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玉唐可灭,云尊不能死!
    云逍遥已经是玉唐公认的第一高手,亦是此际金銮殿修为最高之人,连他也一筹莫展,其他唯有更加的徒劳无功!

    一时间,满是骇然无力!

    此际最镇定的,反而是玉唐皇陛下本人。

    只见他坐在龙椅上丝毫不动,甚至自身状态还保持得很放松,淡淡道:“天道社稷门之人?”

    “难为陛下有心,记得本门一个江湖乡野小门派的名字,在下荣幸异常。”那声音淡淡的说道:“恳请陛下收回成命,放我天道社稷门一条生路。”

    所有人都知道,这并不是恳求,而是威胁,毫无掩饰的威胁!

    对方以这种无声无息的手段潜入,且又以肆无忌惮的方式开口发生,显然是在用事实说明一件事:天道社稷门想要做任何事都可以做到!

    哪怕是要我将你,乃至你的文武百官全数屠戮干净,也是易如反掌,无人能阻!

    皇帝淡淡道:“此事悠关国本,须得细细斟酌。”

    他的目光略略扫过云逍遥。

    现在唯一的寄望,就是云逍遥能够将此人找出来乃至击杀。若是做不到,那就只能被对方威胁,妥协,被逼就范。

    现在情况明朗,满朝文武的生命都在对方手里,而且对方既然来到这里,而且还表现的这般肆无忌惮,显然是在下最后通牒。

    只待一言不合,就是大开杀戒,而这种最极端的后果,皇帝陛下自问也承担不起。

    云逍遥的脸色一点点变得苍白,他已经用尽了所有手段,但仍旧找不出来对方的位置所在。对方就像是一股风,虽然知道其在大殿上空盘旋,却根本无法将之锁定。

    显而易见,此人的修为远远在自己之上,莫说找不到对方,就算侥幸接触到,只怕也要铩羽而归。

    对方显然也知道皇帝陛下在盘算什么,陪着等了一会,这才淡淡道:“云王爷号称玉唐第一高手,确实是功高盖世,只可惜我们这等山野之人,却总还有几份保命全生的手段,想要找我们,云王爷只怕要白费力气了,是么?”

    皇帝陛下心中陡然一凉,沉声道:“你们想要怎样?”

    这句话说出来,大殿上文武百官都是感觉到一阵强烈的耻辱感袭上心头。

    这是在一个国家最高层的大殿上啊,竟然被人如此直白的威胁!

    那声音道:“我们只想与皇帝陛下好好地,紧密的合作。仅此而已。”

    皇帝深吸了一口气,道:“朕需要时间,与大臣们商议。”

    那声音仍自口气淡淡说道:“相信陛下是不会让我们等的太久的,是么?”

    皇帝闭上眼睛,声音没有起伏的说道:“不错。”

    “既如此,草民明天再来恭听皇帝陛下教诲。”那声音淡淡的笑了笑,随即再无声息。

    大殿上一片寂静,沉寂了好半晌。

    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片铁青,目光中的怒火泉涌一般的喷涌着。

    那种难言的耻辱,充斥了每个人的心田。

    武将们一个个双手紧握怒不可遏,文官们也一个个的满脸发紫,义愤填膺。

    皇帝陛下沉默了片刻,道:“今天这件事情,让朕彻彻底底的明白了一件事。”

    没有人说话,只有皇帝的声音在大殿上回荡:“朕明白了,此世终究就是一个武道为尊的世界;这个世界,武力高于皇权,不是不重视就可以忽视或者无视的。”

    “朕,只恨自己不能拥有此世无敌的武力!”

    “权倾天下,不如拳倾天下。”皇帝陛下疲倦的说道:“朕乏了。退朝吧。”

    他说的是需要跟大臣商议,但却全权没有商议。

    于此,所有大臣们也都表无言。

    如果真的要商议,刚才大家都在这里,就可以商议,之所以往后推一天,就只是为了挽回最后一点尊严,最后一点面子,留一点点遮羞布,仅此而已。

    对于这点,那天道社稷门的人心下明白,也就不为己甚!

    所以,他立即离开了。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就是这宽限的一天时间,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后果!

    因为,哪怕只是宽限了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之内,天道社稷门仍旧是不被玉唐官方承认的。

    ……

    当下。

    皇帝陛下与云逍遥在皇宫里静静地等待。

    再有两个时辰,那天道社稷门的人就要到来了。

    两人都明白,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云尊回来;现在暂时遭受胁迫,并不是什么大事。

    彼时反口覆舌,于声望固然是大忌,但在某些时候,某些立场之前,不由分说!

    反之,一旦云尊回来,当真与这些人对上的话,后果才是真正的不堪设想……

    万一云尊被杀,直接就是万事皆休。

    只要云尊还活着,实力便又不断进步的余地,相信总有一天,他能够像对付四季楼一样,将天道社稷门也收拾掉!

    这才是玉唐能够寄予的希望!

    所以皇帝陛下已经做好了忍辱负重的准备,忍一时之气,保百年之身。

    “对方快来了,随时可能到来,或者现在就已经在金銮殿等候了。”

    “是。”

    “呵呵,想不到你我兄弟二人,在天下一统的前夕,居然还要面对到这等事情。当真可算是滑稽;千古帝王,还要是有望一统整个大陆的帝王,朕大抵可算是头一个了,甚至是唯一一个吧?。”

    “臣弟……无话可说。”云逍遥惭愧得几乎要立即死去。

    他不能不惭愧,相比较于其他人,他这个被公认的玉唐第一高手,需要惭愧,需要负责!

    “无妨无妨。不过从此以后,朕要修改根本国策了。”皇帝陛下眼睛半阖,轻声地说道。

    “嗯?”云逍遥对于玉唐皇此言颇有几分不解。

    便在这时,突然看到拐弯处一人快步而来。

    两人都是一愣。

    秋剑寒!

    来的人竟然是秋剑寒!

    皇帝与云逍遥同时在脸上露出了异常诧异之色。

    两人如何会忘,昨日下朝之时,秋剑寒脸色铁青,怒目如电;恨极怒极而全身颤抖,勉强挪步走出大殿门,再也无从抑制,猛然吐血而倒。

    作为一位纵横沙场身经百战百战余生的百战老将,老而弥坚性如烈火自不待言,然而今日,在自己国家的金銮殿上,与自己效忠的帝王一起承受如此屈辱,这对于秋剑寒来说,根本就无法忍受!

    但是,再无法忍受却也只能忍受。因为一旦贸然爆发莽动…付出的代价也许就是玉唐整个朝堂的一朝消亡!

    那几乎就可以等同宣布玉唐直接灭国了!

    秋剑寒强忍愤怒,一口气憋在心里,一颗心几乎憋得爆炸;终至极限,是故才刚出门就吐血倒下。

    若非他之前得云扬以生生不息神功调理身体,就这一口郁气,就足以将老帅憋杀!

    现在仍旧是承受不起,被皇帝安排人送回府邸之后,即时卧床不起,却兀自喃喃念叨:君辱臣死!臣只恨这些年荒废了武学,恨,恨啊……

    两人都没有想到,明明该当重创在身,难能起身的秋剑寒现在赫然出现在这里!

    “秋老,您怎么来了?”云逍遥率先开口发问道。

    秋剑寒阴沉着脸,道:“臣有重大要事,需要与陛下商议。”

    一听这句话,皇帝突然一怔,云逍遥亦是一怔,随即便是眼前一亮,径自开口应道:“既是要事,自当即刻处理,咱们这就去御书房说话。”

    话音未落,已然拉着皇帝,疾步回头而走。

    这一举动严格来说大大的失礼,无论云逍遥与玉唐皇如何亲厚,再是兄弟,仍是君臣有别,既不该提其拿主意,更遑论直接拉着走人。

    皇帝心念一动,眼中陡然闪过一抹思索光彩,随即也是一亮,丝毫也没有抗拒,顺势而去。

    御书房。

    站在两人面前的秋剑寒,身上突然间显出一阵雾气升腾,及至雾气散去,整个人已然变了模样,剑眉星目,紫衣飘飘。

    眼前人赫然乃是云扬。

    ………………

    …………

    <打开空调,浑身发皱,太阳穴跳,不敢开。关上空调,热的头晕。这种天气,哥这么多年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