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一阵懵。

    这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情形?东线大军全员来这凑什么热闹?

    两人迅速走近。

    “参见云尊大人!”哨兵满眼尽是充满了狂热的下跪行礼,声音便如是穿云裂空一般响亮。

    整个大营在这一声之后陷入空前骚乱。

    随即,震天号角声起。

    聚将鼓亦随之响起,不过须臾,傅报国率领着各级军官足足有四百多人,蜂拥而至。

    到了营门前,这四百来人尽数推金山倒玉柱,齐齐翻身下拜:“末将傅报国率领东防四十万将士拜见云尊大人,愿大人武运昌隆,尽灭宵小!”

    “诸位兄弟赶紧请起。”云扬急忙道:“弟兄们为了玉唐,喋血沙场,百战为先;云某何德何能受兄弟们如此大礼,千万不要折煞了云某,赶紧起来,都起来!”

    “只不过……傅帅,你们这是要闹哪出,你们怎么全都来在这里?东线、铁骨关不要了?”云扬口气异常古怪的问道。

    傅报国哈哈一笑,道:“云尊大人请放心,我们此行乃是受陛下之命,前来天玄崖。陛下下了死命令,哪怕东线四十万大军尽数葬身此处,也不允许云尊大人出一点意外,务要护得大人周全!”

    云扬心神震动:“此事当真?”

    傅报国道:“如何不真,否则末将何敢擅自行动,当然,傅某在临行之前,布置下了留守之方略,就算东玄乘隙来犯,也绝无可能在短时间内攻破铁骨关,且东玄新败,我玉唐又挟一统天玄之威势,东玄多半是不敢妄动的。”

    云扬深深叹了口气:“云某感激陛下盛情,铭感五内,不过……此事大可不必。傅帅,此次云某约战四季楼,乃是江湖恩怨范畴,内中更无数的隐秘因缘;云扬并不是说诸位在这里帮不上我的忙,而是……没有必要。”

    傅报国道:“圣旨已下,末将不敢有违,请云尊大人不要为难属下。”

    这话说得端的漂亮,我背负圣旨,你不让我帮你,就是让我抗旨不遵,让我去死,你咋能这样,就算你是云尊,也不能这样!

    明知对方话里话外的真相为何,云扬不禁默然,再看着周遭众人那狂热而坚决的表情,如何不知劝之断然无用,心底更是是有一朕阵的热流涌起,心潮澎湃。

    皇帝居然会下这样的命令,当真是大大的出乎云扬预料之外!

    四十万大军守护玉唐门户铁骨关,位置何其重要;但皇帝居然能做到下了这样决绝的命令;宁可门户不要,宁可国家危险,也要保住自己!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其实是乱命,可是偏偏东线守军全然受命,欣然而来,尽都彰显不惜一死的意志,不可谓不荒谬!

    然而这样的事情落在玉唐神者,九尊智尊,云尊云扬的身上,尽是相得益彰!

    “既然皇命如此,云扬也不再为难傅帅。但仍有一个请求。”

    “云尊大人请讲,傅某尽力而为。”

    “为了避免大战之时有所误伤,还请傅帅下令,所有军队,按照原有阵型,后撤二十里,且在大战爆发之后,若有较大的动静,适时再退至少二十里!”

    傅报国想了想,道:“可以,报国定然伺机而动,绝不白白牺牲。”

    “如此多谢傅帅。”

    “云尊大人务必要多多保重,您乃是玉唐的一片天!”

    随着傅报国传下军令,玉唐东线大军全员开拔后撤,行动整齐划一,丝毫不乱,更在动作之中,异口同声地响动雷鸣一般的呐喊声:“云尊大人必胜!云尊大人必胜!”

    数十万人齐声呼喝,声浪冲天而起,将满天云气也冲得四分五裂,端的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云扬悠悠踏步,亦步亦趋地进入天玄山山门,踏上了那条在梦里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的羊肠小道,触目所及,却觉连山石上的青苔也是那么的熟悉。

    云扬从路边拔了一颗草,放在眼前,这一株草,隐有淡淡的红色纹路,似乎当日兄弟们的鲜血,还没有全然散去,而是融进了这座山上的一草一木。

    “我来了……”云扬轻声道:“这一场恩怨,已经过去了接近三年时光。哥哥们,你们是否已经等得急了么?”

    一个淡淡的声音悠悠的响起:“你的哥哥们有没有等得焦急,需要云尊大人下到黄泉亲身疑问,可是我们,却委实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云扬抬头,看着山间漂浮的运气之中一道虚影,微笑道:“或者是你们已经活得不耐烦了……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云雾之中那道人影淡淡的笑了笑,道:“究竟是谁定下了这一场约战,又是谁活得不耐烦了,大家心里都有数得很,见仁见智,不外如是。”

    云扬哈哈大笑,随即森然说道:“年先生呢?年先生可有来到?”

    云雾中人淡淡的笑了笑:“今日一战至关重要,魁首自然来了,必然会遂云尊大人最后遗愿。”

    云扬悠悠的声音就此缓缓而无从遏制的扩散了出去:“年先生,决战之前,何妨彼此一谈?相信你的心里,也有许多的不解疑惑。无独有偶,我的心里同样许多事情想不明白,想要理清一切。”

    片刻之后。

    山顶上有一个夹杂着淡淡笑意清雅声音徐徐响起:“固之所愿不敢请尔。云尊大人有雅兴,本座自当奉陪,请置山顶一谈如何?”

    那清雅的声音顿了一顿又道:“此山山顶另有一座九尊府,想来云尊大人不会忘记。咱们就在那里一谈,也让九尊英灵共听一切的事情始末。如此,无论阳世阴间,大家都能明白真相,走得无憾,留的无惑,岂不是好。”

    云扬眼中射出深刻的恨意,道:“好得很,我也正有此意,就此说定。”

    说罢便即拾阶而上,意态悠然,丝毫不见烟火气息。

    跟在云扬身边的计灵犀,这一刻,却早已经提聚起来了毕生修为,强悍到足以睥睨当世的浩瀚气势,在山林间来回回荡。

    以她今时今日的强横修为,浑厚神识,早已清晰地感觉出来,在这小小的山顶上,足足埋伏了二十余位超级高手!

    每一位,赫然都有与凌霄醉独孤愁相仿的级数!

    这样的阵容,简直就是恐怖!

    云扬的敌人都是一帮什么人啊,怎么这么强!

    就这么上得山去,且不是自陷罗网,自投死地,侥幸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