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心里话。

    这也就是在这里,若是在江湖上,对面那家伙恐怕早已经被云扬揪下来打了八遍!

    特么平生就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贱,嘴这么损的人!

    忍着气,继续往下选择。

    还有两种。

    驯兽师?

    这个也要选。

    六种了。

    药师?这个……有绿绿不用选。

    铸造师?这个有绿绿也不用选。

    佣兵?情报消息?

    “神通?”

    这个选项看来好像是很高大上的样子?想起自己九种化形,云扬毫不犹豫的选上了这个。

    此外貌似自己还会不少……

    但那人之前说了,一共就只能选七种,没名额了。

    云扬选完之后,兀自拿在手里考虑来斟酌去。

    还有什么是可以替换的?

    这玩意以后没的更改,一锤子买卖,一定要权衡齐备才好。

    想了许久,思考了好久,衡量了许久,终于放下。

    就这些吧,不换了。

    死了活了,就这么着吧!

    “敢问大人,选定之后,是否还能变动?”

    “还想变动?那你最初选这个干嘛?你当这是挖泥巴呢?这块泥巴不行不合适再换一块?还是选媳妇呢?试过一个姑娘不好看不好用再换另一个?”

    “咳,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是你家开的?这一行不好干就换一行?就你这种人,我告诉你干哪一行也不成晓得伐!干嘛嘛不行吃嘛嘛不剩,还想着换职业……换来换去吃屎你都赶不上热乎的晓得不?!”

    云扬直接气了个倒仰。

    这人嘴之贱格程度,简直是云扬平生仅见!

    “选好了嘛?”

    “选好了。”

    “选好了还不呈上来,放下面能生崽子啊?马上天就黑了你晓得不晓得?你以为本官跟你一样不吃饭只吃屎呢?要等过了饭头还得等别人消化了给你生产出来啊?供给你大口大口的享用?!”

    云扬这会真实气得浑身都有些哆嗦了。

    这得有多贱!

    这得有多贱!!

    颤抖着手交上去,那官员一把薅了过去,兀自大大不满的说道:“选的什么破玩意,就这么几个最最常见的职业,搞得就跟多严肃的人生大事一般……浪费某家这多功夫,废人办废事,废了某家的大好光阴!”

    “给你!”

    一块小小的紫色牌子扔了出来,当啷一声落在云扬脚下。

    “拿去扑街吧傻孩子。当刀客剑客是你自己玩鸟呢……”

    随即一股悠悠的劲风从里而出,柔柔的将云扬推出了门,随即大门就轰的一声关上了。

    云扬的一张俊脸早已经气得铁青,几乎不复人色了。

    钱多多见他嘴唇都在哆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老大,您……你这是怎地了?”

    “怎地了?”云扬气的几乎崩溃:“这里面的……说话简直是……”他手指头哆嗦着:“如此混账!”

    “哎呀,您可不要在意,在这地界干这个活的基本都是圣心殿的人,这些人的本身修为未必多高,但人脉关系通天,纵然是委屈你一下,咱们也只有干瞪眼的份,真心的招惹不起啊……”

    “可是那人的嘴太贱了!”

    “我劝您还是看开点吧,这个真心的没办法,这些人全都这个德行。”钱多多嘻嘻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跟你实话说了吧,这些办事人员九成九都是圣心殿修途不济的渣滓;文不成武不就资质更加不行,这才会放出来到这等偏远地方主持杂务……”

    “但他们骨子里仍旧是圣心殿修者的后人……人脉能量大得很哪。他们的态度恶劣,不过就是因为他们被赶出圣心殿,心里自然不舒服,还又不敢消极怠工而遭受天谴,对咱们这些人的脸色,却又如何好看得起来,正常,这真的很正常。”

    云扬登时释然,道:“原来如此……不过圣心殿那么得天独厚的条件,怎么会有这等后人?”

    钱多多道:“不管什么地方,任何的修行圣地,福地洞天,总难免会有些不争气的渣滓存在,他们这些人或者资质不行,天生不适合修炼,或者天性心境太差,修途维艰,或者……反正就是有这么一票渣滓存在,存在即合理。”

    云扬赞同:“确实是存在即合理……出身皇室的子嗣不也还有许多败家子呢……”

    钱多多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手,道:“老大说的太有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天色已晚,先找个地方住下,明天咱们再来?”小胖子提议。

    “好。明天早晨你早早的先来排队,我吃了早饭再来。我给你说,你作为总管,这些事可要总管起来。”经历了今天一整天的排队磨砺,云扬可是再也不想亲身排队了。

    小胖子的一张肥脸登时成了苦瓜。

    我这总管……门派还没申请成功呢,就这么走马上任了?

    而且还是干排队的活,真是好待遇啊……

    一直到了第二天正晌午。

    终于排到云扬。

    审核了所有资料之后……

    “取好了名字没有?”

    “取好了。”

    “什么?”

    “九尊盟。”

    “有了。”

    “九尊楼?”

    “也有了。”

    “……那,九尊阁?”

    “有了!”

    “那,九尊派?”

    “你这是打算跟九尊干上了是吧,能不能不取这种恶俗的名号!”

    云扬叹口气:“拜托你受累,看看九尊府有没?”

    云扬暗暗打算,如果九尊府还是没有,那就是命了,随便取个名字就好,云府也好,扬府也罢,绿府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里面沉默了一下:“咦……这个还真没有,这么恶俗的名字怎么会没有嗯!”

    云扬叹口气。

    难道真是命!?

    “定好了没有?”

    “不是没人用吗?”

    “你自己要先确定!傻缺!能不能长点脑子?!”

    “……确定!”

    “就叫九尊府?”

    “对,就这个,不改了。”

    “好吧……他么的,现在是人不是人的取个名字就这么高大上,尊……还尊……尊个毛线……蹲茅坑去吧……”

    里面传来一连串的嘀咕声。

    云扬一时间额头青筋乱冒。

    这一刻,除了想杀人,他没有别的想法。

    取名字难道不应该取那些高大上的吗?

    难道还真能叫绿府?!

    “好了。”

    上面一声。

    随即,一道旗子虚影急疾从屏风后面飞了出来,

    旗子上面,有隐约的字迹闪烁:九尊府。

    这个虚影穿过十几丈空间,悄然落在了云扬的身上,

    虽然是虚影,但却分明能看得出来,这是一面质地素净的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