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决战天玄崖(23)
    “一切尽皆是无奈。怎么也没想到事态竟会失控至此,搞得如此狼狈,这番动作本应该在神坛之前祭祀进行,期间服用药物疗伤回元,再服用禁忌之水,消除排斥……还有那十二种异常难得灵药为辅,还要有强大的高手护法,最少十二人持续输入玄气……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行险为之,凭我一己之力完成。”

    “眼下什么都顾不得了,不同的神骨接入一个人的身上所引发反噬,会让一个人永远的成为孤魂野鬼,一旦死去,将永生不入轮回的恐怖反噬,全都由我一人担起……”

    “不要指责我对不起你们……此刻我承受的痛苦,远远比你们引刀成快一死了之要大得多。我的牺牲,也要比你们想象的为多。”

    “说到底……终究是我再无选择,不走这一步,就是只能眼睁睁的一败涂地,满盘皆输。”

    年先生眼中闪烁着幽幽的光,又是一刀,这次剖开的乃是他的大腿,依样画葫芦的剔骨易骨,如是往复,几无间歇停顿。

    火光熊熊,四季楼等人的尸体在火光中慢慢消失,无数的尸体被烧得痉挛着,扭曲着,再不复人形,彻底被火焰吞噬,再不复存……

    火光明明灭灭,似乎冥冥中有一双双眼睛,在看着年先生。

    说不出是怒是恨。

    火光映照之下,年先生早已经是浑身是血,却仍自一刀一刀地割在自己身上,一块一块的将自己身上的骨头挖出来,又将一块一块的神骨嵌入自己身体。

    他的脸色越来越白。

    失血过多令到他原本就不在状态的身体愈发虚弱起来。

    然而他的目光,却反而是越来越凶戾,神情也是越来越狰狞……

    ……

    清晨。

    云扬与计灵犀并肩而出,脸色尽都凝重异常。

    “今日一战,年先生还有那几个季节使者全部都交给我。”云扬缓缓道:“你负责挡住其他的几个人,待得了结他们之后,再来支援我,此役我们必胜。”

    计灵犀缓缓点头:“好。放心吧,就算我那边无法速胜,我至少能保证他们一个都过不去的。”

    “今日一战,了恩怨,了红尘!”

    ……

    一片谧静之中,浓雾如同实质一般飘来飘去,几乎触手可及。

    年先生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立身在了九尊庙前。

    他仍旧一如从前的一身青衣,但脸色苍白异常,眼中神色,更好似是饿急了的狼一般。说不出的狰狞嗜血,再不复之前所见的泱泱大度,雍容气派。

    云扬问道:“怎地只得你一个人来了?你那些手下呢?”

    年先生阴森森的说道:“他们都去到下面等你,我不会让他们久等的。”

    云扬眯起了眼睛,讥诮的说道:“果然如此,还真与我猜测的一样,年先生,四季楼主,果然够狠,果然够毒,所谓枭雄,不外如是。”

    年先生眼中鬼火一闪:“怎么?”

    “昨天你来收回尸骨的时候,我就猜测你应该是想要将所有神骨集中起来。然后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将神骨威能发挥最大极限,这才能够与我俩对抗。”

    云扬冷淡的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出你有什么其他的手段可以扭转败局。”

    “此时此刻,事实证明我的猜测完全正确,年先生,四季楼现在可算是全数毁在了你的手上!”云扬讥讽的抬起眼睛:“从一开始你送人给我杀,到现在,你自己杀尽所有手下……四季楼,终于不复存在了。而我的最大目的,总算是达成了。”

    “心愿达成么,若然你今天死了,算是死而无憾吗?。”年先生负手而立,满眼尽是恶意地注目于云扬。

    “死而无憾的感觉只对败者有意义,向来跟我无涉。”云扬温文尔雅的笑了笑。

    “决战之前,我想知道,你既然明知道我收集神骨的真实目的,为什么还要送给我那四块神骨?”年先生奇怪的问道。

    这是他心中最不解的地方。

    即便云扬勘破自己真意,欲借自己之手杀除其他人,但根本无须给出那四块神骨,甚至连那三具尸体都不需要拒绝,因为无论如何,自己仍旧会把那几个侥幸生还者杀死,取得他们身上的神骨,攫取最强战力,应付最终之战。

    “因为我怕你收集的不完整。”云扬微笑着:“若是收集得不完整,我怕你就不会启动计划。虽然这个机会不大,但我从来不赌注万一,万一你当真不启动这个计划,我当真不确定四季楼是否还剩下人,还剩下多少人。”

    “但只要你启动了这个计划,一旦这么做了。那么,你的手下都会被你自己杀死。我甚至连操心都不用操心!”

    “因为你自己必然会赶尽杀绝。”

    “这么算下来,我给出那四块神骨,促成此局,确定此局,显然物超所值!”

    云扬淡淡的笑:“当然了,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我神功大成,抱着见猎心喜的想法也想要看一看你们四季楼最大的反扑手段。”

    “若是不让你在最后一战的时候施展出来,我觉得,你会非常的……不甘心,死而犹憾!”

    云扬笑了笑:“作为我最想杀死的对手,我很乐意给你杀死自己所有手下,灭绝四季楼衣钵传承的机会,促成此局!”

    年先生冷冷的笑了笑:“云扬,你知道么,我曾经听说过,某人如何的自掘坟墓,江湖上那些反面教材,我一直以为是捏造的,不过就是话本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之上的以讹传讹;世界上哪有这么蠢的上位者?”

    “然而今天我相信那些都是真的了,因为,我面前就站着这么一个,一个号称智尊的上智之人。”

    “以计谋扬名天下的智尊,骨子里竟然也不过就是一个自以为是,坐井观天之辈!”

    年先生冰冷的微笑,残酷的说道:“现在,我很高兴,因为将为江湖留下一个这样的传说,这样子留名江湖决战史,端的与有荣焉,倍感荣宠。”

    云扬同样笑的很得意,很有成就感:“你问了我一个问题,我现在也想问年先生你一个问题,

    请问,昨夜亲手一个个杀死自己数千年的兄弟,感觉如何?而之后亲手将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割开,将自己的骨头一块块的挖出来,那感觉又是如何,可爽到了吗?”

    <还有,会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