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状况,哪里还帮得上什么忙……”凌霄醉连连摇头:“这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杀……紫幽帝国将无战心,兵无战意,群龙无首,散乱到了极致,不用打自己就能将自己国家折腾没了……”

    云扬一派轻松的笑道:“左右已经来了,何妨看看情况。”

    三人在紫幽帝国转了几圈,欣慰而又无奈的发现,确实是没有需要动用到他们插手的地方。

    “玉唐之兵,冠绝天下啊!”独孤愁由衷地赞叹一声。

    这句话,还真不是吹嘘,是独孤老爷子的心里话。

    战场上玉唐勇士一个个如狼似虎,士气如虹,以寡敌众毫不退缩,高歌勇进,以众凌寡更是摧枯拉朽,端的势如破竹!

    “这这这……这简直就是一帮吃了春药的大汉,在集体蹂躏那啥,肆无忌惮啊……”凌霄醉说了一半,就没好意思再说下去。

    三人宽心大放,本来怀着支援战场的驰援之心而来,结果却变成了游山玩水一般的悠闲,这反差实在是不要不要的。

    一直到了第四天……

    所有上战场的士兵突然间开始交头接耳。

    “谁见到云尊大人了?”

    “云尊大人有没有出现在战场上?”

    “云尊大人有现身过么,没有把?!”

    “据说那边京城出了点事情,需要云尊大人赶紧赶回去。”

    “嗯,我也听说了。”

    “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严重不严重……”

    “需要云尊大人出面处理的事情,只怕事情小不了啊……”

    “是啊……”

    只是听到一次,云扬的脸色立即就变了!

    因为他瞬间意识到,天唐城那边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王云铸再长一个胆子也不敢用这种方式来散播消息找自己。

    急忙拿出九天令查看,这才发现,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水无音发来的消息!

    “老大,出大事了!”

    “你的身份暴露了。”

    “此事乃是天道社稷门方面的人手搞的鬼,当前的具体动向是……”

    “现在京城……”

    “有两股力量,非常庞大,竭力追查咱们九天令所属……”

    “老大,在不在……请速回消息,现在九天令下全面蛰伏,没有丝毫动作,静等老大指示。”

    “老大……”

    云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早已经黑了,眼中更是射出骇人的杀机!

    天道社稷门!

    我没倒出功夫去找你们,本来算是你们的便宜,现在你们居然还主动找上门来了!

    好啊,那就新账老账一起算吧!

    看到他脸色难看,凌霄醉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云扬淡淡的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是我的隐藏身份暴露了而已。”

    凌霄醉愣住,脱口而出:“云尊?”

    云扬一摊手:“看,没啥吧,其实你们不也早都猜到了么。”

    凌霄醉一阵无语:这还没啥?我们猜到乃是因为你的种种特异从来没有避讳过我们,但是在外界,你这个身份始终是天下第一大秘密好不好!

    顾茶凉之前可没少唠叨,他正是因为有这个引子,才能在年先生手下苟延残喘,侥幸得脱!

    “按兵不动!”云扬给水无音传了一条消息。

    然后站起身来:“咱们得回去了。知道了这个消息,四季楼方面定然会有大动作,我想……这一次,应该是与四季楼的最终决战了!”

    “最终决战!”凌霄醉与独孤愁都是目光一亮。

    “既然注定要离开,恩怨,也该当了结清楚才是啊。”云扬笑了笑,眼中闪烁着无边无际的杀气,一字字道:“四季楼……现在大抵也就只剩下几十个人了吧……”

    凌霄醉与独孤愁心中算了算,突然间一阵惊悚。

    是的,自从云尊归来展开报复,四季楼接连不断的损兵折将,外围部分几乎被屠戮一空;春寒尊主的人先被拔掉……

    然后一步步往上,到五大尊者,到文丞武相……

    还有前段时间还干掉了金芒量天,传闻中的年先生分身之意。

    那么,现在四季楼还能剩下多少人?

    四季楼的深不可测从来都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云小子,夏秋冬三寒尊者的人手该当都还健在吧?”独孤愁提醒一下。

    “夏秋冬三寒尊者那边的人手,在固然还在……但现在已经不足为患。”云扬微笑了一下:“因为这些人,我已经掌握了他们的所有人名单,身份背景跟脚,欲杀之直如杀鸡。”

    凌霄醉抽搐了一下嘴角。

    掌握了名单……这对于云扬来说,这些人确实就等于是宣判了死刑,再无侥幸!

    以云扬现如今的修为实力,足可以斩杀这世界上任何强者。

    他的问题关键只在于能不能知道,能不能确认,能不能找到,仅此而已。

    只要知道了,那就是有死无生!

    一夜长风起。

    纵然关山万里,修为暴增的云扬亦已极速赶回天唐城这边。自天际俯瞰下面比以往多了几乎十几倍人头数的天唐城,尤其是拥挤得几乎连耗子也没法挪动的云府,云扬眸子中闪烁着异样的寒光。

    现在在天唐城中,流溢有着几十股强大至极的气息!

    每一股气息,都是异乎寻常的强横,强得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就像是暗影中,隐匿着无数毒蛇一般,随时都在准备择人而噬,索命无间!

    “这些人,在等我,等我回去送死。嘿嘿……”云扬一声冷笑。

    对于这些气息,他是真的不担心;对于光明正大的来袭,围攻,他何曾在意过,真正能够让云扬担心的是……乃是连气息也不会透露出来隐伏敌手,那些人,才是能够对他构成真正威胁的存在!

    未知才是可怕的,因为未知神秘,因为未知不可测,云扬本身也是如此,云尊来历成谜难以捉摸时,纵然其实力并不很高,四季楼仍旧难以诛灭,而今一朝身份暴露,纵使云扬身后有整个玉唐帝国为依仗,四季楼仍旧选择最极端最直接的解决方式!

    在有心人的严重,现在的整个京城,四面八方,几乎随处可见危险的气息。

    甚至现在的天唐城,对于云扬来说,已经不再是家园故国,而是一重天罗地网。

    随处皆是致命陷阱!

    每一个云扬认识的人,身边都有几个尽力隐蔽降低自己存在感的方式,暗中尾随观测着。

    从皇帝以下,秋剑寒,冷刀吟,吴烈……上官老夫人,上官灵秀,计灵犀……方墨非,白衣雪,肖少卿……云逍遥……

    等等等……

    甚至,连自己经常接触的几个伤残老兵,也都在监控之列,巨细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