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长啸的音量初时并不很高,仅止于悠悠的传播出去,但随即便扶摇而上九天,片刻之后,便在半空中轰轰雷震一般的暴烈响动。

    一时间,天际轰然越来越响,顷刻之间便已经是震耳欲聋。

    再过片刻,更如是山呼海啸,天崩地裂,方圆千里金雷震,任何人也再难泰然处之。

    如此一刻钟之后,啸声始终不见减弱,反而越发雄壮,越来越显暴烈浩荡。

    这会的七座山峰上空,早已经是风云动荡,惊雷闪闪,霹雳横空。

    狂风呼啸掠境过处,早已将七座山峰无数的参天大树,尽数刮得俯首朝拜!

    这一啸之威,竟致如斯,直有惊天动地之威,覆地翻天之势!

    乍然,一声巨响之余,七峰环抱的七星湖湖水应声激荡翻卷而起,直冲天空数百丈!

    沛然水势升空至极高处,终于力竭,然后在空中微微一顿之后,轰然落下。

    轰隆!

    数以万吨计的湖水重重砸在七星湖水面,整个湖的湖水即时倒灌而出,向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出!

    然而动静至此,此地众多修者仍旧全无动作,端的沉得住气!

    云扬并不气馁,却是再次加力,啸声更见雄壮高昂!

    啸声威势再涨,有如灌脑魔音一般,以择原广被无所不至的方式强势冲向七星山。

    七峰之上的所有花草植被,因啸声之冲击,直上半空。

    无数的山顶碎石,也因之纷纷颤动,高山滚鼓一般轰隆滚下。

    终于,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人惊呼的声音。

    无数的乱石崩飞之中,有十几道人影纵身而出,满脸痛苦的向着这边急速飞掠而来。

    其中更有人满脸扭曲的大喊:“别再吼了啊……”

    只可惜那声音未及远传便已经立即被狂风与长啸声冲击得变成了满天飞丝,全不可闻,听也听不到了。

    但既然有人出来,云扬自然也就达到了目的,微微一笑,立即收声。

    收声之瞬,整片天地之间,再见音波激昂动荡,重归一片寂然!

    然而承受音波冲击的七星山兀自余波未消,山峰仍旧在颤栗,湖水在波澜起伏,天空中风云也在动荡不已。

    一片凌乱之中,数道人影,如飞而来。

    几个人都显得很狼狈,眼神中更显惊惧惶恐之色。

    云扬一啸之威,天地动容,风云变色,他们虽然修为高强,但仍旧承受不了这等无所不至,无坚不摧,催魂钻脑的魔音,只能出来求饶。

    此际,此间修者每个人的心中都是满满的忐忑不安。

    这是什么人来了,怎地如此霸道?

    尤其是那份修为,简直就不响此世修者所能够拥有的级数。

    他们猜的没错。

    云扬现在的修为,确实早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的极峰!

    “敢问尊驾是谁?为何……为何在此……这个……”

    在此境隐修的十二名修者齐齐站在了云扬面前,纷纷用又惊又诧的眼神看着面前两人。

    这一男一女,也实在是太年轻了一些,怎么也不像是那几个传说中的前辈高人啊……

    在天玄大陆这种拳头大才是道理大的世界,纵然是高深修行者,一旦遭遇更强的修者登门寻衅,所谓高人风度便会锐灭,心境稍逊者更会如这些人一般,大大的失态,倒非是他们太过不济,实在是因为……云扬太强了!

    云扬抱抱拳,态度异常谦和,似乎甚至是有些歉意的说道:“外地人初来咋到,不知道这七星山的奥秘,出于无奈之下的妄动,籍此邀请大家出来一会,此举无疑打搅了诸位清修,还请多多见谅才是。”

    众人青白着脸连道无妨无妨,心下却道:你这样霸道的邀请,我们怎么可能不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被直接震死了……

    有这等绝对的实力在身,拳头大就是道理大的至理,乃是此世铁则,我们明白的!

    您……实在是不用这么虚伪的道歉的。

    就算您演技好,表现的很诚恳,可我们不会相信的,但不会影响我们会表现得很相信!

    “敢问诸位,这七星湖到底藏有什么奥妙,我之前百般搜索,却全无所获所在?”

    云扬和蔼可亲的问道。

    十二人闻言之下,脸色同时黑了!

    这七星湖奥妙所在,乃是我们这些人在这里练功的根本,岂能轻易的告诉你?你一来问的第一个问题,居然就是要刨我们的根。

    虽然你修为高强是很了不起,可常言道,断人财路有如杀人父母,断人修途更甚不共戴天,不知道吗?

    “这个……”众人尽都显得有所犹疑,虽然忌惮云扬的高深修为,但云扬的问题已经涉及自身修行根本,一时间竟是难有决断。

    云扬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诸位不理红尘事,隐居在这七星湖,本是个人自由,其他人并无立场置喙。然而这七星湖位处玉唐帝国境内,便是玉唐国土,自然也是玉唐子民,之前天下纷乱,玉唐一度岌岌可危,面临如斯亡国灭种之险,各位得益于玉唐,却视这国破家亡之险于无物,坐观玉唐子民生灵涂炭忍心不理;此可算是重罪一条么?!”

    其中几人听了云扬这番话,面有惭色泛起,然而更多人的眼神中却尽是不以为然之色。

    毕竟对于高深修行者而言,俗世争端向来不在其眼中,云扬之言固然成理,当更多的不过是强者的欲加之罪!

    “本座总揽天下,若是将你们几人就这么斩首,却也说不过去。”云扬淡淡的说道。

    终于有人一声冷笑:“总揽天下?你以为你是谁?”

    云扬眼中寒光一闪,逼视着说话的这个人,冷冷道:“你道本座是谁?!本座血战天下,出生入死,向来战斗在第一线,历经千百战,而得到现在玉唐的局面……本座,便是玉唐九尊之云尊!”

    玉唐九尊之云尊!

    十二人同时脸上变色。

    他们就算是避世不出,却也知道玉唐九尊,智尊云尊的盖世威名!

    若是别人来,倒也罢了。

    自己等人总有话说,单只高深修行者不该介入世俗纷争一说,便可立论。

    但是,面对云尊,面对云尊为玉唐立下的赫赫功劳,十二个人每一个人都是无言以对。

    就以云尊贡献而论,对他们这几个在国战之中没有任何出力的人当场斩杀,断断不会有任何人有异议!

    纵使仍旧有人会觉得冤枉:我们虽然没出力,但是我们只是一心修行,无暇旁顾而已!

    但在玉唐可没有人会跟你讲这个道理。在国破家亡的时候,你有一身本事,却一味的隐居山林,任凭国家危难生灵涂炭,这在现在的玉唐人看来,这就是罪!

    不可原谅的大罪!

    “如今,本座没有问罪于你们,只是要打听一些事情而已,而你们居然因为一点点的私心隐藏不说,还觉得是侵占了你们的利益?”

    云扬威严说道:“不论国家,不论子民,只论江湖的话……本座现在将你们杀干净,难道,这七星山的秘密,我就得不到了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