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从此不过年
    四季楼现在要面对的根本就已经是厌弃,最极端的厌弃,这是最严重最难以挽回的气运反噬!

    这一幕,绝不会被四季楼高层所愿见,乐见,想见!

    面对如斯抵触声浪,万众一词,群起叱骂,端的千夫所指,等闲人没准就直接心理崩溃了。

    然而那年先生却自重重地哼了一声,但就这一声哼却如是闷雷一般,强势震撼在了所有人的心头,人人都感觉心中一震,不由自主的就是脸色发白,身形踉跄。

    人人心底不由自主地泛起一个恐怖的念头:这年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怎地威势至此,恐怖如斯!

    “最终决战地点是天玄崖,你们若是不去,我自然也不会出面,你们可以继续下去,等候我下一次露面的机会。”

    空中的字迹在变:“相信凭你们四季楼还没有抓我出来的能力。”

    “需要我进一步展现自信吗?我这一天在天唐城来来回回数次,甚至是现在,你们可曾发现我在那里?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现在,我人就在这里,但你们可能将我抓下去么?你们就算是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又怎样?难道,我当真会傻得凑到你们眼皮底下去等着你们动刀?”

    “只要我一日不出现,你们四季楼的计划便一日不能圆满!”

    空中的字迹变得虽然快,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很悠然,很从容,甚至是很写意。

    年先生优雅的声音再出:“四季楼以往的目标也有很会躲藏的,但只要一个人暴露了行踪,有了可针对弱点,就不再无懈可击,眼前的天唐城,云府之中,你在意的人可不在少数。难道你会丝毫不顾他们的死活?”

    空中的字迹再变:“天玄崖,犹有我八个兄弟的血!你说呢?”

    “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让你们去天玄崖布置,如同前次那般的布置!”

    空中的字迹就停留在这一行,之后再也没有变化过。

    年先生后来又说了几句话,或威胁或恫吓,但是空中却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镶嵌在天际的乌云点滴飘散,再不复墨迹。

    随着天际墨迹渐散,整个天唐城亦如同开了锅一般的狂暴怒骂了起来。

    就在这一天,天唐城里里外外数千万玉唐子民无有例外尽都在异口同声怒骂四季楼,四季楼所属之人可算是倒了大霉。家里所有女性亲属,被数千万人无一例外的亲切问候。而且是一遍又一遍的问候。

    污言秽语,各种恶毒咒骂层出不穷。

    四季楼之主年先生更是众人重点关照目标,祖宗十九代以下,无一幸免,无有例外,更无侥幸,尽被骂得体无完肤,不复人样!

    只听得四季楼潜伏人员一个个青筋暴跳,满腹憋屈,却浑无处发泄。

    报复?

    怎么报复?

    眼前可是好几千万人在骂你,你找谁报复去?

    一个一个的杀过去,纵使实力再如何的高超,却又何能杀死这许多的人头数!

    四季楼所属心底犹有更可怕的猜想,现在而且这还只是一个开始,等到消息扩散开,骂的人只会更多,那时候,也许是几亿,也许十几亿人一起开骂,毕竟玉唐子民的总人头数可是很可观的!

    而真到了到那个时候,岂不是人烟之处尽骂声,听到之声尽骂我……又怎么报复?

    四季楼所属之人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全员撤出了天唐城,远离尘嚣。

    是的,就是远离尘嚣,连偏远城镇都不敢驻留,直接前往天玄崖去了!

    因为玉唐人这种激烈的谩骂,将会从现在开始,一直延续了下去,延续许久许久。

    不管是文物高官还是贩夫走卒,不管是清晨中午还是晚上小酌,不管是与人在一起还是独处,张口就是怒骂四季楼的人尽是畜生,闭口就是四季楼所属不是东西!

    还要连带家属一起狂骂。

    甚至这样犹不解恨。

    无数百姓提议,上奏;官员们接力,向皇帝陛下提出针对性建议。

    以后大年三十,不过了,这个年字实在太不吉利了!

    从此以后不过年了!

    改为过春节!

    嗯,春节!

    就算是过春节,具体怎么过,也需要再进一步的商量。

    哪怕确定不过年了,却仍旧不能饶了“年”!

    比如说……可以将“年”直接定性为恶魔!厉鬼!或者一种恶心的怪兽!

    举凡在玉唐地界,不管走到哪里,“年”都得是比老鼠还可恶!比粪坑里的蛆还恶心!比屎壳郎还招人嫌的物事!

    是的,这种集可恶恶心招人嫌的物事,就是年!

    从今以后,每年过春节的时候,尽都不能让这个混账王八蛋东西进入天唐城!

    家家户户要放鞭炮,将这恶心的东西晃瞎眼,吓倒掉,驱赶走!

    皇帝陛下从善如流,立即召集礼部官员商议,将“过春节”这件事直接定了下来,从此后,不管是千年万年,只要过春节,就要驱赶年,全民合力驱赶之!

    不,一年仅止于一次驱赶太便宜了!

    每逢重大节日,都要放爆竹,再驱赶一次!

    谁家有喜事,也要大肆的放爆竹,喜事的时候,更加不能将这种恶心的东西放进来……

    大抵是一语成谶,此风俗渐渐在玉唐乃至日后的整个天玄形成传统,代代传承。

    ……

    四季楼的人被骂跑了,云扬愈发的更无顾忌;径自降落在了上官将门府邸之中,来见二女。

    上官灵秀和计灵犀见到云扬归来,尽都是满心惊喜,却又忍不住的担心。

    毕竟二女乃是修行中人,很知道四季楼的可怕!

    “你真的要去天玄崖和四季楼进行最终决战?”上官灵秀紧张的看着云扬,美眸中全是担心。

    云扬笑了笑:“去是一定要去的,不过现在主动权已经转到我的手里。所以你放心,我有数。”

    上官灵秀还是难免担心:“但……这终究还是太冒险了……”

    云扬轻声道:“这里面尚有一层绝大的秘密,需要我去解开……这一次决战,与其说是了断过往恩怨,倒不如说是我去解开我心中的疑问……”

    计灵犀款款走来,坚定道:“此役,我陪你去,天玄崖的血仇有我大哥的份,你不许阻止我,就算你阻止我,我也要去!”

    上官灵秀眼前一亮,道:“好主意,灵犀妹妹同往毋宁是当前的最高战略,到时候若是真有危险,灵犀你就往云扬身上一扑,那就是万法不侵,诸邪退避,好的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