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子翻翻白眼,道:“我哪知道您应该怎么办啊……我现在只是想要请求老大你……在这段时间里,咱俩两人搭个伙儿,我自打见到您,就觉得亲切投缘结契……”

    “啥玩意?搭个伙?你觉得我亲切?投缘结契?”云扬转头看着他,眼睛瞪得超乎寻常的大,虽然对某人的投靠早有预料,但他这说得都是什么词?!

    敢不敢再无耻一点?!我打你……你上瘾了是吧?

    小胖子脸上露出一丝忸怩:“我……咳咳,其实……我就是有点孤单,想要找个伴……”

    云扬险些笑出声。

    孤独?你咋不说你空虚寂寞冷呢?!老子虽然有强健的臂弯,那也不能给你啊!

    “你是害怕了吧?怕自己一个人随时可能被人给咔嚓掉?”

    云扬戏谑的看着小胖子:“跟着我,其实就是找了个保镖在身边?不仅平常能说说话排遣寂寞空虚,还能够在关键时刻得到庇护,得到支援?”

    小胖子面红耳赤:“这……这也不丢人吧?”

    云扬笑了笑,沉沉道:“当然不丢人。”

    小胖子欢呼一声,道:“反正老大您刚上来,就算有我的解说,总是没有实践,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真不如和我搭伙过活,起码也多个知根知底的向导不是?”

    云扬点头:“你说的太有道理了,我表示万二分的认可,嗯,好!我就和你搭个伙儿。”

    小胖子闻言登时眉飞色舞,喜形于色。

    “小胖子,你的家世也不简单吧?”云扬问道。

    这句话似乎是触及了小胖子的伤心事,刚刚从才放晴的表情旋即就又黯淡了下来,沉默地叹了口气,道:“你猜的没错,只可惜……我家,现在已经不是我家了……我爹是家主,去年死了,传位二叔,就在三个月前,二叔将我逐出了家门,更强行剥夺了我的天运旗灵脉……现在,我就只是一个江湖散修。”

    话说至此,小胖子的脸上尽是狰狞,肌肉抽搐痉挛。

    吸了几口气,忍住眼泪,缓缓道:“现在的我,非但无家可归,更是无处栖身;我之所以拼了命的想要万景冰兰,也只是想要籍此修复自己身上的灵脉,但是……就算是修复了,也不可能再享受到家族的天运旗福利……”

    他惨笑一声,道:“说实话,我现在身上,在买了万景冰兰之后,就只剩下一点点不足百数的灵玉;此外就还有少量的黄金丹药,其他的,全都没了。”

    “在当日赶我出家门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让我回到自己的院子,收拾一点家私……”

    云扬沉默了一下,道:“原来如此。”

    他一直就感觉,这小胖子的所作所为过于极端,处处都表现得如同一只凄凄惶惶的惊弓之鸟,无根浮萍,却是全然没有安全感的因素。

    现在对自己这么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也有这么大的热情,根源竟是如此。

    看来小胖子说自己孤单,倒也不假,不过还得加上别的,寂寞,仇恨,无依无靠的无力与绝望,这才勉强足够……

    亦是基于这个理由,在他确认自己并不是坏人,至少不是对他有更多图谋的有心人之后,直接如牛皮膏药一般的贴了上来,甚至不顾自己刚刚飞升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基础都没有。

    一切都只是因为……这就像是冰天绝地之中的旅人,迫切地想要找到另一个人抱团取暖。

    与其他任何功利想法都没有半点关系。

    “好了好了,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赶紧告诉我,注册门派的地方在哪里?”云扬站了起来,淡淡的问道。

    小胖子眼中猛然爆发出一阵璀璨的神光,声音都有些颤抖:“老大,你确定要选这条路吗!?”

    云扬口中透露出来的前行之路,可谓是所有修途中最艰难的一个选择方向。

    云扬看着天空,轻轻道:“我不想寄人篱下,也不想给人当奴才……至少在还没有去到完全绝望的时候,总要选一条自由的道路试一试!”

    云扬嘴上说着试一试,然而他的眼神中却悄然闪过一道坚定不移的光彩。

    依附门派和世家,或者可以轻松许多,甚至凭自己现如今的修为实力并不如何难找到下家;但是……一旦那么做了,便会不期然地存下了依附别人得到安全的心思,基本就是强者之心陨落。

    从那之后,哪怕取得再大的成就,心底总会有一分牵绊芥蒂,至少云扬可以确定一点:绝对绝对难以走到这个世界的最巅峰!

    因人成事,吾道不取!

    事实上,云扬自从听说天运旗的相关始末之后,就生出了这个打算。

    自力更生,自己夺取!

    如果不是天运旗乃是此世独有之物事,云扬甚至有自信缔造的想法!

    云扬不否认天运旗乃是此世修者分界点之基石,更是不世出的神物,但自己身上堪称神物的东西难道就少了?

    无论是绿绿,天意之刃,生生不息神功,那个不是万世难得之神物,云扬自信,自己所有绝不会逊色所谓的天运旗!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云扬道。

    “爱过……”小胖子下意识的回答道。

    “啥,你说啥?”云扬被小胖子的答案给整蒙了,这是什么答案,哪跟哪啊?!

    小胖子一瞬惊醒,赶紧亡羊补牢:“哎……我是问什么问题?”

    “这天运旗,到底是从何而来?这玩意如此玄异,想必来历也是不凡吧!”云扬沉声道。

    “天运旗,顾名思义自然是上天赋予的宝物。”小胖子对于云扬的这个问题又再度懵懂,半晌才给出一个很虚幻的答案。

    “上天赋予?若然天运旗乃是上天赋予,便该是天定之数,可一个门派夺取了另一个门派的天运旗,分明是因一己之力,强力获得,谈何上天赋予,所谓上天赋予的说法,岂不是自欺欺人?”云扬道。

    “这个啊,这还真不是一回事。”小胖子松了口气,道:“所谓的上天赋予,与门派之间的争夺,其实存在一个本质的差异,这点差异,还要从天运旗的起点源头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