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决战天玄崖(18)
    天唐城之中,自己的亲朋故交,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他若是于此役得脱,之后一意报复的话,将跟自己相关的所有人都杀的干干净净,也不会有任何侥幸!

    更有甚者,也许整个玉唐帝国都会在此人的反噬之下,土崩瓦解分崩离析!

    云扬从来不曾否认过年先生所拥有的智慧实力,尽都是上上之乘,当世一人!

    或者,相比较于凌霄醉独孤绝前后两代天下第一高手,年先生才是更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高手,实至名归!

    “既然云尊大人一开始打的就是斩草除根的主意,此刻又何必问我战与不战,岂非多此一问?”

    年先生眼中射出深沉的恨意:“而对我来说,就算云尊大人此刻肯罢手休战,化干戈为玉帛,那也是绝无可能的!”

    他伸手一指,切齿道:“云尊的兄弟血仇常萦心间,然而今日,我们四季楼兄弟的尸骨却还都在这里暴尸荒野!他们的血还未干,他们的眼睛,还在看着我!”

    “此仇不报,我有什么脸面继续统领四季楼!”

    云扬淡淡道:“但你现在过来,真意却又是想要做什么?下战书?或者是,特意来告诉我这番话?”

    “江湖搏杀,你死我活,此乃天经地义之事,向来无可厚非。力不如人而被杀,更是江湖客的最终归宿。亦没有什么好说的。”

    年先生道:“不过,这么多年的兄弟相守……”

    他顿了一顿,声音多少有些哽咽,但随即强行克制下来,仰起脸,看着天空,悠悠道:“几度春秋,几番风雨,回思经年,这些兄弟,与我相处最少的,都已经有一千二百年……”

    “其中,四季使者,与我初初相识……更是在三千多年之前……”

    “如今,他们战死了,但是我还活着。或许过不了多久,我也会死去,但是……只要四季楼还有人活着,便决不允许自己的兄弟就这么凄凄惨惨的暴尸荒野!”

    云扬恍然道:“你是特意前来,为他们收尸?让他们死而安稳?”

    年先生阴沉沉的说道:“就是如此。大家兄弟一场,我怎地也要为他们收尸;此外,吾还要将神骨收回!”

    “神骨……”云扬皱眉沉思,一个念头忽而泛上心头。

    年先生低沉的说道:“我会尽速为他们入土为安,明日凌晨,你我决一死战,彻底终结此役!”他凄凉地笑了笑:“本座觉得,云尊大人不会吝惜不给这么点时间吧?”

    云扬淡淡的说道:“今日尚有你为他们入土为安,却不知来日若是你死在这里,又有谁来为你入土为安?”

    年先生笑了笑,道:“我相信云尊大人,是不会让本座暴尸荒野的。”

    云扬沉默了一下。

    但从理智上面来说,他直觉不能让年先生将这些尸体收回去,一种源自修者危机本能提醒他,此举将会使自己陷入危险,险恶异常。

    但是,年先生这个请求,提得光明正大,合情合理,难以拒绝。

    纵然是两军交战,不死不休,然而对方将士的尸体,也要留出空隙,让对方好好收拾的!

    死者为大,入土为安,乃是亘古以降的人之常情,以是此世公认的基本准则!

    计灵犀大是不解地看着陷入沉默的云扬。

    在她看来,此事又有什么所谓,敌人要求在决战之前,收殓之前战死者尸体,这本就是很合理的事情,毕竟几千年的情谊摆着。

    云扬为何要犹豫,他从来也不是一个绝情寡意的人啊。

    云扬沉默了片刻,道:“先生的这个请求,合情合理,在生死大战之前,先为死去的弟兄完成后事,也让云某佩服,不过就先生的要求,云某也提一个条件。”

    年先生眼中神光变幻了一下,道:“敢问是什么条件?”

    云扬缓缓地说道:“死者身上的神骨,我想要留下几块,想必年先生也是不会介意的。”

    年先生霍然抬头,看着云扬,一双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云尊大人的条件,于常理而言,乃为合理,他们丧命在云尊之手,所有遗物都该为云尊战利品,无可厚非,可是……神骨入驻肉身,非是单纯嵌入,而是全然的血肉相连,若是任由云尊留下几块,又与亵渎死者尸身何异?”

    “再者,这神骨乃是我们四季楼独有之物,与云尊大人您该当不会有什么任何关系,云尊大人何谓强人所难?”

    云扬道:“云某此说不过是有些好奇,不过就是想要看看这神骨,到底有什么玄奥稀罕。刚才大战完毕,尸体早已陈尸在旁,云某居然忘记了收取,不知该说是失误,还是天意。”

    他这么说乃是清楚地告诉年先生:其实我若是真想要,刚才你没来之前,我早已经全部收起来了。

    年先生沉默了一下,道:“云尊大人若是执意收取,那就请大人自己动手去收取几块好了,现在先放在你这里,待得明日战后,年某不幸败亡,本楼的所有神骨,全都是你的。”

    “反之,若是明日一战,最终陨落的乃是云尊大人,那本楼的物事终归还将要物归原主。”

    云扬微笑道:“年先生倒是豁达,本尊又再多佩服你一分。”

    云扬的条件提出来了,年先生也答应了,可以说,虽然不知道年先生此次收埋动作的真意为何,至少在干扰方面云扬成功做到了,年先生难得全功。

    但云扬只要一想到自己等下从人的尸体上将那什么神骨取出来,心里便觉得不得劲儿,腻歪至极。

    诚如年先生所言,这和亵渎死者又有什么不同?

    岂是一句立场分歧,战利品云云的说法可以遮掩的!

    或许四季楼可以毫无负担的做出这等事,但此刻轮到云扬却是说什么也做不出来。

    大抵这就是英雄与枭雄之间的差异!

    年先生并不怠慢,开始着手收集尸体,将一具具尸体逐一往空间戒指里装取;显然,所谓的入土为安,年先生并不打算就在这里入土为安,而是要另寻一个地方,妥善安置。

    当然,在安置之前肯定要将诸人身上的神骨全数收回,这是此次动作的另一个重点,而这点年先生了然,云扬亦是了然!

    本来天玄崖顶正值浓雾弥漫,纵然神识搜索也难建功,云扬犹以为年先生收取四季楼众人尸身得花上一番功夫,不想年先生三下五除二便将死者尸身尽数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