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扬身子瞬间从云雾转为成型,刀芒闪烁中,一刀势大力沉的猛劈,道:“信口雌黄,你不识得的神通秘术就是盘外招了?我还告诉你,这是我的战斗方式,若非有这等手段,何能与你这等修为远在我之上的修者争胜,真当我傻的么!”

    史无尘闻言登时一窒,倒是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毕竟他的真实修为确实远在云扬之上,光是神识一项,就比云扬强出不知多少倍,双方已经强弱悬殊,还要禁止对方使用自身精擅的神通秘术,怎么也是说不过去的!

    再者,史无尘对于此役仍旧充满信心,神通秘术虽然诡异莫测,威能诡谲,终究有其极限,而且还需要消耗相当程度的玄气或者其他灵能元能配合发动,绝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无休止发动。

    以自己远超对方的玄气修为,战斗经验阅历论,此役的最终胜利者仍旧只会是自己!

    耗也能耗死他!

    可是让史无尘失望的是,他接连不断易换了十八种剑法,还有七八种专门针对秘法异术的战斗方式,却始终徒劳无功,云扬虽然只得一招鲜,愣是吃遍了天:不理你,我就是不断地化作云雾,你攻击过了我再变回来,再乘风而起,急疾反扑。

    纵然你有毁天灭地的力量,但你能对一团云雾造成伤害吗吗?

    你最多只能打散了。

    但是我可以随时聚拢,再起风云!

    两人这般周旋了差不多两个时辰之后,史无尘越打越是无力。

    自己完全就是在和一只鬼魂打斗!

    每一剑,不管如何凌厉,如何的威力无匹,始终就是打在了空气里,难受的要死要活。而对方如同刚开始战斗的时候一样,生龙活虎。

    甚至都没有出招,只是简单的一刀又一刀……

    换句话说,对方真正的本领还没有使出来!?

    越打越是无奈,越想越是无力;

    忽而一个箭步跳了出去,心态失衡的说道:“罢了罢了,不打了!我认输!”

    史大剑客现在的心理是崩溃的,憋屈得简直要爆炸了!

    通过这将近两个时辰的鏖战,或者说是捕风捉影的交战,他得出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结论,对方秘术非但诡异至极,而且消耗极小,至少到目前为止,对方仍旧一副长有长打,陆续有来的状态,而自己,这两个时辰之中时刻消耗心神还在其次,更多的却是玄气消耗已经趋于极限,再勉力支持下去,便再无法压抑自身伤患,一旦伤患爆发,才是彻底的大败亏输!

    “若是我没有受伤,只需施展出天地囚笼,纵使你的秘术如何诡谲神异,又能往哪里跑?往哪里散!只可惜,哎……”

    一声深长的叹息,随即归于沉寂。

    云扬也随即停了下来,身形重聚,一脸悠闲笑意的道:“不打了?”

    “不打了不打了!”史无尘无奈的摇头:“你这样的状态根本没的打。”

    云扬哈哈一笑,一跤坐倒在地,道:“你可算是顶不住了,我也早就顶不住了,可累死我了。”

    一副已经累得站不起来的样子,满脸灰白若死。

    此役于史无尘而言是憋屈,于云扬却是累,身体上的极度疲倦!

    对方的剑,充满了毁灭与杀戮,修为更是比云扬现在高出来整整一个等级,还有不知道要高出多少级的神识笼罩,面对这样的敌手,面对面的正面作战,根本没戏,勉强一战,只会自寻死路,作法自毙。

    而其他的杀戮手段,云扬也是不愿意动用,因为一旦动用,便是生死分明!

    云扬不想杀这个人,也不愿将自身置于死地,对于这种真实修为臻至圣者级数的家伙,你知道他濒危之际能够发挥出什么样的威能。

    云扬纵使对自己信心莫大,仍旧不敢贸然尝试!

    如此一来,以风云化相之术的无赖打法便成了此役的不二选择!

    可是不断地分解,不断地组合,也是要消耗玄气,要消耗风云元能的,这份消耗对于云扬而言,同样是异常巨大的,绝不如史无尘判断的那般大有余地,打到现在,纵使不至于无以为继,也差不多到极限了。

    但差不多到极限,却又不是真的就油尽灯枯了,之所以摆出这种虚弱的姿态,可谓是云扬的最后一次试探。

    若是史无尘于此际趁机进攻,那云扬纵使如何心悦此人,也绝不会放任此人进入九尊府。选人,云扬有自己的标准。

    也有自己的底线。

    而这个底线不容打破!

    史无尘眼睛一亮,顿时感觉心里一阵平衡,道:“原来你也坚持不住了?你这秘法也是有极限的?”

    云扬点头:“自然,任何神通秘法也是有极限的,我更加不是铁打的,肯定是会累的。”

    史无尘仰起头哈哈大笑,道:“我那就安心了。我虽然并不能打败你,但是我终究还是差点就累死了你,总不算大败亏输,一败涂地!”

    云扬闻言倒是不以为忤,幽幽道:“没有一败涂地又如何,你终于是亲口认输了吧?赶紧痛快加入我的门派是正经,史大剑客。”

    史无尘笑容慢慢收敛,转为认真思考,道:“史无尘言出如风,一言九鼎,不会自打嘴巴!你的门派今日始建……叫什么名字?现在有多少人?这些事我需要知道!”

    云扬:“咳,本门叫九尊府,现在合共两人。本人乃是门主,还有一位大总管,不对,现在是三个人了,还有一个是史无尘,史大剑客,本门元老。”

    “我都挺佩服你的……一进门就成了元老级,这运气,真心的不错。”

    史无尘的嘴巴慢慢的张大:“等会,咱们还是先把话说清楚!你这九尊府一共就俩人?一个门主一个大总管?连上我才三个人哪,就这点规模,你……就想要招揽我?”

    云扬难得老脸一红,略显尴尬的咳嗽一声:“你也说本门还是始建,日后自会慢慢壮大,前途非常好,一片光明,成为本门元老,将是你一生中最明智的选择。”

    这话说得……毫无理据的自信,仿佛是为了自信而自信,单方面的宣告高端大气上档次,直如“某销”如出一辙,毫无二致!

    史无尘一脸的无语,仰脸朝天半晌,许久都没说话。

    他此刻可谓是感觉自己受到了结结实实的一万点伤害,真实并无半分虚假。

    想我史无尘,三秋剑客;这个名头虽不敢说威震天下,轰动玄黄,但总归也是名传一方的名侠。多少门派由衷邀请,我都没有加入,没有想到现在这样一个只有两个人的门派来招揽自己,势成骑虎……

    难道我史无尘已经堕落到这等地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