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决战天玄崖(11)
    须知四季楼方面的掷石攻势,每一次出动,都是将全身玄气尽数豁出去的运使;连续几十次之后才会被轮换下来,得到极短暂的回气时间……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简直跟没有停顿无甚诧异。

    我们也是人,不是铁打的好么。

    只是那么一点点短暂的回气时间,又有什么用。

    包括那几位身具神骨的,也都累得如同死狗一般,再难以为继。

    “这不是在决战,这分明是在做苦力,还不如引刀一快来得痛快!”众人一阵哀叹。

    “那云扬怎地如此变态……纵然再有韧性,可也是血肉之躯。我们都是出生入死多少次的人,遭遇这样的超强度输出,仍旧感觉承受不了,难以负荷……”

    “那云扬是怎么承受下来的?他可是我们的十倍之累啊!”

    “难道我们的意志力,当真比别人差这么多?”

    所有人的心里,都生起了这样的疑惑。

    如此形式的战斗,平生第一次,但是如此怪异的事情,却也是生平第一次遇到啊。

    大抵,这次天玄崖决战,己方碰到的怪异事情竟是一个接着一个,陆续有来,真是太他么的酸爽了!

    年先生作为一个明眼人、聪明人、智者,显然也早已在怀疑眼前的一切。

    “战术应该无误,却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倒有诈?”

    年先生是什么人,四季楼是什么组织,整个天玄大陆最大的势力组织,身家丰厚得常人难以想象,拥有极多的灵丹妙药,救命回元之宝乃是情理中事,可是在当前这种强度的攻击下,年先生等人却也远远地跟不上自身元气消耗回复速度,否则何至于境况如斯,惨淡至极。

    可年先生偏偏就有着一种感觉:云扬就这么跟自己等二十个人一味持续对耗下去,可以消耗到地老天荒,可以消耗到此世尽头!

    怎么会这样?

    这完全没有理由啊!

    这云尊从哪里取得这样的资源,若是当真有这样的资源,九尊彼时又岂会被四季楼压制得那么惨,这完全不和逻辑,又或者说是没有逻辑可言!

    “七月!你连续猛攻三下,便即退下休息片刻,尽速回气!”

    “是!”

    “其他人掩护,正常进攻就好!”

    年先生眼中闪着复杂的光芒。

    若是……你真的有后手,也值得我拿一条命去换取这个真相……

    若是你没有……只是在强撑……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

    七月整个人闪电掠出,先是两口份量极重的玄铁飞刀以破石开碑之势悍然发出,随即又自身后抓出一柄数百斤重的方天画戟,一飘身,飙升至高空,轰然一声,直直地砸了下去!

    这一击,却远远凌驾之前的所有攻势,大有挟泰山而超北海之势,沛然莫御,难以抗御!

    云扬刀尖一挑,先是将萦绕在身遭的十几枚暗器悉数震飞出去,随即注沛然玄气于天意之刃内,嗡的一声轻响之余,竟是以举火燎天之式,硬接宛如陨星飞坠的方天画戟。

    当!

    刀戟悍然交接之瞬,但见云扬的身子恍如不堪重负地乍然下沉,对方这一击所运使方天画戟实在是太过沉重,即便云扬早有提防于心,丝毫未曾怠慢,却仍旧吃力万分。

    不意这份沉重犹有蹊跷,竟然是持续加持的。

    难道对方不是一触即走?而是……终于改变了战法?

    云扬在接触瞬间便感觉到了不对劲,刀锋急疾一收,身子一个疾旋,整个人已然化作了一道旋转长虹。

    此举却非是以超速身法回避敌袭,因为云扬手中的天意之刃,同步暴涨至数丈长短,如长矛一般长驱直入,反扑迅捷到了极点。!

    七月方天画戟当头一击,与云扬硬拼一记,虽然犹觉浑身上下如同过了一遍雷电的难受,但通体以北地稀有寒铁精铸的浑铁方天戟却并未毁于此次硬拼,一震之下,翻飞而起。

    七月见机得益,再度勉力压榨自身极限玄气,整个人随着飞起之势,逆势回落,方天画戟又再度狠狠地砸落,再袭云扬。

    对付这样的神兵利器,不能用巧袭杀,那么以力取胜就是不二选择!

    依照常理而言,七月的时机掌控选择把握尽都堪称完美,换了其他任何人也难以做得比他更好,可是今天,此役,却就是一个大违常理,与众不同的日子!

    但见一口巨型长刀,突兀而现,惊天飞鸿一般的高速掠起。

    前后就只得弹指瞬间的间隔,那长刀已经近在咫尺,悍然逼命!

    怎么这么快!?

    七月登时感到浑身上下遍体冰凉,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方天画戟仍旧以原势而去,却是转为最稳固的格挡,有之前硬撼一击不毁的战绩,纵然长刀变形,最终战果也不会差得太远吧?!

    七月心下暗暗祈祷道。

    然而下一刻,七月的面前,他的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片森罗地狱,真实不虚,凝然眼前。

    似乎是传说中的十八重阴曹地狱尽数眼前显现,昭然若揭。

    又是一个刹那弹指,七月的神识不复清明,只觉恍惚懵懂,朦胧间,只感觉自己这一生之中所杀死的所有敌人,似乎都在这一刻尽数集中在了这里。

    无数的冤魂厉鬼,充斥满眼,齐齐冲到自己面前,向着自己索命勾魂!

    他情不自禁的一声惊呼,然而胸前却已经感受到了刀锋森寒,寒光罩身袭来。

    云扬看起来明明已经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了,动作更加不复初时,现在却又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惊人速度?

    这不对啊!

    七月已经来不及想更多,当前杀机临头已是定局;本能的疾退而走,保命为先。

    而他这一退的势头,最少也得有数十丈的架势。

    只可惜他刚开始退,才开始动作,面前已经多了一道身影拦截,依稀可见的乃是一抹令人心寒的紫色,瑰丽却充满死肃。

    七月惊骇欲绝的大叫一声,显然意欲求救。

    只可惜那已经是奢求,对方根本就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影子再闪,彼此已经近在咫尺,七月眼中已经接触到了云扬那充满了残酷的眼神。

    在之后,他就只剩下胸口一阵冰凉的感觉,似乎有一根冰块,突然捅到了他的心脏里,这一刻的感觉,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爽快,很有点解脱到底的味道……

    下一刻,貌似脖子位置也有相同的凉意传来。

    素来稳定的双手乍然间就失去了所有力量。

    与天意之刃硬撼一击而不毁的兵中上品浑铁方天戟就此脱手而落,掉落尘埃。

    七月的眼神所及的的最后景象,只余下……下面似是突然多出来一具没有了脑袋的尸体。此刻他的思想已经一片混沌,茫然思之:“这是谁的身子?……怎么没有了头……”

    然后就是一切都不知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