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各自人生各彷徨
    云扬不反驳不抗辩不解释直接不吭声了。

    云逍遥气哼哼的踱来踱去,恼怒的道:“你想自己去,那是绝对不可以!至少……我陪你去!”

    “不行!”云扬吓了一跳,直接破功开口。

    云逍遥跟自己去?开什么玩笑,面对四季楼倾巢而出,这不是稳妥妥的去送人头么……

    “总得有个人为你收尸吧?!”云逍遥愤怒的看过来:“你不是想尸骨无存吧?”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会死,我有把握!”

    “我也有把握!”

    云逍遥吼了一声。

    至此,两人都不说话了,沉默半晌。

    良久良久之后,云扬道:“我走了。”

    云逍遥哼了一声,并没有开口说话。

    等云扬走到窗边的时候,身后传来云逍遥沙哑低沉的声音:“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那该有多好?你为什么不是我亲儿子呢?”

    云扬身子陡然一震,愣在原地。

    “我是真心地将你当做了亲生的儿子。”云逍遥的声音有些无力,道:“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曾经将我真正当做了父亲?”

    云扬好半天没有说话。

    云逍遥等了半天没有声音传来,却以为他已经走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声音倍显苍凉,只感觉自己的心境,也在这一刻苍老了很多。

    喃喃的说道:“不管怎样,一定不要死啊,我……我不想替你收尸……”

    然而他转过身来的一瞬,却即时愣住了。

    云扬就站在他面前,他没有走。

    云扬的眼睛里,在闪光。

    云逍遥有些手足失措地看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儿子。

    “其实,在我心里,您……一直都是我的父亲,这几年您为我做的,比许多亲生父亲都要多,都要尽心。”

    云扬的声音很低沉,但是说得很清晰,语出至诚。

    云逍遥的眼中猛地发出了光。

    “您为了我能施展手脚,不惜孤身漂流在外数年;为了我,不惜隐瞒皇帝,为了我……”

    云扬苦涩的笑了笑:“我其实很想真正地做您的儿子。但是那样,只会害了你。”

    “但在我心里,您永远都是我父亲,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纵使我将来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我也会告诉,在他之前,我就已经有了一个父亲,一个真心待我,爱我,关怀我的父亲。”云扬轻声道:“若是万一找不到,我仍旧有您,此世注定不独!”

    云逍遥只感觉脑袋里轰轰的响,眼睛看出去也有些模糊了。

    这一刻,他只感觉到,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所付出的一切,全都值了,远超所值!

    当真超值!

    朦胧中,似乎看到云扬在自己面前跪下来,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他有心想要说点什么,回应点什么,却只感觉嘴唇哆嗦着,居然说不成话。

    然后他楞楞的看着云扬站起来,说:“我走了。”

    然后倒退两步,整个身子就此突然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逍遥浑身颤抖,本能地倒退了两步,突然整个人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半天没有出声。

    眼中有泪水流下来,然而嘴角却是挂着一丝由衷的笑容。

    云扬说的话,他每一句都听得懂,所以他感到欣慰。

    高兴,激动!

    在外人面前,我只能做你名义上的父亲,在皇帝面前,我只能做你的义父,是被你利用的挡箭牌。

    但只有在你我之间,才是真正的父子。

    够了,足够了!

    ……

    接天楼。

    四大公子一水的满脸纠结。

    他们现在正在思量一个非常严峻的人生课题,自己的人生最终目标是什么?

    纨绔一生?

    逍遥快活?

    成为强者,笑傲江湖?

    高官厚禄,权倾天下?

    娇妻美妾,艳福无边?

    这个异常严峻的课题,以上的种种答案,原本多属遥不可及,大抵只有在闲得忒无聊的时候,才偶尔会去想一想的这个百无聊赖的问题答案,然而这个问题,却在今天,却在当下,猛然间被拿到了眼前来。

    四个人尽都感觉一阵阵的茫然,手足无措,思绪异常混乱。

    云扬心下不自觉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本意初衷也就只是来问一问,四人将来究竟有什么打算;彼此相交一场,四人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自己,更在多次事件中为自己出过大力,如果合适,自己绝不介意帮他们留下资源,以期待有一天,能够在玄黄界再见。

    也算是不辜负这段时间的相识相熟相知。

    可是现在看到四个人的神情,云扬心底却已经明白了许多。

    “我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

    冬天冷打破了沉寂,苦笑着说道:“原本,我们也曾经有想过,自己尽可能的努力一点,跟着云老大你,在这世上做一番事业,也算是不负此生,留一页传奇,不亦快哉!”

    “但是我们实在是没有想到,老大你的脚步,迈得这么大,这么快。以至于到了后来,我们唯一的感觉就只有无所适从,难以想象。”

    “这会老大你问我们将来……我们反而不知道我们将来会如何了,至少初衷已经不切实际。”

    冬天冷很少这样正经,但这一次,却是真真切切地将自己的内心剖析出来,声音倍显沉重。

    “说白了,我们骨子里仍旧是纨绔子弟。我们从一出生开始就不曾缺少过荣华富贵,相对的,我们也没有入朝为官的能力。”

    “同样的理由,继承家族也不会有我们的份儿。”

    “至于娇妻美妾艳福无边云云,仍旧基于我们的出身,不需要任何努力便可以得到,得之太易,反而无味。”

    “至于成为强者,笑傲江湖,天下无敌…甚至是到另一个世界去称王称霸,这些野望,说实话我们曾经很认真的想过,但是……我们自问……吃不了这份苦,这也是实话!”

    冬天冷苦笑着:“我们自幼便身娇肉贵,更已经舒舒服服地过了这么多年……如今,说到让我们去奋斗,或者勉力为之一时尚可,但修途漫漫,长此以往我们绝没有了那样的心气。”

    春晚风叹口气:“难。”

    夏冰川也是摇头苦笑:“除非,是落到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被生活磨难强硬逼着,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但凡还能混日子,不受苦,我多半不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