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空的人影一脸的目瞪口呆。

    “不是吧?!按照惯例给飞升之人补偿一点天地灵气,不过定例……可往昔的飞升者充其量也就是让其置身周围三四丈范围的树木萎靡一下就没事了,怎么今天这个竟然直接吸干了一千五百里山林?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此人练有什么邪道法门,专事吞噬生灵生息?!”

    “就算如此又有何妨,跟我能有啥关系,这会还是赶紧走人是正经。”

    “还要专门来看……什么来头。不过这种人沾染多了麻烦大……”

    上空的人影刷的一下子消失不见了。

    此刻,云扬神识空间里,绿绿伸了个懒腰,叶片更形的葱翠健康了,然后继续沉眠。

    ……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云扬脑子里兀自一团雾水,尽是不解疑团:“我此次乃是以飞升者的身份堂堂正正地来到了玄黄界,之前经历已经在在说明了这点,怎么就直接将我扔在了这等地方?难道都不需要办理一下入户籍手续?难道都没有接引人,后续安排云云?难道……”

    一时间,诸多疑问尽数堆在心头,尽皆难解。

    直到半晌之后,弥天粉尘落得差不多了,云扬这才真切的意识到:自己,真的就是被扔在这里了。

    嗯,确定没有任何接待人员。

    “嚓,再怎么说本公子也是下界的第一高手……怎地来到这里居然没有迎接的,甚至都没有看到一个活人,直接扔在了这等荒郊野外千万里没有人烟的地方……这是要闹哪一出?搞针对吗?”

    云扬嘀嘀咕咕,满怀的不开心,刚才的神完气足意气风发,荡然无存。

    正自收拾心情,辨别方向之际,偶然抬头看太阳定位的时候,却看到天空中一个黑点由小而大,好似流星陨落一般落将下来,随着轰的一声巨响,那黑点强势冲进了那一片好容易才略略止息的粉末海洋之中。

    随即……

    “呸呸呸呸呸呸……”

    落下来的赫然是一个人,落在厚厚的粉尘之中,不出意外地被呛着了,连连从嘴里往外吐粉尘,可是吞吐呼吸之间又不自觉的吸入更多的粉尘,声音极尽迷蒙之能是:“呸呸呸……这啥东西,这……”

    随着这抱怨声,那人勉力站起身来,云扬搭眼看去,那人乃是一个圆溜溜的小胖子,目测年龄并不是很大。

    这小胖子圆头圆脸圆眼睛圆圆的鼻子圆圆的嘴巴圆圆的耳朵圆圆的肚子……看起来居然颇有几分喜感。

    这家伙普才从粉末坑中爬起来,两个手拼命地揉眼睛,同时很“聪明”地嘴巴往上吹气,将自己脸上沾染上的粉末吹下来,却是吹得粉末纷纷飞舞。

    然后才想起来:“特么的,我吹什么吹,怎地不用水……”

    话音未落,手腕一翻手上多出个水囊,倒出水洗脸洗眼睛,哈巴狗一般一阵摇头,满脸的水珠刷的一声甩了出去,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突然一声惨叫:“妈妈,怎么会这样子?密林呢?”

    小胖子的叫声如丧考妣,大显失魂落魄,其中更夹杂了许多不可置信之意。

    似乎面前这无边无际的粉末,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震惊。

    然后,但见那小胖子两手一挥,一股强横的威能卷地而起,瞬时将其立身之处方圆数百丈地界内的粉末全部卷了起来,向着某处扔了出去。

    良久后才传出来一声轰然,彼端宛如升起了另一场弥天烟尘……

    将立身周遭情理干净的小胖子并未停止动作,如同一只猎狗一般,在露出来的山石地面上来回梭巡,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边看,一边鼻子咻咻的狂嗅,大抵找出几十丈就是一甩手,又将一片粉尘卷起来扔出去……

    这家伙一路走一路看一路闻一路扔,终于找到了云扬立身之下的位置,却始终不曾望上看,径自趴在地上,仔仔细细的寻找端倪,片刻后,突然一声惊叫乍起:“我的黄天啊……我做的记号就在这里,分明这就是那片林子没有错,可是……林子呢?哪去了?”

    云扬低头看去,只见在自己脚下大约三四丈的地方,有一块圆圆的石头上,那上面不知道是用刀还是用剑歪歪斜斜的刻了一只王八……端的惟妙惟肖。

    那王八头正吃力地伸出盖子,伸长脖子,往外看。

    而此刻,那小胖子也正趴在地上吃力的伸着脖子,扭着头往一边看,这么一看,真是惟妙惟肖,相得益彰,物似主人型,再匹配也灭有了。

    云扬忍不住心中一乐,这货貌似就是一个活宝啊!

    他这一乐不要紧,下面的小胖子顿时惊着了。

    噗的一声跳起来,圆滚滚的飞出十几丈,这才惊慌失措的抬起头来,看着高处的云扬,一声惊叫:“天哪,这里还有个人……你你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你……你是人是鬼?你你你你……这里是怎么回事?”

    云扬一头黑线。

    看小胖子这动作,这修为,就已经是一个不世出的高手。但就是拥有这般修为的家伙,自己在他头顶上位置站了老半天了,他愣是一点都没有察觉。

    就在自己脚下趴着,地老鼠一般的钻来钻去半天了,浑然没发现自己脑袋顶上还站着一个大活人……这等警惕之心,也真是千古罕见的奇葩啊!

    云扬心下由衷叹息。

    这样的智商,这样的警惕性,是如何在玄黄界这等步步危机的世界里生存下来不仅长这么大还长得这么胖的?

    云扬还未来得及说话,那小胖子眼见变故骤临,应变倒也迅速,眨眼就又退后十数丈,满眼尽是警惕的盯着他,突然声嘶力竭的大叫起来:“你是谁?这片树林子哪里去了?你你……简直岂有此理!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小爷的暗号?”

    不等云扬回话,已经自己恶狠狠的出口:“好贼子,真真是贼心不死,既然如此,小爷今天与你们拼了!”

    一声虎吼,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悲愤万状的说道:“来吧来吧,小爷今天就拉你垫背,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这小白脸居然如此欺负我!还有天理么,天理何在啊……”

    云扬登时一脑门子的黑线。

    这货,何止是奇葩,分明就是有病啊!

    说时迟那时快,小胖子再无废话,已然化作一道圆圆的闪电,一跃而来,手中更是哗啦啦地抖出来一根金光闪闪长长鞭子,强势来袭。

    云扬久经大战,身心并无慌乱,定睛看去,却见那小胖子手中的长鞭,鞭子头上还有一个亮闪闪的圆球,这长鞭分明就是一件特异的长鞭……流星锤!

    云扬心思电转,突兀地一扬手,喝道:“慢!”

    嗖!

    小胖子如被蛇咬,呼的一下子又退回去十几丈,大喝一声道:“你怕了?知道怕了就好!”

    那流星锤随着他的退势而返,嗖的一下子飞回去,却险些砸到了自己的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