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二十三章 史无尘的憋屈
    “可是你还未跟我打过,我要如何相信你当真比我强?”

    云扬道:“万一你只是虚张声势呢,当我紫极天晶是好来的么,红口白牙一番话就要取走,你的一个条件,真是好大的诚意啊!”

    史无尘怒了:“我史无尘乃是血性男儿,怎会虚言哄骗于你?你打听打听,我三秋剑客史无尘是什么人,何曾有自打嘴巴的时候!”

    云扬轻飘飘的说道:“血性男儿就不会骗人吗?这世界上,招摇撞骗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你很有名吗,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史无尘的名头呢?还有还有,你真的是史无尘吗?”

    史无尘的头发都气得树立了起来,怒目圆睁;“看来你是立心就是要干上一架了?”

    云扬摊摊手,道:“赌约你还没有同意,我无缘无故的跟你干一仗干什么?我在意的是赌局,不是你是谁,你的条件,或者你其他的什么什么!”

    打又不打,走又憋屈,而且面前这家伙说话还能气得死人,史无尘几乎崩溃,咬牙切齿道:“你说,你到底想怎样?”

    这话普一出口,史无尘突然感觉当前形势竟呈倒转之相。

    自己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么?

    怎么现在……

    怎么就变成了这等情况?

    “你输了,做我手下。你赢了,你想要啥我给你啥。”云扬道:“这么简单的赌约,你难道到现在还没有听明白吗?”

    史无尘呼的一下子又把长剑抓在手里,大怒道:“好!赌了!”

    云扬道:“等等,你说赌了就赌了么?你的赌注呢,我人在这,门派在这,就算人跑了,宗门还在这里,可是你呢?万一你赌输了不认账……上次就有个叫廖有烟的剑客就是这么骗我的,剑客都靠不住……”

    史无尘深吸一口气:“赌约素来受天规限制,输赢苍天见证,愿赌服输,无人敢违。你这般信口雌黄,胡搅蛮缠,可是在故意耍弄我嘛?”

    “好好好,言出如风,纵悔亦迟。”云扬缓缓拔刀,道:“史无尘,你将是我九尊府所属,第一个手下!”

    史无尘怒极反笑;“我本来心存仁厚,无意想伤你的,但你既然都这么说,今日说不得要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修行路途无侥幸,信口雌黄尽荒唐。”

    词锋至此,再无转圜,两人各执刀剑,分隔五丈对峙,遥遥相对,战事一触即发。

    史无尘运转体内玄气,感觉自身玄气如同大河一般的澎湃流淌,虽然尚不如全盛之时的浩瀚无边,绵延不绝,却自信已经有一战之力,至少不会在预判的战斗氛围之余引起旧伤复发。

    此役,只要不动用超过尊者四级的威能,就一定没事,此念一生,不禁心中大定。

    以他已臻圣者级数的强横神念,迅速判断出云扬的真实修为不过尊者三级,虽然惊诧云扬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殊为的难能可贵,但此役,无论如何也不能战胜自己!

    论修为,自己发挥固然有限,仍旧有尊者四级,大大胜过对方,论神识,自己更是圣者级数,尽悉对方一应虚实,还有经验阅历见识等等等等,以对方的几岁年纪,何能跟自己相提并论!

    此役,当真是无论从那个方面来说,赢的都一定的自己!

    史无尘甚至已经想好了,等下赢了云扬,制服了云扬,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小青年,之前承诺的那个条件仍旧是可以兑现的,毕竟人家付出了紫极天晶,自己就那么干完人,再取宝物,实在好说不好听,剑客总有剑客的尊严,还有节操……

    但见史无尘身形陡然一挺,手中剑发出锵的一声清鸣,整个人在这一瞬,似乎一下子高了两个头一般,尽显锋芒毕露,寒光闪烁!

    眼中两道厉芒激射而出,宛如实质,剑尖亦吞吐出足有三尺长的犀利剑芒。

    这一刻,他的人,他的心,他的神,他的剑,已经悉数融合为一,再无任何杂质!

    我就是剑,剑就是我!

    面对史无尘的发威,云扬心头猛地颤动了一下,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莫名掠过心头,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一闪而过,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将之错过,云扬有心仔细回想,把握这灵光一闪的契机,只可惜此刻却容不得他再多做考虑。

    因为对方的剑已经化作了一道劈开天地的流光,疾袭而临。

    不过流光一闪,剑芒已经到了眉心。

    史无尘攻势来速之快,竟是云扬此生所遇最快之人,没有之一!

    就算是自己在天玄大陆遇到的凌霄醉,巅峰一剑,也未必有此人的剑更快!

    这一剑来得当真快绝,快得云扬都来不及再做出任何的趋避闪躲,似乎唯有中剑一途!

    就在那一剑似乎当真命中云扬身躯之瞬,云扬的整个身子噗的一声,尽皆化作了一团云雾。

    如电剑光,转而由云雾之中一冲而过,看似命中目标,实则全无所获!

    史无尘心中陡然大惊。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稀奇秘术,怎地诡异至此?!

    史无尘惊诧之意未绝,早已感觉到一道犀利刀风,自后面凶猛劈落,来势沛然莫御!

    如此恶招临头,史无尘心下惊诧之意反而消弭,但见他也不回头,只是随意的一晃身形,登时有三道残影电射而出,紧跟着便是三道剑光猛然逆向反罩过来,再袭云扬。

    云扬眼见史无尘的应对手段,登时吃了一惊。

    这位三秋剑端的了得,非但本人恪守道义,看上去甚至很有几分老实人的样子,但一旦落实到实战中,反应竟是如此迅速,无论是反应,出招,应对,变化,尽都信手拈来,得心应手。

    这分明是一种战斗本能,而且还是已经刻进了骨子里的那种!

    这……这是得益于千锤百炼的战斗经验。

    云扬身子一旋,化身清风,手中刀却又再度当头劈落,毫不留情的劈将下去,再袭史无尘!

    他没有动用天意刀法。

    史无尘眼见云扬的应对手段,不禁再吃一惊,却仍是虽惊不乱,转而循着地皮飞掠出去,紧跟着就是身子一折,仰面返回,剑光哗的一声形成了一道光幕,恍如全不间断的瀑布一般洒落下来。

    他现在已经明白,对方习有诡异秘法,貌似单纯的一剑,难以有效的伤损对方,所以干脆改变策略,转换作大范围无差别攻击,试探云扬的秘法极限!

    不意云扬的身形不过刚刚成型,就在他双眼牢牢注视之下,居然又再次化作了一片云,仍旧全然无视攻击伤害之余,云雾聚集中,再次挥刀斩向自己的头颅!

    史无尘一招料敌有误,险险中招,总算他临敌经验丰富异常,急疾翻身而退,虽形狼狈,却终究未伤,但闻其怒吼一声:“好小子,尽用这等盘外招对敌,端的无耻!”

    一阵憋屈袭上心头。

    这小子难道是个鬼?

    身子这样变来变去,如何能打得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