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二十章 路到尽头无虚言
    “云尊大人这番解惑让我茅塞顿开,然而却犹以这个生死之交说得更获我心。”

    年先生微笑着:“既然是生死之交,今日合该一分生死,了断这场气数之争。既然如此,云尊大人又何妨再将九尊府的秘密多说一些。本座纵横一生,自问见多识广,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异事情。”

    云扬露出一个充满讥诮的笑容,道:“九尊府的秘密,只属于九尊;更直白一点真相我刚才已经提到,唯有九尊独擅的特异功法,才可以催动九尊府内藏的秘密。而九尊的功法,除了我等九个人之外,此举再无人拥有,是故所谓九尊府的秘密,年先生纵知亦是无益,反而更添困扰而已,造化玄奇,原本就有太多太多超出个人认知,何谓强求,尤其是……现在九尊府已经消失了!”

    年先生脸色首度有变,诧异道:“消失了?难道不是被云尊大人以秘法隐蔽,不显人前吗?”

    云扬微笑了一下,道:“我知道年先生一直对九尊府有觊觎之心。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些。”

    年先生出神的说道:“太晚了么?”

    云扬肯定的说道:“确实是太晚了,九尊府的天命已经告一段落,此等神物本就不该常驻红尘,不是吗?!再者……你我道不同。”

    年先生笑了笑,喃喃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云扬道:“九尊府的秘密,大抵便是如此了,再多的,知亦无益,徒然扰心。”

    年先生眼中露出冷意,淡淡道:“不管怎么说,今日本尊终究是解开了横亘在心中已久的莫大疑团,总要多谢云尊大人一声,九尊令,呵呵,好一个九尊令。”

    云扬端起茶,喝了一口,淡淡道:“茶很不错。”

    年先生沉默了一下,悠悠道:“只可惜,这茶已经凉了。”

    云扬冷冷的笑了笑,道:“话已尽,茶已凉,人算不如天算,天意总是弄人。”

    年先生微笑起来:“云尊大人当日主动提出这一场约战,窃以为当该是自信满满,怎地在此却言天意云云。如今局势如斯,几可定论,云尊大人只得两个人来赴这生死之约,却不知道是盲目迷信天意,还是太过小觑我们四季楼了呢!”

    云扬眼帘半阖,道:“年先生若非笃信天算,何必困囚顾茶凉多年?!当日天玄崖一役,未能尽灭我等九尊,天意谁属早已昭然,此番红尘事了,是非恩怨从头分说,该然而已。”

    年先生淡然道:“从见面开始我便很明白云尊大人的意思,现在更是如此。云尊大人果然是为国为民,当世第一的英雄豪杰,所谓侠之大者,不过如此!”

    “只可惜,九尊茶……从此世间尽矣!”

    年先生怅怅叹息一声:“九尊,也要从此在这世上不复存在,同样的可惜啊!”

    他背负双手,施施然往外走去,悠悠的说道:“云尊,如今在这天悬崖上,有四季楼所有顶级精锐;共计神骨传承者十二人,四季楼十二月份的兄弟,此外还有……春夏秋冬四季使者;还有,就是我,四季之首的年!”

    “这里的二十九人,便是四季楼的巅峰战力,亦是最终之力。”

    “换言之,你若有本事将我等二十九个人尽数杀死在这里,那么从此之后,天玄大陆也就再不会有四季楼这个组织了!”

    年先生已经走到了门口。

    云扬静静地问道:“仅止于天玄大陆不会再有四季楼吗?!那你的意思是否是说……在其他地方,还有其他的四季楼?”

    年先生轻轻地笑了:“也许有,也许,就真的没有了。玄黄界……亦是我不曾涉足的地界!”

    云扬不言。

    年先生的身子在门口云雾飘散一般消失了:“亘古以降,一年四季便恒久存在,岂是偶然出现的所谓九尊可以媲美的,云尊,专心备战吧。半个时辰之后,彼此生死一决,了断夙怨!”

    “这一战,我没有把握;不过相信你云尊大人,也不会有绝对的把握。不过,到了最终解决的时候,不管是你魂走九幽也好,还是我身死道消也罢,彼此都不会有什么遗憾。”

    “若你砍下我的头,希望你敬我一杯,告诉我你未说出的秘密。若是我摘下你的脑袋……我也会敬你一杯。”

    声音消失。

    那摆在房中的,无暇美玉制作的茶桌茶壶茶杯,年先生就那么抛之不顾,弃若敝屣了。

    ……

    在两人交流过程中,计灵犀一直都没有开口出声,直到此刻,看到年先生出去,云扬坐在那边沉默着,不由说道:“这位年先生,若是就这么看来……倒也不愧为江湖中的一位霸主级人物,不说做事好坏,只是看此等气度风采,已经不愧是此世绝顶。”

    云扬沉沉道:“所有能够在江湖中拨弄风云的,又有哪一个不是绝世之人杰?四季楼雄霸天玄江湖,名垂天下数万年岁月,自然更加的人才辈出。年先生若不是惊才绝艳,怎么有资格领袖四季楼?”

    “说到底,不过就是立场不同所导致的恩怨仇恨而已,然而命运使然,却仍是一个无解的话题。现在情况显见,年先生与四季楼必须要将我杀死,才能够彻底占据天神墓地,进而成就天神之位,无上伟业;反观我,也势必要将四季楼连根拔起,为我的八个哥哥报仇雪恨!”

    “年先生今天说的话,没有半句话是假话。”计灵犀道:“这一点,我一直都有用冰心诀运使他心通在监控,确认无疑。”

    云扬沉默地说道:“不出意料,份属该然,今天一战本就是生死一诀,所谓的谎言在这等时刻,已经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

    “再勉强以话术周旋,倒不如诚心以对,尊重自己的这个对手。也尊重自己的生死。此时此刻,他不会说谎。”

    “半个时辰之后,要怎么打法,你有腹案吗,对方人多势众,可不是假的!”计灵犀有些担心地问道。

    云扬笑了笑:“莫说只得二十九人,就算再多又如何?打到最后一个人倒下就好。我之所以提议,年先生之所以答应,便是一种最纯粹的江湖态度,解决彼此恩怨啊。”

    “此次决战,就是要完全采用江湖方式来解决。”

    “所谓最纯粹的江湖方式不外就是……战斗,与生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