛如看着杀父仇人一般的苦大仇深。

    “现在帝国这么不太平,他怎么会猫在家里……前两天跟我说了一声,就去了西疆前线了……”

    云逍遥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将自己身子缩在了椅子里。努力的缩,减少自己在皇兄面前的存在感,即便玉唐皇修为浅薄,未必能够顶得住云逍遥吹的一口气,但上位者的威压,最主要的还有为兄的威严,让云王爷叽若寒蝉。

    “哦,去前线了……哎,云尊大人真是为国为民,不辞辛劳,时刻都冲在第一线啊……”秋剑寒在一边咳嗽一声,努力出言缓和当前僵硬得宛如实质的气氛。

    “是啊是啊。”冷刀吟和方擎天都是干巴巴的开口附和。

    就一般情况或者说绝大多数情况而言,京城三大流氓联袂援手和稀泥,而且当事人还是玉唐皇最宝贝的弟弟,直接就该大事化无,连大事化小,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的过程都直接省略!

    可是这次,显然是在绝大多数情况之外的特殊情况!

    皇帝陛下不言不动,姿态动作没有丝毫改变,始终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一般盘踞在龙椅之上,两只眼睛苦大仇深的看着云逍遥,一瞬不瞬。

    云逍遥这会自然是百般不自在,也不是没有强行扭头不和他对望,但那芒刺在背的感觉还不如直接对视,忍不住回头,正对上皇帝鹰隼一般闪烁着寒光的眼睛,才待开口分说,没由来的心底一寒,强行镇定道:“你……为啥这么看着我?”

    “为啥这么看着你?你还问?你还有脸问?”皇帝陛下咬着牙,声音从牙缝里崩出来,寒飕飕的道:“理由很简单啊,因为你长得俊,朕看你顺眼行不行!”

    这句字字句句皆是调笑的话语,在这样的语境氛围下,竟是格外的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云逍遥干笑一声,咳嗽一声,干巴巴的打了个哈哈,道:“皇兄抬爱了,臣弟也就这张脸还能够说得过去……”

    皇帝咬着牙,面容扭曲的道:“哪里哪里,您除了这张脸,还有一个最骄傲的地方,养了一个拯救了整个玉唐帝国的好儿子啊。”

    话风陡转,转向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氛围,总之就是不对到了极点。

    秋剑寒冷刀吟和方擎天都是识趣的缩在了自己的椅子里,一动不动,努力减小着自己的存在感。

    很单纯地看着这兄弟两人之间交锋。

    若是可以……老夫其实连听都不想听,今天就告老还乡颐养天年啊……

    不能怪俺胆子小,实在是是非之地,太危险了……

    云逍遥只觉得如坐针毡,干笑道:“那不也是您侄子……嘿嘿,些许功劳,不足挂齿……做得还远远不够,远远不够,皇兄谬赞了,谬赞了!”

    皇帝陛下的脸上可是连一点笑意也欠奉,寒森森的说道:“哪里有谬赞,都做到这样居然还远远不够,分明就是太多太多的足以挂齿……我只问你,前几日的时候,我问你,你可知道谁是云尊,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云逍遥呃了一声,直接低下头去,半晌无言,久久无语。

    “抬起头来!”皇帝陛下霹雳一般一声大喝,声音只震得整个御书房晃动了一下。

    四个人不约而同的都猛然抬头。

    然后秋剑寒三人接着就死命的又低下头去。

    咳,我没听见……

    云逍遥满脸大汗:“皇兄……这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皇帝陛下气涌如山:“就这事我问过你有没有八百次?!你儿子云扬,是不是云尊?!你跟我打包票,你跟我推心置腹,你跟我再三再四保证,甚至还拿着咱老爹的名义去起誓……”

    他呼呼地喘了几口气,砰地一声一拍桌子:“但今天看来,你分明是一点也不意外嘛?!”

    云逍遥急忙换上一副一脸懵逼的表情,道:“那时候我是真的……”

    “你真的不知死活啊!”皇帝打断了云逍遥的狡辩,直接一口唾沫星子喷了过去:“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是不是觉得自己修为高了,还有了个好儿子,就不把朕这个兄长放在眼内了,想怎么对付就怎么对付,想怎么糊弄就怎么糊弄”

    云逍遥抖着手:“皇兄,你听我解释,我可以解释的,这些全都事出有因,机缘巧合……”

    “解释你爹个头!我听你个屁的解释!”皇帝陛下直接截断,一声怒吼响彻皇宫:“云逍遥!你……你这个无君无父,忤逆不孝的东西,你这个大逆不道,欺君罔上的东西,你这个……”

    突然一声爆吼:“谁让你坐下的?给我站起来!混账王八蛋,你这个老兔崽子……你特么的这些年你成精了……”

    云逍遥这次悍然抬起头,据理力争:“你骂我可以,谁让你是我亲大哥呢,但你不能骂咱爹!更不能骂我王八蛋,也不能骂我兔崽子,你自己想想……”

    “我想你爹个头!我想你儿子个***!”皇帝已经气疯了,口不择言:“闭嘴!在我面前,哪有你开口的份!”

    “可是你真不能骂我爹……骂我爹就是骂你爹,你你你,你君临天下,天下一人,你不能这么说话!”云逍遥气息越来越弱,终于缩着脖子蹲在了椅子上。

    因为皇帝陛下越来越生气,已经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过来,雄狮一般居高临下的看着云逍遥,用手指头指住额头在骂,骂一句点一指头,云逍遥就往后一仰头,再骂一句又点一手指头,云逍遥再一仰头……

    到后来,点手指头显然不过瘾,不能满足皇帝陛下的那一颗暴虐之心,径自砰砰两脚,让逍遥王变成了满地滚的葫芦。

    “陛下息怒……咳咳……息怒……”秋剑寒接到云逍遥哀求无助的小眼神,硬着头皮,上来劝架。

    可是这话才一开口秋老元帅就知道坏了,中计了!

    云逍遥这混蛋哪里是在求救?分明是在祸水东引,移祸江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