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计灵犀也多少还有些自惭形秽:他这么优秀,我……我怎么感觉有些配不上他呢……

    我还要更优秀一点,更努力一点,修为更高一些……

    遥远彼端的某位父亲还有母亲一脸无语:丫头,你咋能这么的妄自菲薄,你的修为明明还在那小子之上呢,你哪哪都不输给他,他能得到你的芳心,根本就是那小子的天大造化!

    你可不能先示弱,先自承不如啊,你要甘心就范了,你爹你娘可就直接赔到家了,非得被那个神棍笑话死不可,千万千万,千千万万要争气啊!

    ……

    云扬这会的心下感觉很古怪。

    明明是好好走着的,计灵犀怎么似是有意无意的拉住了自己的手?

    主动的?!

    “云扬你看,那边山上的云彩好漂亮,多像一条大鱼啊,你看是不是。”计灵犀一脸雀跃的一手指着天边的云彩,一手拉住了云扬的手让他看。

    云扬循声看去,皱皱眉头,鱼?那分明就是一团四不像好吧?哪里就漂亮了,这是什么审美认知啊?

    但是从这个理由被计灵犀拉住手之后,小手牵大手之后,赫然便再也没有分开。

    “你看那边……一只小松鼠,好可爱的说。”

    “看那边,哈哈,那头牛在做什么?”

    “哎呀呀……那两只狗怎么叠在一起……呃!不要看!”

    ……

    云扬一脑门子的黑线好久好久都没下去。

    这可是前往生死约战的赴战之地;可怎地在计灵犀眼里完全变成了游山玩水的甜蜜之旅。

    两人本来出发晚了一天,若是直接化作风云全速赶路的话,这时候早该到了,但是由计灵犀跟着,云扬难得施展全速赶路。

    纵使两人的移动速度远比常人为快,但终究是将近万里的路程,之前沿途馈赠遗泽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现在再加上在路上时不时就要停下来看看风景,看看乐子……

    云扬当初定下的那三天时间期限,嗖的一下去就过去了。而三天期限过去的时候,云扬两人一共才走了还不到一半的路程。

    “虽说是人言为信,人无信则不立,但是对敌人失言也没有什么所谓。”云扬强行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之后,心情竟转为心安理得了,愈发的随兴而为了。

    “反正也赶不上了,反正已经注定是要迟到的了,那索性全盘的顺其自然,愿意咋地就咋地吧!”

    于是乎,云扬与计灵犀两个人竟是行进得越发的慢,关山万里,若是没有相当的速度,那可真的不知道何时能至了。

    这个现状让不知所以的四季楼方面人手几尽崩溃!

    这个时间点,四季楼的所有巅峰高手,都早已经在天玄崖等候。

    自年先生以下为首,端的倾巢而出,规模之盛大,较之前次凌霄醉等四人遇伏尤甚。

    岂不见,这是九尊硕果仅存的云尊亲自约战,当着天下人的面定下了日期,肯定是板上钉钉,绝无疑虑,丝毫也不该有差错的死约会!

    不见不散,不死不休,必须以一方彻底覆灭,或者双方同归于尽坐收,双方绝无转圜余地!

    然而这个胜败分明的标志性决战之日明明已经到来。

    四季楼方面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做得妥当,只等斩杀云扬,便是大功告成,再度彰显四季楼无人可以撼动的事实!

    对于这个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四季楼方面的人手一个个的尽都是自信满满意气风发兴奋激动,以最积极的态度,最快的速度在整个天玄崖布好了控灵大阵;然后就是安静地等对方前来。

    哪知道等一天没来,属于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的攻敌不备没有出现!

    然后等两天还是没来,变中藏变,防不胜防的突袭仍旧没有到来!

    眼看着第三天时间马上就要过去,所有人早都提及最高戒备的十二万分精神注意力,就等云尊来了决一死战。

    显然人家云尊是准备,一是一,二是二,丝毫不打折扣的正日子决战了!

    结果……这约定的时间都已经过了,正主愣是没来!

    这下子可是所有人都有些懵逼了。

    你当着整个天下等人约战,不会将自己说出去的话当成了放屁吧?

    没那道理啊。

    你可是云尊啊,此世最热门的传奇传说神话啊!

    咋能言而无信么?!

    “本座还是相信云尊言而有信的,他一定会来,多半是事有蹊跷,被某些缘故绊住了。”年先生说道:“不妨耐心多等一天,四季楼等得起。”

    然而一天又一天,连续七八天过去……

    众人都等得快发了痔疮,自觉已经等不起了,云尊居然还是没有来!

    然后埋伏在外围的四季楼探子,惊讶的发现东玄驻守铁骨关的部队,在统帅傅报国的率领之下,将天玄崖包围了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

    密密麻麻,便如铜墙铁壁一般,端的水泄不通,密不透风。

    这等保卫密度,休要说是一个人,就算一只蚊子也难得自由进出!

    嗯?!云尊这是想要做什么?打得什么如意算盘?

    四季楼的一干高手们对此表示全然的不理解,

    难不成竟打算是想借助这些军队来围剿我们?

    这可能吗?!

    人力确实有时穷,我们固然不能杀光这些人,但是我们若是一心想走,全身而退的话……你就算是再聚集多十倍的大军,那也拦不住我们啊。

    实在不行咱们飞上天了。

    咱们可是个顶个的会飞啊。

    弑神弓就算霸道,对空射程仍旧是有限的,只要我们不豁尽玩命,你能耐我何?!

    那么,这些个大军是来干嘛的?

    总不会是来这摇旗呐喊,助长威势的吧?!

    对于这个问题,年先生很干脆的直接派人下去问傅报国:“你们来干啥?”

    傅报国说得很光棍:“我们来观战,为云尊助威。确保这一战不会被第三方介入打搅。”

    四季楼方面对于这个答案表示了直接的无语。

    第三方介入打搅?

    这个理由很有道理,也很强大!

    可问题是,现阶段,环顾当今之世,哪里还有人,组织,势力有胆量有能力介入这场世纪之战呢?!

    再说句到家,或者比较不好听的,就算有第三方势力介入,比如森罗庭,比如凌霄醉独孤愁,那也只会是帮助云尊,对于帮助云尊的第三者,你们也针对吗?!

    不要笑死人了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