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只感觉自己飘飘忽忽,身子完全失重,神识恍惚,不知身在何处。

    但是,四周却有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不断地回响。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下界凡俗,扣我门墙;道即是道,不容彷徨,国有国法,天有天规,道有道途,行有行规;天地不仁,众生无量;持念一心,违则不详;江湖天下,强者为王;戒淫戒色,违者必伤;行道布武,苍天有偿;善有善报,恶有恶伤;君主在上,莫思莫量……”

    一段话,翻来覆去,翻来覆去,足足在脑海中连续的转悠了七八十遍!

    到得后来,云扬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倒背如流的时候……

    另一个威严的声音不期而至:“身入玄黄,任君翱翔;天规在心,不得违抗。违之,必死!莫怪言之不预!”

    随即,云扬感觉自己的身子陡然一空,宛如身负千斤一般的往下急坠落下。

    此处可是不知道何等高空位置,就这么急疾坠落下去,摔坏了还在其次,不会就这么摔死吧!?

    云扬竭力的尝试提聚灵气,轻身减速,降低下坠之势,却尽归徒劳无功,完全的徒劳无功,向来如臂使指的体内灵力,此刻全然封闭,一丝一毫也无法调动。

    甚至是绿绿,也一如之前一般的断去了联系,宛如不存!

    若仅止于疾速下坠,云扬虽然势危,尚有回旋余地,可是轰隆隆不断在身边炸响的雷霆闪电,却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道接一道的闪电霹雳,准头绝佳地尽数轰在他的身上,浑身上下时刻萦绕在一种如同被撕裂的剧痛氛围,在痛楚感觉持续不断且渐次升级的强烈侵袭之下,云扬终于忍不住晕了过去。

    轰!

    云扬的身子有如陨石一般径自落在一片密林之中。

    整个大地也在某人坠地一刻随之晃了三晃。

    尘土登时弥天而起,将这一片地域彻底遮盖,云扬的身子直接深入土层之下,宛如自我掩埋,不见天日。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扬悠悠醒来,可恢复神智是一回事,眼前的伸手不见五指以及口鼻皆窒的感官,在在提示他此刻正被埋在了土里,云扬不敢怠慢,竭力运转自身灵气,想要破土而出,最起码也得运起土相神通,若是九尊九相神通尽归一身者,因窒息而陨落在土地之内,却是莫大讽刺。

    不意云扬这边才刚刚一个提气,丹田灵气却好似山呼海啸一般的予以呼应起来,一股沛然莫御的庞大力量,托着云扬,轰的一下子冲出了地面。

    云扬对于当前变故完全没有准备,他现在犹自徘徊于无法调动自身灵气,导致高空自由落体,深埋地下的恐惧之中,他最好的打算也不过就是能够运转部分真气或者是化身土相,支持自己脱出深埋地下的困境,若是连这都无法做到,竭力联系绿绿,让其供给自己部分生息,避免知悉而死的局面,以图后效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意此刻的灵气运行速度,竟是他在天玄大陆时候的两倍以上,虽然只是一动念,一提气,却即时脱出土地的掣肘,重见天日!

    云扬虽然脱困,可是心下疑惑反而更甚,刚才落下的时候分明连一丝丝的灵气都调动不了,怎地醒来之后却突然就突飞猛进了,这是什么道理?!

    身在半空的云扬罕有的身形失衡,整个人平平激射而出,随即又如炮弹一般冲天而起,走势大违常理,更兼激起尘土飞扬。

    噗!

    云扬一气消尽,重回地上,却发现脚下立足之地貌似很有点松软不实的感觉,低头一看,不由得吃一惊。

    地下,分明全都是落叶堆积,足足有数尺深浅。

    而且,还全都是那种刚刚落下还未来得及彻底腐烂的落叶!

    云扬一时间疑惑再加一重,什么树能够在一季间落下这么多的树叶?

    这不应该啊。若是超过一年,那么早就腐烂了吧?

    怎么会这么新鲜的枯黄?

    及至抬头一看,游目四顾之下,却又是大吃一惊。

    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

    此地分明就是一个密林,而且还是那种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

    这种地方,合该是植物花草生长得最为茂盛的区域,但此际搭眼看出去,却满目尽是一片枯黄景象,可谓遍地死寂,随处枯槁!

    真的就是如此,但凡两只眼睛能够看到的范围,不管是花花草草还是参天大树,全都是一片枯败,并无半点生机,更不见半点绿色。

    但那庞大的树干,分明还在地面矗立着,枝杈宛然。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好好地树怎么就全死了呢?”云扬看着四周,百思不得其解。

    以他的眼力,完全可以判断得出来,这些大树最迟在两三天之前,还是活着的,茂盛的生长着!

    明明有些枝头犹有健康成长抽枝的嫩芽儿痕迹,只不过现在却已经全数干枯。

    这种情况,哪怕是超过两天也会被风吹落。

    但那个让人费解的问题来了:究竟是什么原因,才能让这些大树在旦夕之间全部枯死?

    云扬尝试着活动了一下,确定刚才的意外爆发非是偶然,这才站起身来,再三活动,确认身子并没有任何不适,只有更加灵活,真气流动充沛活泼,乃是一种全所未有的神完气足状态。

    他沉思着,走到一颗大树面前,伸手扶去,喃喃道:“这是怎么了?”

    突然噗的一声,他用手才刚刚碰触到那棵大树,这棵目测至少有十几人合抱的大树居然砰地一声化作了齑粉,飘飘扬扬的落下来。

    云扬触电也似地收回手,又自目瞪口呆。

    刚才我……我的手,并没有运用灵气啊……再说了,就算是我动用了相当的修为,确实能够将这棵树打成齑粉,但貌似也做不到如眼前没有丝毫水分的干干粉末状态……

    这等大能,我哪有啊!?

    今天大抵是云扬的震惊日,意外情况陆续有来,络绎不绝。

    随着这棵大树乍然化作粉尘,与天同尘,仿佛是吹响了信号号角,眼看着四面八方的所有树木仿佛是尽数受到了感召,无一例外,尽都哗啦啦的成片成片的倒了下去!

    然后亦是同样的化作粉末。

    云扬越空而起,虚空立身高处,兀自目瞪口呆的看着以自己置身处为原点,周遭方圆不下数百里地界之内的所有树木,由近及远,渐次倾颓,尽皆化为粉尘,随处尽是尘埃蔽目。

    而这整片地域,貌似只有自己一个人近身在这铺天盖地的粉尘之侧。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拥有生命痕迹的东西。

    半空中的云扬呆若木鸡。

    殊不知更高处犹有一人也是呆若木鸡,却比云扬还要更加呆愣七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