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不仅来了,更在三言两语之间就敲定了整件事情,然后就是限定了时限要带自己走。

    对于此世不能承受极天之力,两个时辰已经是极限的说法,上官灵秀不会有什么怀疑,可是心情却是跌宕起伏,波澜无尽。

    因为这一去,很大机会就是把此世红尘俗务一刀切断啊!

    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够再回此世。

    甚至就算彼时能够再回天玄,也早该又是另一番的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了!

    心念转动的一刻,上官灵秀禁不住茫然失措。

    太快了!

    太急了!

    根本就来不及说再见,就要即刻离开么?

    上官灵秀心伤魂断,匆匆的就跑了出去,一路往外走,眼中的泪水就洒落了一路。

    两个时辰!

    只得这么点的时间,如何够用啊。

    侄儿们现在已经置身征讨紫幽战场,为国征战,为家雪仇,那是注定见不到的了。

    但是剩下的人还有很多啊。

    上官老夫人立即发出命令:“上官家族上下人等,所有人前厅集合!”

    “所有在京城的上官家族人,一个时辰之内,必须回来,任何人不得有违,不得耽误!”

    ……

    上官灵秀单独的小院子。

    白衣雪隐隐感觉着里面传出来的一点点若有若无的特异气息,然而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气机接触,就让白衣雪如坠冰窟,不寒而栗,下意识的手按剑柄,更将自身修为催谷提升到了巅峰层次,随时暴起出击,显见他此刻的警惕,已经攀升达到了极点。

    云尊和计灵犀正在里面潜心修炼,意图精进。而且他们这次修炼的反噬乃是阴阳合力,两人同修,绝逼的事关重大,不能被任何人事物打扰!

    这种情况若是被外力干扰,极可能造成不堪设想。

    偏偏白衣雪现在却感觉自己心脏都在哆嗦,因为他纵然戒备如斯,仍旧能感到,内里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当真是强大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与己对比,不再是蚍蜉大树,蚂蚁巨龙,或者沧海一粟,而是人与星空的区别,彼此之间的差距,直接就是忽略不计,没有比较的余地!

    再看看另一边的方墨非,也是一样的紧张,甚至比白衣雪还要更紧张。

    其实方墨非并没有感应到上官灵秀小院内的异常威能波动,他的修为比白衣雪逊色数筹,还不够资格感应到那异常波动,他的紧张主要是因为吓的,白衣雪的表现太过形于表象,致令方墨非也生出了异样的感触,以至于表现得比白衣雪还要紧张。

    方墨非心下腹诽:老大啊老大,年先生和四季楼的人,您就这么确定已经被您赶走了么?就这么声势浩大的练功,我们心里很没底好么,你看看白衣雪现在都什么表现?很害怕的说好不好。万一真要是有他们那个级数的敌人来袭,我们就算是拼了命,也应付不了啊!

    正在紧张中。

    白衣雪突然眼睛一直。

    因为,他看到,就在自己面前不远处,一个白衣女子,突然间就出现了!

    没有任何预兆!

    异常突兀的凭空出现!

    眼前分明是一片空阔地带,一览无余,全无死角,但眼前的这个女子,偏偏就如同无中生有一般虚空幻化而临,更有甚者,她的显临,根本就没有造成半点的空间波动感觉。

    就这么施施然的出现了,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

    那清澈的眼神,轻轻的看了自己一眼。

    白衣雪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锵的一声长剑就已经出鞘:“……”

    这是高阶修者最本能最潜意识的动作,几乎在同时,白衣雪想要问,你是谁?

    然而却愕然发现,自己竟一动也不能动!

    长剑明明仍在手中寒光闪烁,却一丝一毫动不了了,甚至连一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但他却又分明感觉到,自己没有被制,没有被点穴,也没有被特殊手段掣肘。

    但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突然的变成了泥雕木塑呢?

    他有心想要喊方墨非,让其警觉,但却怎么也喊不出,眼角余光扫过,却就只看到方墨非在房顶边缘,摆出一个手持长剑咬牙切齿往下飞扑的造型,赫然也是一动不能动的状态!

    那个姿势……根本就是分分钟就要摔下来的样子,但却就以那么诡异的姿势,探着身子,四十五度在房顶边缘,手持长剑咬牙切齿一脸杀气,一幅要一击三千里的样子……定住了!

    然后那白衣女子悠悠然踏步而过,徐徐而前。

    感觉着房内传出来的一股股激烈澎湃的玄气气息,白衣女子轻轻笑了笑。

    “世事无常,却时常因缘际会,值此因缘,还是不让你们留下这个遗憾吧。消去一个遗憾而中断一次修炼,给你一些补偿。”

    她轻轻抬起双手,轻描淡写地在空中划了一下,似是画了一个圆,一个不是很规整的圆。

    随着她的双手起落,在遥远的东方,那太阳升起的地方,一团紫气突然应声而起。

    下一刻,竟自跨越了无垠距离,极速来到了小院上空,随即便是急剧收缩,化作了两颗紫得发亮却只得玉米粒大小的小小圆球,细致而微。

    “这才是真正最纯正的先天紫气,有得有失,方为因缘。”白衣女子淡淡的笑了笑,伸手一弹,两个小圆球化作了两道流光,径自冲进了房中。

    两颗紫极光珠极速飚射,一颗打在云扬的丹田处,一颗打在计灵犀的丹田处,随即便告消失,消失在两人体内。

    而正处于修炼之中,对于外界事物全然无睹的云扬与计灵犀则乍然间感觉到丹田一阵阵的鼓胀,下一刻,随着轰的一声轻响,体内的灵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肆虐奔腾,竟难抑制。

    就一般情况,或者说绝大多数的修炼氛围而言,干扰是绝对禁止的,举凡修炼者在修炼过程中受到干扰,单只修炼中断,就已经是侥天之幸,动辄就是气血浮动,经脉错乱,玄气逆流,功体大创,甚至可能因为灵元暴走而爆体而亡!

    如白衣女子一般,将外力极度凝缩之后,直接送入云扬两人体内,更是绝对不能允许发生的状况,最直接且最应该出现的状况,就是那两颗紫极光球在两人丹田位置自行引爆,将两人炸一个支离破碎,尸骨无存,甚至是化为齑粉,湮灭于世!

    可是现在的现实却是——

    两人气脉虽然浮动,呈现暴走之相,可走势却异常稳定,势如破竹的冲破了一道关隘,突破了,然后,再一次一阵鼓胀,又突破了……

    如此接连不断,不过数十息之间,两人已经连续突破三个阶位,其间甚至感到没有半点难受的感觉,往昔修行之中,伴随着突破前夕的煎熬,痛苦,竟是丝毫没有!

    而到此为止,布置在地上的那七块紫晶,吸收了还没有十分之一的份量……

    只是,这次的修炼过程已然自动截断,这代表……修炼已经完成了?!

    这个结果,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出人意料了吧?

    云扬对于这次修炼,虽然有所预期,但原本仍旧只是想着,自己和计灵犀阴阳合力,能够突破一个阶位,也就足够了。但却万万没有想到,最终修炼结果竟是这么顺遂地突破了三个阶位!

    这个结果实在是大出预期,难得至极!

    两人从入定之中醒来之余,尽都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不出意料的满脸懵逼!

    俩人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