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决战天玄崖(9)
    四周的浓雾,氤氲而起。两人虽然手牵着手,但是,居然已经看不到对方的脸!

    “浓雾又在增加。最少是增加了三倍以上。”

    云扬呸的一声吐出去满口的沙子,道:“对方显然是在加固阵势,令浓雾更加浓密。由此可以推论……或许整个天玄崖都已经笼罩在迷魂阵的范畴之内!”

    计灵犀满头满脸也都是尘沙,浑身上下脏兮兮的,那一袭白衣几乎都看不出本色了,很是不满的说道:“这位年先生也算是江湖翘楚,一代豪雄,怎地一味使用这等不入流的手段。真是让人不齿。”

    “江湖决战,哪有这样的?!”计灵犀很是不屑。

    云扬笑了笑,道:“你这论调可是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年先生所用的才是真正的江湖豪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并不在意传言名声,只求胜利的应敌手段……呵呵,那些坚守原则,恪守规矩的江湖大侠,是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里生存下去的。”

    “你怎不想想,如果不是我们各有超愈常理的盘外招,我的天意之刃锋锐无匹无可争锋,你的护身红光更是唯恐对方不打,他们又何必使用这种战术,直接联手合围,将我们彻底抹杀了岂不是更加干脆?!”

    “你以为我们识破了他们的计谋,便认为对方会因为羞愧或者心虚而改变战法?这其实就是没有经过生死搏杀的儒生们才会有的天真想法,端的不值一笑。”

    “即便是书生,只要其上过战场的就不会再这么想问题。”

    云扬看着计灵犀,道;“灵犀,或许以后,会有时间我们不会在一起,但是今天的事情,这点经历,你一定要记住,不可或忘。”

    “记得,这才是江湖!”

    计灵犀怔怔的看着他,道:“你……你明知道对方不会改变主意,但还是要陪着我揭破他们的图谋,究其根本其实为了让我明白这个道理?”

    云扬一扬手,天意之刀将一块迎面而来大石头赫然劈碎,笑道:“也不仅仅是如此,我也另有用意。不过,我更需要你牢牢记住一句话:在江湖上,在生死面前,所有的一切,在绝大多数人看来都可以不顾!”

    “所有到了这等层次的江湖人,早不知道已经趟过了多少生死河,曾经踏过多少阴阳界,一旦触及根本利益,他们便不会顾忌所谓江湖规矩,所谓脸面名声,在根本利益之前,不值一提。若是有一天,你遇到有人在生死关头还在顾忌这个那个的……那么你就要记住,此人必会有更深的图谋,能不与之结交就不要与之结交!这样的人,难为知己难为敌!”

    “在江湖上立身保命从来都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在这样的环境里能够成就霸业,稳坐一方之雄,更加不是这么简单。”

    计灵犀妙目脉脉的注视着云扬,良久,柔声道:“我记住了,永不敢或忘。”

    他是在担心,担心万一有一天他不在我身边,我会被人骗了……

    想到这一点,计灵犀虽然是身在这等严苛的战斗环境里,芳心却不由自主的悄然一甜,一时间满心的柔情蜜意,陶醉半晌。

    在芳心可可之中,四周翻飞的如同暴雨一般的碎石,似乎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白衣染污又如何,现在的环境,正是我俩并肩作战,再无第三者涉入的妙境,我心快意!

    这样的战斗,不断地在进行。

    枯燥,但却是危险至极。

    轰隆隆的声音连续持续了三天三夜,始终不绝于耳!

    似乎每一时每一刻都在上演天崩地裂,天塌地陷,天翻地覆。

    远远地在百里之外驻扎的傅报国等人无不感觉着脚下的不断震动,相顾骇然,惊心动魄。

    明明已经隔着这么远,仅仅只是承受冲击余波,以自己等人的修为,居然仍有站不住的感觉。那么在战斗中心的云尊等人,又该承受何等的强横冲击!

    更恐怖的是,这一战怎么会打得这么久的时间?

    前后已经历时三昼夜,居然还是没有停歇的迹象!中间甚至没有丝毫的停顿!

    似乎,正在战斗之中的这些人,根本不需要休息!

    “不愧是江湖高手,传奇神话,只是这份耐力,就已经足够让我们刮目相看了。”

    ……

    天玄崖上,云扬气喘咻咻,疲态尽显,而另一边的年先生等人却也同样的不好受。包括年先生自己在内,四季楼现存的二十位高手个个都是汗流浃背,气力不佳!

    显而易见,云扬与计灵犀两人的坚韧程度远远的超过了年先生等人的预算。

    “呼哧呼哧……”冬天使者喘着粗气,如同要将自己的肝肠都要吐出来一般,满脸遍布青紫,周身玄气流溢,隐隐呈现紊乱之相:“再这样持续下去……只怕那云尊没有被我们拖死,反倒是我们要先走一步了……起码我是感觉坚持不下去了,现在……一颗心,都似乎要从嘴里被喘出来,我之功体已渐崩溃,若不尽速压制调息,随时可能气散功消,身死道消……”

    其他数人伸着舌头,连话也说不出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表示赞同的猛点头。

    其实何止他们气空力尽,包括年先生自己在内也是满脸青紫,力不从心,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现在是谁在组织……进攻?”

    “是……夏天和秋天在勉力支持……呼呼……不过,估计他们也坚持不了多久,弟兄们可都累惨了,长时间维持这种最极端的消耗模式,呼呼……任谁也难以持久。”

    “但……云尊那边肯定更难受!”

    年先生呼呼喘气:“我们人力远在对方之上,偶尔有喘息回气的余地,他们两人可是从头到尾全程没有半分休息的机会!就算是铁人,现在也该当拖垮了。”

    “所以现在……不过就是大家在比拼各自的意志力,看谁能够坚持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年先生的呼吸逐渐的平稳了一些,双目如电:“我绝不信云尊能够比我们这么多人坚持得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