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最让他惊讶的,还是云扬另一句话。

    “你助我疗伤?三天?”

    史无尘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史无尘并不惊讶云扬以自己为第一打手的预设,自己修为在那摆着呢,既然加入了派门,就该出力,同时,他也不能意外云扬表示助自己疗伤的说法,自己伤势好转,才能发挥更多的战力,这不过是该有之意,情理中事!

    真正让史无尘感到震惊的,是云扬所谓三天疗伤的说词!

    我这伤,借助地脉之力,足足修养了三年才只不过恢复了三成,你说三天让我痊愈,你猜我信么?

    我信你的邪!

    可是,随着一道生命精气打入他的身体之后,史无尘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脸激动。

    事实凝然眼前,就算如何邪,终究是要信之不疑的!

    他的真实修为早臻圣者级数,自然是个识货之人,下意识的问道:“这,这莫非是……先天精气?”

    有了这一道精纯到了极点的生命力量,足以压下自己因伤痛而造成的所有不良反应,再无任何顾虑,只需要潜心运转功体,疗复伤体就好。

    一天光景恢复七成实力乃属可期,这么算下来,后天完全恢复的说法,非但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是很保守的说法,大有余地。

    若是……若是自己能够将这神异精气保留下一点,让自己遵循着这生命力量巩固自身修为,或者对于以后的修为突破亦将有巨大的用处!

    这……这分明是天赐机缘,天上掉馅饼的超级美事啊!

    史无尘突然感觉到,自己加入这个九尊府,貌似不是什么坏事,反而是自身未来修途延续的契机所在。

    事实上,他早有加入一个门派的念头,今日即便不为云扬招揽,换做别人招揽的话,只要对方还过得去,他多半都会顺水推舟了。

    这些年下来,经历了家族覆灭,亡命天涯,一直东飘西荡,结下不少因果,毕竟在江湖上想要生存,结仇结怨在所难免;为数极众的仇家将他逼得无处容身,没有帮手的他早就感觉到势单力孤。

    云扬的这一个邀请,可谓正中下怀。

    否则,纵使有力难施难破云扬云相化身,只要不惜损耗,拼着伤势加剧,强催天地囚笼之招,以他云扬之间的真实差距,变生肘腋之间,云扬未必不会栽在这里,

    而只要当真得到了紫极天晶,以史无尘的修为怎也可镇压伤势,顺势疗复。

    所以说之前一役,与其说是全然云扬摆布,也有史无尘相当乐意配合的成分,就好比西门庆勾搭潘金莲,后者欲拒还迎欲拒还迎,骨子里其实就是乐意,当然最终你侬我侬,勾搭成……那啥了!

    只不过就史无尘与云扬交战之余,妥协认栽那会的想法是,咱哥们儿从此也是有组织的人啦,虽然这组织未必靠谱,若是啥时候就被人找茬,我能处理能应付的自然全力以赴不遗余力,但实在应付不了的,却也不会妄自赔上一条性命,一切以小命为第一首先,见机行事,绝不逞强,云尊这个小家伙,很是不简单,就只说他那怎么也打不死的奇怪本事,就很有点道行。

    然后在旁观云扬布阵之后,史无尘心中却又多了一份认知:这家伙不但功体特异,身具诡异神通,还精擅阵法,当真是个不世出的隽才,跟着这样的人或者可以闯出一片天地也未可知。

    再到了云扬三天治好他三年没有回复的伤势,史无尘心下却是由衷的长出了一口气。

    还没怎么滴呢就受了人家这么大的好处,再有保留可就说不过去了,那就全身心的留在这里吧,若是真遇到了危险,大不了就拼了一条命。

    这么推心置腹,这么精诚相待,若是自己还存着随时拔脚走人的念头,至少在自己心里,也是够不上人的一撇一捺的!

    这个念头乍起之瞬,蓦然间只觉念头通达,似乎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史无尘才觉念头通达,身心爽利,却又感觉周遭灵氛又有增长,静心细查,发觉竟是原本已经颇为浓郁的灵气,竟似又有大幅度的增长,不禁开口问道:“老大,你到底是用什么加持在阵基之上,怎地灵效至此?”

    对于云扬所说什么“稀有元能结晶”,史无尘可是压根就不相信的。

    “就是在我看来稀松平常,大把在握的东西。”云扬依然没说实话:“等有时间,真正看看有效果,我再告诉你。”

    不是不跟你说,其实就是很平常,我有很多的东西!

    这句话虽然于云扬而言不是谎话,大话,但是真相,却是极端荒谬的!

    你他么的居然说紫极天晶稀松平常,大把在握,就算是真的也不敢这么说啊,你就不怕被人围殴打死吗?!

    史无尘不出意料的点点头,道:“既然是平常物事,我就不多问了。”

    他是个明白人,更是通透人,彼此不过初初相交,确实忌讳交浅言深,来日方长,何必计较一时。

    ……

    这会,小胖子钱多多正自化身富家公子,在拍卖行里面参与竞拍,架起了二郎腿,一幅大爷派头,气势竟是不俗。

    “要不是现在家业中落,我怎么会将这等至宝拿出来。”小胖子一脸的唏嘘。

    “我的大伯二伯等人吃喝嫖赌,不务正业……哎,而且染上了花柳……”

    “现在一家人的生计全都着落在我一个人的头上,日子艰难啊……我们这等拥有五千年深远的家族也渐渐步向衰落……说起来真是令人惭愧。”

    “不过,就算是再怎么困难,我们也绝对不会便宜出卖这祖传神物。若是贵行出的价格不合适,我们怎么也不会出手地,就算如何落魄,但我们五千年的家族,也还经得起几分风霜。”

    拍卖行方面的人手则是一脸的无语无奈无动于衷。

    “若是用来拍卖……直接以拍卖价成交如何?”

    “恩,这个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这样的好东西拍卖,除了成交价格势必惊人之外,还同时为你们提升偌大名望的空间,这么算下来,你们的便宜岂非更大,佣金却不能依照常规计算了。”

    “一般拍卖行抽成是一成。你们这除了要免掉抽头,还要再额外给我一百的上品灵玉,其他的我就不强求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想我五千年隐世家族,风霜看尽,红尘阅遍,竟因后世子孙不肖,变卖祖宝,维持生计……”

    拍卖行的人几乎没集体的撅过去。

    啥玩应?

    合着我们不仅白打工,还得赔本赚吆喝?

    就这样还好像你亏了打本,让我们捡了便宜?!!!

    这话你怎么寻思说得,开口五千年家族,闭嘴风霜看尽,你这么有底气你直接破碎虚空得了,变卖祖产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