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成功摆脱了追踪的小胖子早已转换成了另一副样子,来到了当地的一个帮派。

    神建。

    顾名思义,这帮派说白了就是起屋盖房子的组织,不过这个“神建”帮派却是专门为修炼者搞房子,建洞府的异类派门。

    “有一笔大买卖,在城外山上,不知贵派感不感兴趣?”

    “多大的买卖?”

    “差不多……恩,两亿左右灵玉。”

    “下品?”

    “费什么话?难不成还能是用上品灵玉结算?”

    “呃……”

    “痛快些,一句话干不干?不干我找别人。”

    “干!”

    “那就干脆些!我这先给你两百万灵玉做定金,只要将事儿给我做好了,事成之日,无拖无欠,钱银两清。”

    “好。”

    “契约拿来;一切建筑修葺工作都由你们完成。我只负责出钱和规划!”

    “这样最好!”

    “前期先上一千人工,后续不够再说。”

    “呃……这么多?”

    “门派!门派知道不?”

    “哦哦哦……知道了!”

    “快些准备,明天早晨即刻开工,务求在短时间完成工程,我方不吝灵玉,以质量进度为第一首先考量!”

    “好!就此说定!”

    ……

    到了第三天头上,史无尘的深层运功疗复状态告一段落,静心感受着完全恢复的身体,久违的全盛感觉,几乎兴奋得想要仰天长啸一声,却乍然看到远方尘烟弥漫,一大队人马前来。

    史无尘此际状态全复,神识之强还要强过云扬许多,凝思一探,早已发现来者乃是一支建筑团队。

    钱多多的声音传来:“就是这里,稍等。”

    云扬亦已听到动静,循声而出。

    “老大!”

    “嗯,此行可还顺利么?”

    “顺利顺利,顺利异常。”

    “那就好,这是我拟定的计划草图,你拿去看看,大面上,要尽可能按照这上面布置来,那些更具体的,就让这些人来完善。你明白?”

    “明白明白,一定办好!”

    “好,此事仍旧有劳大总管监工!这里一切全都交托给你了。”

    “……你呢?”小胖子陡然间大权在握,不禁有些晕头转向,半晌才回过神来问道。

    “本尊与剑尊出去办事。”云扬一呲牙:“要不你也跟着?”

    “剑尊?”小胖子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这么短的时间里,你就找到了一位剑尊?

    到底是剑尊,还是贱尊呢,这是个问题!

    “就是我,九尊府剑尊。”

    史无尘缓步走来,挺拔的身躯便如一把直插苍穹的利剑,两眼神光照射在小胖子眼中,小胖子顿时莫名地感觉到一阵心虚,几乎就想要拔腿而走,勉力支撑住,郑重道:“幸会幸会!在下钱多多,忝九尊府总管,见过本府尊位。”

    史无尘险些笑出来:一个光杆总管居然还自我感觉良好,却还是点点头:“大总管你好。”

    “你好你好。”小胖子始终有些结结巴巴。

    只因为……这人的目光也太凌厉了,竟似还在自己以往见过的许多高阶修者之上!

    “接下来,就辛苦大总管你了。”

    ……

    过了没有两天,钱多多算是彻底明白所谓“接下来,就辛苦大总管你了”这句话的意思。

    自己的老大云尊与这位刚来的剑尊,一下子就没了影子,宛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偌大一座山,就只留下了自己这个大总管全权负责。

    一千多人的吃喝拉撒,建筑工地的用料,所有的花销,所有的制造图,把关,审核,等……等等……

    所有的,大大小小的一切琐碎事情,全都压在了自己肩上。

    小胖子忙得脚打后脑勺,连着五天几乎就没睡觉。

    若非小胖子也有尊者级数修为,还真未必应付的了,算是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一点。

    “这个大总管,也不好干啊……”

    但,不好干也得干;现在还不到更具体的招兵买马事宜,需要先将基础建立好了再说后续。小胖子也很明白这一点,只能自己一个人咬着牙苦苦支撑。

    看着整座山预留出来的部分被打扫得干干净净。

    看着地槽挖好,看着无数的材料运上山来,看着,地基慢慢的起来,看着……

    一切的一切,尽都宛如无中生有,在自己努力之中点滴成型。

    小胖子心里在辛苦劳累之余,更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渐次滋生!

    这……都是我们的!

    这就是我们的家!

    以后的根基!

    现在这个阶段,毫不夸张的说:不管是谁要来打这片基业的主意,小胖子绝对会第一个跳出去跟对方拼命!

    整整一个月过去,云扬和史无尘这两二位愣是没有回来,亦没有只言片语的信息传回!

    然而在这一个月里,整个东淮地区,却尽呈风起云涌之貌,滔天巨浪扰乱玄黄江湖!

    许多江湖客都知道了,在东淮地区出现了两个悍匪!

    这两个悍匪的行事作风完全不同于以往所有劫匪!

    以往的劫匪,纵使再如何的无法无天,却总还有些分寸;比如遭遇一些比较大家族的物资,一些大门派大宗门的物资,基本是不敢去动的。

    劫掠的对象都是单身武者,或者三两结伴势力相对较弱的武者。

    至于那些拥有天运旗的门派物资,更是一动也不敢动,偶尔还会一路护送,礼送出境,唯恐其在自己势力范畴之内出现批楼,被秋后算账。

    而这新出来的两个劫匪却是胆大包天肆意而为,他们的主要作案地点大略是在燕子山下,三叉路口交汇处,展开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打劫!

    举凡是经过该地界的,不管对象是帮派的、家族的、门派的……甚至是拥有天运旗的派门弟子……通通不放过!

    至于那些单身或者三两结伴的武者从此处路过,更是尽皆劫掠,无有例外!

    大抵除了不劫平民百姓之外,只要是修者从这过,就没有错漏翻过的,全无任何顾忌可言。

    “这两个家伙,看他们那穷凶极恶丧心病狂的样子,恐怕就算是东极天宫从属从这里走,他们也敢跳出来下手,端的胆大包天!”

    “可不是么,真不知道从那里钻出来这样的两个疯子,行事竟这么的决绝极端!”

    “他们嚣张不了几天了,没听说好几个家族都已经开始围剿他们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