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头上。

    云逍遥手心中亦是掌着一枚戒指,看着云扬与计灵犀越行越远的身影,脸色异常复杂。

    一直到两人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到了,云逍遥还在城头屹立。

    夜风吹拂,城头上传出一声一声的轻轻叹息。

    他轻轻地将掌心合拢,将戒指紧紧地攥在手里。

    “终此一生一世,我都不会打开这个戒指。”

    云逍遥喃喃的说道。

    这是儿子给自己的礼物。

    但他不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他只想完整地保留着。

    完整地保留。

    ……

    计灵犀与云扬一路东行,行进速度并不是很快;当然这个不是很快是以他们自身移动速度极限作为比较,比常人速度却还要要快上太多。

    两人一边走,一边感悟气机。

    都有一种清晰的感觉:只要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全力发动玄气,然后,离开这个世界,进入玄黄界!

    这种感觉,越来越是清晰,明了。

    但两人都没有这样做的想法。

    四季楼还没有灭!

    一路上,只见四野炊烟袅袅,沿途百姓人人面带笑容,那是一种彻底放松的舒心笑容。

    每每靠近村庄之地,大抵都可可见到一些个孩童,彼此追逐玩耍,偶尔还会跑到路上来。

    路上的行人也是络绎不绝,南来北往,东走西顾,再不复之前因四国合围来袭时候的惶然绝望,从每个人的脸上都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尽是美好生活的希望,还有一份高人一等的自尊自信。

    偶逢军队经过,但凡路边设有的茶摊,茶摊的主人必然会热情地招呼士兵们停下喝一口水,倾其所有的招待,表达心意。然而军队必然不停,只得微笑挥手经过。

    待得眼前军队过去,那茶摊的主人干脆将茶摊又再往外挪了挪好大一块空间,几乎就是布置到了大路上,再过来军队的时候,更是干脆就捧着托盘,一碗一碗往手里送。

    不要怎么行,这是我的心意,军队有军旅的规矩,但我也要尽到我的心意!

    “灵犀,你知道么,我们兄弟九人此生最大的愿望,莫过于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

    云扬满眼尽是满足地看着路边行人,满身满心的充满了欢喜,竟忍不住放慢了已经不快的脚步,驻足观视了茶摊主人送上茶水的一幕。

    “大哥曾经说过。若有一日,玉唐民众食能饱腹,衣可御寒;行则仰首,对外挺胸;傲意凛然,不卑不亢……则,天下大同之日不远矣。而我们兄弟毕生所求之夙愿,便是如此。为此目标,生死无悔,百战无憾。”

    “如今,玉唐四方皆安,统一霸业只在眼前,近在咫尺。相对的,民众的自信心自尊心也全都树立起来了。玉唐,已经拥有了坚不可摧的脊梁,只要这脊梁尚在,我们的奋斗便没有白费。”

    云扬欣慰道:“换言之,我们为之一生奋斗的目标,已经可算是完成了,我终不负诸位兄长的托付,彼时再见,我有颜面正视,我真的好开心,好兴奋。”

    计灵犀尊敬的道:“你们都是了不起的人,你和我哥哥都是,还有其他哥哥们也都是。”

    云扬哈哈一笑:“这话说得在理,所有人都是。”

    计灵犀道:“你的意思是,之后的玉唐一统天玄之战,你就不参加了是吗?”

    “不错。”云扬深沉颔首道:“现在态势已经明朗,不管有没有云尊的介入,这天下,这天玄大陆,都必将在玉唐手中统一,顶多就只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云尊的存在,现在更多的,不过是精神作用而已。”

    “之前,我在玉唐人脸上看到的,固然犹有热血不甘,然而更多的却是麻木痛苦绝望。现在,包括每一位百姓,脸上都写满了自豪与野心!”

    云扬微笑道:“这便是强盛之基,万世不移之本!”

    计灵犀沉思着问道:“但是……其他的国家,又怎会认为玉唐统一天下乃是一件好事呢。”

    “人心从来都是偏,份属该然。”

    云扬淡淡的说道:“统一与被统一,却又哪里一样的。就算是战争,究其根本也很难说谁对谁错,不过就是大家都有各自的立场而已。就个人立场出发点而言,都是对的,包括寒山河,包括紫元龙,包括秋剑寒,也包括我……我们所有人的选择,都是对的,都是于本国臣民有利有益的!”

    “在我看来,大抵每一位君主都会认为在自己手中统一天下,才是对天下人最好的事情。一来,是一种野心,一种欲望;成就感。同时,还是一种冥冥中的使命感。都感觉自己能够治理好这个天下,泽被苍生,光耀万世!”

    云扬的声音很是缓慢。

    “然而究竟是谁才真正是天下霸主,却从来都不是他们自己能够说了算的。唯有天下大势才能决定,才能定论。”

    “玉唐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处在战争核心,数万万民众被欺压得已经憋屈万分;牺牲,更是几乎嵌入了每个玉唐子民的心底。这样的国度,只要给予任何一点点的希望,我们就能燎原而起!以此为基,我们不来统一天下,那还有谁更有资格?!”

    “归根到底还是那句话,天下事,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只有立场与选择!”

    “我们从被各国欺凌一步步成长到现在,战争之中成长起来的脊梁,那是任何人都打不断的,压不垮的。”

    云扬意兴飞扬,看着路边,随着天气逐渐暖,已经有一层碧绿色缓缓冒出,随风摇曳,充满了生命的气息,尽是生机盎然。

    路边,一个小男孩虎头虎脑的跑出来,正看到云扬两人,眨着大眼睛道:“叔叔,你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云扬哈哈一笑,抚摸了一下小男孩的脑袋,道:“叔叔不渴,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儿有些腼腆,道:“我叫三虎子。”

    “嗯,三虎子……”云扬大是有趣的笑了笑:“我猜你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叫大虎子,一个叫二虎子。对不对?”

    小男孩顿时大为惊奇的看着云扬:“叔叔,你怎么知道?你是我们家亲戚么?可我怎么认识你呢,我的记性可好了!”

    计灵犀在一边忍不住抿嘴娇笑。

    云扬道:“嗯……你俩哥哥呢?都不在家?怎么不带着你玩?”

    男孩儿振奋的道:“我俩哥哥都去当将军了!他们都是大英雄,妈妈说,他们都和爹爹在一起,都是大英雄,大将军!今年过春节的时候,虎子还为他们上香祈福呢!”

    和爹爹在一起。

    上香!

    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