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超级星辰铁
    云扬吸了一口气:“感情还真是如此!只需要再等一等星光辉耀,真相便可尽数了然。”

    阳光与月色在空中交错融和,缓缓旋转,彼此之间宛如一个巨大蛋黄也似的特异物事,半黄半百,散发着朦胧的玄异光彩,蔚为奇观。

    夕阳在散发出万道金芒之后,似乎是失去了仅余的光泽与力量;天色仍旧照常一般的黑了下去,并没有更多有违天时的迹象。

    大抵只有这里,七星湖的上空,多了那么一大团悬挂着的黄白异相……

    此刻七星湖上空,满目尽是朦胧。

    续日光月光流华之后,星光亦开始星星点点的出现,这一次,刚出现就星光直射而降。漫天的星辉点点,流溢于整片星空,降临于此,与那空中日月同辉融合一处。

    日月星三光汇流一瞬,霎时间光芒大盛!

    回流处骤现一道银光,直冲而下,笔直冲入七星湖,随即,整片湖水恍如化作了浩瀚星空,满目尽是星辉点点,一团氤氲的灵气,从湖面渐次升腾而起。

    那灵气与前日所见大有不同,却是流溢着的亮银色泽,观之赏心悦目,望之心旷神怡。

    云扬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却即时感觉浑身上下一阵阵的舒畅。连自己这等已经见惯了天材地宝,呼吸惯了东极紫气的身躯,尽也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至极欣悦。

    “这大抵就是真正的七星湖秘密了。”

    云扬道:“你抓紧时间练功,我下去看看。”

    计灵犀茫然道:“我练功你要下去看看?为什么要下去看看?跟我一道修炼不好吗?”

    计灵犀与云扬的感觉殊无二致,尽都感受到汹涌澎湃的异种灵气,以及此种灵气进入经脉之后的超高融合度;那是一种近乎无须莲华,瞬间就化作本身的力量的舒爽感觉……

    这样的修炼精进方式简直太爽了,无以复加!

    计灵犀非常不明白云扬为何要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这简直就是舍本逐末好么!

    “小傻瓜!”云扬道:“你所关注的重点错了:这股异种灵气固然是当前的莫大裨益,但它的源头可是刚才的日月星三光汇流,而三光汇流的原点却是直接射入了七星湖,然后七星湖才升腾起这种灵气。那么问题来了,这新的灵气为何不像昨天那样子直接从高空降临?反而要折腾一番!”

    “而且今天的灵气可是出色的超乎寻常,级数几乎比东极紫气还强,这可就更加的难能可贵了。”

    “由此而彼,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在这七星湖中藏有一件绝世珍宝?而日月星三光合并,正是因为照射到这个宝贝,才会衍生出这股玄异的灵气?”

    云扬道:“若是如此推论,岂非是要将这宝贝拿到手,才是一劳永逸,真正得取得好处?难道你乐意将此地的这份机缘留给那些混蛋?!”

    他眼中寒光闪过:“而不是将这些混蛋的后路永久抄掉!?”

    计灵犀担心道:“这种情况多半已经持续许多岁月,相比较于我们,作为地头蛇的那些人肯定早就发现了,但他们为何始终不曾将这宝贝拿出来,会不会代表着有什么凶险?”

    云扬淡然道:“至少他们都没有死不是么!”

    计灵犀一言点醒,顿时明悟于心。

    是啊,这些人都没有死啊!

    这就是云扬当前最大的底气与把握,他们拿不到不代表自己拿不到,毕竟云扬的修为已经是此世第一,比这些人高出太多太多,差天共地。

    连他们都不曾有危险,云扬出手试探又谈何危险可言,反之,既然确认没有危险,云扬自然要试一试。

    “好。”

    计灵犀道:“若是有危险,千万记得叫我,不是矫情,以防万一。”

    云扬点点头,随即化风而起。

    风声悄然融进夜空,瞬时便来到了高空三光汇流的位置之上,顺着那往下照射的光芒,一头扎了下去。

    这种操作,除了计灵犀之外,其他人根本就灭有发觉的余地。

    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觉!

    ……

    水下。

    云扬一路直潜下去,却没有在第一时间便化身水相,概因这七星湖的水其实并不深,充其量也就只得几十丈深浅的样子,几乎没一会就到了水底,彼端乃是一层厚厚的淤泥。

    三光汇流而落的那一束光芒,正是沿着那淤泥位置一直照射下去。

    云扬心念电转,意念一动已然化作水滴,顺着淤泥位置一路渗了下去。

    一路往下走,就只不过三四丈,就接触到了石头;纵然云扬化身水滴居然不能渗进去,无隙可入。

    但那光柱分明就是停留在这里,并没有丝毫变向,显然目标就在这石层之下。

    云扬心知仅凭水相难以奏功,动念间再转土相功体,原属土尊的功法被云扬猛然运转,却是瞬间便和下面的石头融为一体,进而去到边缘处,顺着边缘处的缝隙,一路往下而去。

    所谓土相石相,只能是一块一块的独立个体,否则整个大陆岂不就只得一块石头了,而既然不是一整体,那就必然会存在缝隙,也就是彼此的间隔。

    而云扬的各种功法,各相化体,尽皆为他提供了无限下潜的可能性。

    如是往下再潜了差不多五十丈空间,所处之地已经没有了巨大的石头,剩下的全是细细的碎石和沙子,以及一层一层的地下水。

    “原来不是那些人不下来找,而是有力难施,无能为力而已,连我的水相化体都要无功而返,更遑论他们……”

    云扬心中思忖:“此处,距离七星湖底位置已经足足有两百丈间隔,什么样的高手能够到达这里,光是那好大一段石头层,就是莫大阻碍,难以跨越……”

    若是当真要成行,先得将七星湖的水悉数抽干,然后挖掉那几丈深的淤泥,再来是掀开不知几十丈厚的石层,还要穿过几层硬土阻开的地下水,而后还要继续往下……

    还有一层层的大石头在前面……

    而且而且,就算当真将这些险阻全部度过了,仍旧未必就一定能够得到关键所在,更有因为破坏地貌,永久失去获得三光灵气的机会,委实是难以实施的取宝方案!

    “放眼此世,除了我之外,只怕再没有任何人能到这里来吧,至少以不破坏地貌为前提,肯定是没别人了。”云扬心中一笑,颇为自得。

    但是接下来,他就不笑了,主要是笑不出来了。

    因为接连往下又一直下去了数百丈,仍旧毫无所获。若不是那三光合并的能量气相一直都存在,云扬几乎以为自己找错了方向。

    “这么下去,我会不会将这大陆直接钻透了呢……”云扬心中嘀咕,一路持续往下。

    终于……

    下面新接触到的一层阻碍,坚硬度愈发得超出想象,简直就是可怕……

    而且,还是触手冰凉,隐隐的有些熟悉……

    这是……

    “星辰铁?”

    云扬甄别出阻碍物的真相不禁吃了一惊,迄今为止所遭遇的最下面一层阻碍,质地居然是坚硬无比的星辰铁,貌似还是一场完整的一大块!

    再仔细观视之,却见那星辰铁腾腾地往外散发一股股氤氲的紫色灵气。

    毫无疑问,那三光合并照耀并且发出来灵气的宝贝,就是在这个星辰铁里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三十找到了地头。

    云扬大喜过望,赶紧四个方向地寻找缝隙,好一番折腾之后,得出一个郁闷之极的结论——没有!整快星辰铁,根本就是一颗超巨号的大铁球,足足数十丈方圆,圆不留丢的在这里。

    全然没有一丝缝隙,就是一个完完整整的球体!

    确认到此地云扬不禁又是好一阵的郁闷。

    刚刚还在沾沾自喜,只要有缝隙,自己就能下去,得到宝贝。现在可倒好,立马反手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子。

    云扬自是不甘放弃,尝试化身为金相,与星辰铁融为一体,只要能够融合,自然可以潜入星辰铁内部,取了内藏宝物走人……

    云扬想得挺美,结果却很不美好,云扬的金相化体无法融入星辰铁……

    又是好半天,云扬出尽诸相神通,却无论什么手段,都拿星辰铁无可奈何,无能为力

    “难不成要用蛮力?借助天意之刀的锋锐硬撼星强破辰铁?”

    云扬郁闷的看看周围环境,貌似留给自己可以施展的空间太小了……

    自己现在就是化身为一点小小的水滴下来的;实在是没有太多的挥刀空间好么!

    云扬一狠心:“绿绿。”

    “啊呀呀……”

    “出来看看这个星辰铁,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破得开。”

    绿绿的神识探出来,片刻后直接表示了一筹莫展:“啊呀呀……呀……”

    “不能破开?”

    云扬愈发的郁闷了,绿绿是他当前能够想到的最后手段,可是绿绿居然也不行!

    “啊呀呀呀……”

    绿绿表示自己很郁闷,张牙舞爪的不停解释。

    “这玩意牢不可破,只能以水磨功夫慢慢的切?”

    云扬的郁闷再度升级。

    绿绿的说法岂非是说,就算是自己选择了硬撼强破,以天意之刃的锋锐,却也只能慢慢的切?

    这星辰铁到底是有多么厚?一点点的切得切到哪辈子去?

    自己现在真心没有多少时间了好么?!

    “啊呀呀呀……”

    “嗯,你是说……这其实不是一般的星辰铁?是星辰铁的精华,星辰之心?”

    云扬有些郁闷:“难道不能直接收走进入神识空间?”

    这本是云扬异想天开,直接收走放空间里慢慢切那是最方便最便捷的方法!

    但问题是,这样做可能性微乎其微,至少云扬是这么想。

    毕竟云扬刚才可是尝试过,这块星辰铁虽然不过数十丈方圆,但密度之高,份量之重,超乎想象,至少云扬本身是难以撼动的,

    没想到绿绿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居然迟疑的叫了一声:“啊……呀呀……呀?”

    可以试试?

    直接收入神识空间!

    云扬一愣,随即大喜过望。

    “试试就试试!”

    云扬首度以趋至极限方式的调动自己的全部神识力量,绿绿也是在这一瞬间竭尽所能,极限催谷,将自己的所有力量,也都用了出来,倾注到云扬的身上。

    然后绿绿和云扬同时感觉自己傻逼了。

    轰的一声。

    这块星辰铁还真的晃动了一下。

    但是,也就只是晃动了一下,并没有真正意义的搬起。

    而云扬的神识力量,单只是刚才那一下,就已经是瞬时耗罄。

    六神无主地漂在水里,整个人昏昏沉沉,半晌都没回不过神来,绿绿岸边也是焉头搭脑,原本色泽浓绿叶片貌似也逊色了不少。

    适时,三光合并照射的光芒消失了。

    云扬猜测,此刻应该是天亮了,也就是次日破晓时分了……

    云扬静心稍稍地回复了一些。

    “真可怕。”这种脑袋都几乎要撕裂的痛苦,让云扬余悸犹存。

    这玩意无法打开,无法搬走,到底要如何是好?

    难道真的入宝山空手而回吗?

    云扬想半天,终于灵光一闪。

    “不对啊,我现在挪动这个铁球,需要的力量只怕远远不止这个铁球的份量,它现在这样子几乎就等于是与整个山脉连在一起,卡在了地底,如果我将周围连接处切开将卡住的部分分离,那才是真正只有一个星辰铁的铁球!”

    “相信那样一定会轻松许多?相比较于这样上下左右的卡着,却又何异是将这几座山一同挪入神识空间,我无法挪得动情理中事!”

    云扬思虑已定,专心恢复。

    半晌之后,天意之刀悄然浮现,向着周围逐寸逐分地切割过去……

    ……

    <大章;今天一更。>

    <这几天节奏有点慢,委实是……我将玄黄界的大纲废掉了。感觉切入点不对,与天玄联系太多。而写了这么久世俗界之后,我有些不想写了……所以,在考虑了两天后,要将玄黄界的大纲重新设定。但问题现在还没头绪,咳咳。>

    <所以,这几章的节奏放慢了。不过今天想好了,干脆写完世俗界,然后请几天假好好思考好了……>

    <此外,今天是盟主白衣雪的生日,让我们祝福白衣似雪,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嗯,那个建议我写完世俗请假做大纲,就是他给我出的主意。咳,遁走。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