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玄黄界多少万年来留下的铁律!”

    胖子哼了一声:“你若是不信邪,大可以去找个普通人吵吵嘴,试试就知道其中的利害了。”

    云扬顿时就炸了:“你咋不去试试!”

    这小胖子简直是头顶长疮,脚底板流脓,坏到家了,这已经非止是玩笑,而是在坑自己去死啊!

    ……

    两人到了该地设立的门派登记处,云扬总算是切身体验到了玄黄界修者之间的竞争有多激烈,多残酷。

    不说那些已经存在的门派,就只是眼前这些……挤得水泄不通的……这都是些啥??

    光只是在这里排队的人手,目测就不止好几百人!

    这岂非是说有好几百个门派,等着建立吗?!

    而这还只是眼前所见,一天之中,某个时辰之内的细微缩影而已……

    那么,玄黄界,一年下来又要增加多少个门派呢?

    云扬不禁有点眼晕。

    “要排队?”

    “废话,你不要排队?你谁啊?”小胖子很鄙视:“难不成你还想阐释贿赂一下?告诉你,所有这些官员,只要接受别人一根萝卜的贿赂,全家死光光!甚至不需要等回家的,即刻就有天雷落下!”

    “……”云扬发现了,这地界的管理人员里虽然看似不多,但其中要遵守的规矩……还是真的超乎想象的严厉!

    就不知道当初是个怎么样的家伙,制定出来的这些规矩,难不成是喝大了,喝高了,喝嗨了?!

    要不怎么能这么的与众不同,清新脱俗,半点也不忸怩造作呢!

    排队大约排了两个时辰之后,终于轮到云扬。

    好不容易进去了,里面官案之后,摆设的竟然只是一个屏风,好吧,办个事居然连经手人都看不到。

    “姓名?”

    “云扬。”

    “性别?”

    “……男。”

    “嗯,职业?”

    “呃……职业?”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直接把云扬搞蒙了!

    里面的声音貌似也很惊讶了的款:“你没选职业?”

    云扬一头懵逼:“选职业?选什么职业?”

    里面呼哧呼哧传来喘气的声音:“你连自己的职业都没选……就来这开创门派?”

    云扬:“……没人跟我说过……”

    “那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不吃饭会饿?不喝水会渴?拉不出屎来肚子会难受?严重的,会死人?!”

    云扬再不敢搭话,有心落荒而逃。

    “回来!”

    “……呃。”都到了门口的云扬生生地顿住了身形,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不知道此地尚有什么特殊限制,还是规矩一点的好,万一不听话有天雷降下来呢?

    “你跑什么跑,想往那跑啊,你既然连选职都不知道,其他相关手续肯定更加不知道了吧?现在是想去选职业了?”

    “呃……是。”

    “那等你回来我再问你别的你再跑?你知道你现在的做法很白痴吗?!”

    “……”

    云扬感觉自己丢脸极了,自自己出道以来,跟自己时常挂边,最常见的评价就是智尊,九尊之智,多智如妖……诸如此类,等等等等吧!

    万万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被评价一个做法很白痴!

    还要觉得对方说的很有道理,无力反驳,端的是前所未有的全新体验,酸爽至极!

    “你这小伙子到底是哪一界飞升的?怎地看起来挺聪明的样子,尽干傻事,你这种脑袋瓜子怎么还能修炼到飞升玄黄?难道你所在的界面灵气异常浓郁,是个人就能飞升,还是你机缘巧合,偶然吃了亿万年不见的神秘灵材,一朝得道?”

    “……”

    云扬感觉自己要疯。

    这里面是个什么玩意儿?哪有这么埋汰人的……

    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可哥在出身的那个地界可是以智谋出名的!

    怎么到了这里来居然会被人当做傻缺……

    这也是没谁了。

    若是被天玄大陆的人知道,他们的运筹帷幄无所不能智谋如海深谋远虑算无遗策的云尊,居然能被人当成了傻瓜,还被当面说的哑口无言,愣然无声……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云扬一脑门黑线的出门了,尽显灰头土脸。

    “胖子!你特么诚心的吧!”

    “咋……咋了?”

    “职业!你个猪,没有职业怎么注册门派?”

    “哦哦哦哦哦……舞草!你没有职业?”

    “……废话!”

    云扬气的连话都不想说了。

    小胖子也是一脸看奇葩的表情看着某人。

    半晌后,两人耷拉着脑袋往外走,已经不止是灰头土脸,而是满脸衰相。

    ……

    职业登记处。

    跟之前差不多也是排了两个时辰左右的队,天色都已经有些发暗了才轮到云扬。

    “你叫云扬?哪个云哪个扬?白云的云?太阳的阳还是公羊母羊的羊还是得意洋洋的洋还是扬眉吐气的扬?”里面传出来一个阴阳怪气抑扬顿挫的声音。

    云扬又是一脸懵逼。

    这又是一个什么玩意儿?这么一番长篇大论是在特意显摆自己的博学吗?

    “咳,白云的云,扬眉吐气的扬。”

    “哦,想选什么职业?我可告诉你,一个人一生之中,只能选择七种职业啊。莫要多选,也莫要少选。选定了,就大踏步的往前走,但若是选错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明白不?”

    “明白了。”

    “那就选吧。”

    刷的一声,里面扔出来几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职业的名称。

    第一页……全是正当职业;比如农夫,比如厨师,比如裁缝,又比如商人,牙人,掌柜,甚至连衙役,仵作,伙夫等等的职业都列名其中,可是这样的职业,云扬自然是不会挑选的。直接略过,翻到第二页。

    嗯……第二页排名第一的就是杀手;排在第二的赫然是劫匪。

    云扬嘴角都在抽搐。

    这在天玄大陆,都是唯恐别人知道的抄家灭族的买卖,在这里居然如此堂而皇之光明正大。

    没说的,第一个第二个都要选。

    剑客,刀客……好吧也都选;暗器?这个也选上。

    等等,这可就已经五种了,刚才那人说就只能选择七种……

    云扬一念及此,赶紧出声询问道:“大人,选择了剑客,是不是就不能用其他的武器战斗了?”

    “可以用手和脚啊。”

    “……”云扬一阵无语。心中有一万句粗口要冒出来。

    “你选择剑客了,还想要什么?难道你一个剑客不用剑去战斗,反而要拉屎熏死别人不成?”

    里面的声音传出来。

    …………

    <我想说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