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不成,绝无此理……”

    管事的脑袋如同拨浪鼓:“这个,富公子,您的这个提议可是太苛刻了,我们也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呢……真想你说的这样,岂不是我们不但连一点点汤都喝不到,还要赔上柴火,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那你说如何?”

    “阁下给出的紫极天晶固属逸品,但我们破例只抽半成已经是极限!至于额外补偿一百上品灵玉云云,呵呵……”那管事话里话外的

    “不成不成!这么成交就真的是我太亏了!这可是紫极天晶啊!绝少现世的梦幻逸品啊!已经多少年在咱们这一片出现过了?这玩意一出现,会有多大的轰动你不清楚?前几天那个傻叉,拿出来的紫极天晶可是造成了无数人命的损失;而咱们这一块,可是没有任何因果牵连的,全然没有后患的,个中利弊,你们真的不懂!”

    “富公子,您也说您是五千年世家,世家气度怎么能失,再怎么说也得给我们留点余地吧?拍卖行不赚钱倒找钱的说法,实在亘古未见,破坏行规!”

    “……罢了,谁让我是五千年世家出身,就稍让一步,具体事宜,你们自己商量下,我已经让步,断断不能再吃亏。”

    “好好好,咱们就定一分,这个真正是我们所能够接受的极限了,若是再低,只好请公子您另寻别家吧。”

    “一分就一分,早这么说不就早完事了么,成交!”

    “……”

    一分。就是……一成的一成。

    百分之一!

    这可以说是极为微薄了。

    拍卖行的人登时发现自己上了当。这家伙,摆出一副死也不松口的姿态,根本就是在守株待兔的等坑自己,但是言出如风,尤其还是自己主动定价,再也无法收回了。

    “敢问富公子具体有多少紫极天晶,给个实际数目,我方才好酌情处置?”拍卖行管事心底愈发的不甘心起来,若是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对方就只有一块紫极天晶的话,那这把可就真的赔大发了。

    “紫极天晶是何等神物,我怎么敢贸贸然多带在身上,此际就只有三块而已。”钱多多叹口气:“当然不止三块,家里还有更多,只是现在却不方便取出来。”

    “哦……”

    顿时几个人开始飞快的动起了脑筋。

    就算只得三块,也不少了,

    而且,不止三块,家里还有更多之说……

    这句话却是说得余韵深长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家族才有这样的底蕴?如今又衰败到了什么地步?迫不得已要交易紫极天晶来换取生存资源?

    但是不管怎么说,拥有不止一块紫极天晶的家族,就算是再怎么的衰落……却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动得了的,这一点毋庸质疑。

    再说了,从当前透露出来的信息中现实,现在这家……固然是将自家家财挥霍得差不多了,但家族里面的顶级高手还有多少?这可是不好评估的……

    “你们打算多长时间之后开始拍卖?我需要一个准确时间。”

    “这个自然,但我方准备拍卖筹备,放出消息,然后确定时间,这过程无论如何……怎么也要一个月左右时间,才能吸引真正有实力的人前来……”

    “一个月的筹备太长了,我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逗留,闲置……算了,你们先拿五千万下品灵玉给我,等彼时拍卖完结之后,将这五千万下品灵玉扣出来便是。”

    小胖子一幅理所当然的口气:“看什么看,我是出来交易紫极天晶的,自然要尽速拿钱回去,这样才有理由跟家族说,再拿出几块紫极天晶来交给你们拍卖,否则又要多费许多时光,凭的耽误。”

    拍卖行的人本来是不同意,但一听到后面的说词,却是齐齐眼前一亮。

    三块紫极天晶的市价,最少也要超过一亿下品灵玉。

    他先拿五千万离开……倒是也说得过去……

    “好!”

    拿到钱,小胖子取过天道确立的契约,幽幽道:“你们给我安排好脱身的后门了么?你们不是打算这次交易内容提前曝光吧?”、

    嗯,貌似还真是这个理,左右是这么大的买卖,多做一把保镖就当给后续交易投资了。

    小胖子施施然的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了一大票的下品领域,留下三块紫极天晶。

    交易告一段落,拍卖行方面的人手却是面面相觑。

    看着桌上面前三块紫气莹然的三块紫极天晶,与会之人无不感觉如同做梦一般的不真实。这可是这一片地界几千年都没有出现过的紫极天晶,居然在自己面前一下子出现了三块!

    “赶紧送入密室!严加看管!”

    “立即发散消息!”

    “密切注意这个富公子的一举一动,不得轻举妄动,后看后续。”

    “消息全面扩散十五天,然后,第二十天,开始拍卖第一场,以紫极天晶作为压轴拍品!”

    “是!”

    一个多时辰之后。

    送钱多多出去的人回来了,一脸的惶恐。

    “老大,没跟住。”

    “恩?”

    “这小子出去之后,径自就钻进了一个青楼,找了三个姑娘陪酒……然后就开始胡天胡地,比最纨绔的纨绔还要纨绔万二分……”

    “我们在外面等着,这等事儿……结果,等门开了,却只有三个女的出来,我们想办法进去看了看,这位富公子已经无影无踪……”

    “这……”

    “属下该死。”

    拍卖行的几位管事又再度陷入面面相觑半晌,片刻之后为首者叹了口气:“此事也怪不得你们,想来拥有传承几千年的大家族后人,岂能当真没有自保之力?算了算了,此次交易我方已经占了偌大便宜,无谓再节外生枝。”

    “是。”

    “老大,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就是那天的两个人之一?”

    “呵呵……你想太多了。对我们来说,就算是那两人来,也是客户。”

    “是。”

    “现在那两个人的紫极天晶……跟我们没有丝毫关系,懂么?这就是一个破败世家的,懂么?”

    “懂了!”

    ……

    …………

    <今天教师节,祝福天下的老师们,教师节快乐。

    上午,风嫂开车,去当年的老师家里拜访,送了几盒月饼过去,老师们都很激动,也很欣慰;我们也都很高兴,唯独我心里多多少少多了些郁闷。尤其是当几个老师拉着我的手,说:真是意外啊……你那时候那么多不及格,而且还天天被小女孩欺负,没想到今天你居然能写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当场有些懵逼:我啥时候被小丫头们欺负了?我咋不记得了?最过分的是,班主任老头今天七十五了,摸着我的头说:这孩子,以前可笨了,当年被我用教鞭猛敲了一顿脑袋,想必是从那时候就开窍了……老师您经常看网络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吧?按照这个套路,我应该是澳门银河娱乐场网址了……

    不过,看着老头书房里整整齐齐的摆着一套傲世九重天,还有邪君和凌天天域的繁体书,对我自豪地说:谁来我都说,这是我学生写的。老头儿一脸光荣。

    我突然心中一热。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