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何苦针对?
    “天道社稷门,果然不愧万年传承,这手把控人心的能力,端的是不同凡响,叹为观止。”

    “人性的所有弱点,都在这短短两句话之中。”

    云扬看着下方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直若方兴未艾,那些被鼓动起来,前来膜拜九尊的百姓们,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种崇拜,这种敬仰,对于国家来说,本是天大的好事;但此际被天道社稷门利用起来,却又变成了一件极端不好的事。

    偏偏这群人占着大义的名头,令到国家机器无法直接出手,正面干预!

    对付这些人?出面干预?

    不让人来参拜九尊?

    那成什么了?

    那么做立刻就会定性为忘恩负义,就是鸟尽弓藏,就是功高震主,就是……

    那才真的会引起后续无边动荡出来!

    甚至会引起民变!

    云扬找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宝儿的消息,只见宝儿正在皇宫里,陪伴着他的乃是一个粉妆玉琢一般的小姑娘,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小猫儿……

    嗯,那貌似是……大白白!?

    “宝儿哥哥,你教我练功写字好不好?”小女孩睁着萌萌哒的大眼睛,满眼尽是崇拜地看着宝儿。

    这小哥哥太厉害了,比我也大不了几岁,又会写字,还会念书,还会讲道理,而且,而且还会武功!

    哇!

    这阵是太厉害了,好崇拜!

    云扬见状都先吃了一惊:这,这是王庄偏将的小女儿囡囡吧?算算这小丫头大抵有五六岁了,显得比初见之时更加可爱的。

    “我厉害什么,我叔叔才厉害。”只听宝儿说道:“我的那点本事都是跟我叔叔学的。”

    “那你叔叔好腻害啊。”囡囡崇拜的道:“你叔叔我认识不啊?”

    “我叔叔,你当然是认识啦。”宝儿哼哼道:“就是云尊大人啊。”

    囡囡一双眼睛里险些就冒出花来,两只小手抱在胸前,雀跃的叫:“啊啊啊啊啊……你叔叔是云尊大人啊。我最最喜欢,最最崇拜,最最……最最他老人家了!”

    却是最最了半天,想不出词儿了。

    可是这一句话,却直接让云扬腻歪了半天,我……我怎么就成了老人家了!

    尤听宝儿骄傲的道:“那是,我叔叔,那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

    稍远处,云逍遥与皇帝陛下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两小玩耍,两人尽都慰颜莞尔。

    笑容之后,两人脸色都是一般的沉重。

    一般的铁青铁青的。只是强颜欢笑而已。

    “我给这小丫头取了一个名字。”只听云逍遥勉强笑道:“皇兄想不想听听?”

    皇帝微笑着,答非所问:“这就是王庄的女儿?恩,王庄当年随同九尊出征,战死天玄崖;他的女儿,取什么名字,朕都不觉得过。”

    云逍遥道:“她姓王,就叫……王仪如何?”

    皇帝转头,看了看云逍遥,微笑道:“母仪天下的仪么?”

    云逍遥哈哈一笑,一脸的不置可否。

    皇帝沉吟了一下,道:“暂时,还是以风仪的仪做论;再过几年看看,毕竟想要用到母仪天下的仪,首先得有的乃是凤仪!”

    “这方面始终是皇兄想的周到,自然应该如此。”

    “恩。联系上云尊了没有?”皇帝问道。

    “他那边估计已经知道了。”云逍遥道:“此刻,应该是在返回途中。”

    皇帝陛下踱了两步,深沉道:“回来?回来作甚,他不能回来,不该回来啊!”

    云逍遥道:“臣弟也是这么想的。”

    皇帝道:“嗯,他回来,恐怕九死一生……朕,冒不起这个险。”

    在上一次议事,还是让云尊早些回来,但是这一次,已经完全改变!

    云逍遥道:“皇兄忘了那群文官进言,欲平眼前乱局,只需云尊归来现身说一句话,万事平息,大局底定吗?!”

    皇帝一字字低沉道:“朕,宁愿一直纷乱下去,也绝不愿让他回来落入这个陷阱中!”

    云逍遥喉咙一噎,哑声道:“我何尝不是这么想的。”

    “现在云尊无论如何不适宜露面。”皇帝背负双手,淡淡道:“但是,只要一段时间不出面,只怕就会有人向你我下手,或者上官丫头,或者,计丫头……”

    “算来算去,大抵也就只有这几个人需要密切关注,至于其他人,应该不会在对方计划考量之中。”

    皇帝看着云逍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云逍遥点点头:“臣弟明白。”

    “我们兄弟身份虽然看似尊贵,一个皇帝一个王爷,动辄便是动摇国本,但现在的现实是,我们没有了,对这个国家固然会造成动荡,却未必会致命,因为我们已经有继承人,更有云尊震慑天下。”

    “但是云尊没了……那就全完了。”

    皇帝道:“宁死不负玉唐!皇弟!!”

    “臣弟明白!”

    “玉唐可以暂且退让,玉唐任何臣属都可以牺牲,甚至你我可以死,但是无论如何,云尊不能有事!”皇帝陛下沉沉地说道,此语才落,他随即又叹了一口气。眼中露出坚决的神色。

    能够说出这番话,自然是心中感触良多。

    只因为这几天里,京城风云巨变,让人目不暇接。

    按照一帮文臣的办法,对付外面那些掀起骚乱的读书人,确实是游刃有余,只要日子有功,尽可弭平;然而整个计划还只是刚刚开始推行,就突然间遭到了最极端的反扑。

    这种事竟是就发生在上朝的时候。

    一位文臣这边才刚开始出班朝奏,刚说到:“……目前已经抓捕为天道社稷门著书立传宣传之文人八十九人……”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金銮殿上,突然有一个声音蓦然的冒了出来。

    那声音冰冷,却犹自带着一份难言言喻的堂皇之气。

    “玉唐皇帝陛下,何苦特意针对我天道社稷门?”

    这声音声若洪钟,乍然在大殿上起伏回荡。

    一下子,朝堂上所有人的脸色尽都变了。

    这是玉唐最高的权力机构!

    这是玉唐最顶端的所在!

    这里有众多高手,有无数朝臣,却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对方竟然能够在这等时候,悄无声息地潜入大殿。

    这是何等的手段?!

    能够无声无息的进入这里,是不是代表,可以无声无息的杀死这的所有人?

    文武百官一阵骚乱,大家都是四处查看过去,却尽都遍寻不获。

    云逍遥的眼睛猛然睁开,全力调动神识,提聚毕生修为,意欲找出隐藏之人,却同样的一无所获。

    不由一阵骇然!

    …………

    <今天天气预报,三十五度;室内气温,四十一度……我快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