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尘顿时迷了!

    这感觉跟眼前所见怎么就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呢……

    史无尘虽然是圣级修者,但之前也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紫极天晶的;这几天下来除了忧心事发就是担心云扬异样,很自然的完全没往这方面想。

    当日云扬拿出来的那十块也是直接卖了,不过略略过眼,惊鸿一瞥而已。

    但是……这两天这紫极天晶可是一直在自己手里,要不就是在自己面前摆在桌子上,却是感觉越来越熟悉。

    “难道老大当日布阵,所用的那一百零八块能量结晶,竟是清一水的紫极天晶?”史无尘此念一生,竟是越想越是可能,越想越对,仿佛事实就是如此。

    这么说……

    老大现在说的话,不说全是假的,至少也得九假顶多一真……

    什么一次只能带出来十块……你都多得可以用来布阵了……

    史无尘两眼一时呆滞,突然间想到那整整一百零八块紫极天晶就压在自家门派护山大阵之下,简直就好像是废品一般随手被云扬扔掉……

    “噶”的一声,史无尘幸福的晕了过去。

    昏迷过去之前,只听到云扬在拒绝:“……那可不行……只能自己门派的打拼,才能算是凝聚气运,若是要你们来帮忙出力,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儿,不行不行。”

    “包括咱们之后交易的各种物资,也不能白要,必须是双方交易获得。这一点,一定要现在就定下规矩,谁也不得擅改。”

    浪翻天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一切都听云兄你的。但你以后抢劫了,到咱们这里来销赃还是可以的嘛,咱们这里做的就是黑市买卖,我承诺给云兄一句话,往后不管你抢什么,我们都收了,良心价收购!”

    心中却是在暗暗思忖:就这两个小家伙能抢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了,实力这么弱,万一遇到硬茬子,岂不是一下子就被人咔嚓了?

    万一死球了,这条路不就断了?他们可是万万死不得,最好连伤都不要有!

    那灵之墓地之中可是有那么多好东西还没取出来呢!

    一边,萧玉树与顾九霄也是目光亮了一下,一起出口:“没事儿,不劫天这个名字,我们感觉挺霸气的,深得我心。你以后继续抢劫大业无妨,大力发展门派,壮大自身势力。我们这边,作为盟友,为你保驾护航总说得过去吧!”

    “对对对,不就是抢劫嘛……人在江湖飘,谁能不被抢个百八十回的,那还叫江湖人么?放心,只要你手里有了货物,一定要来咱们这里,想要啥我们给啥,公平交易,利人利己,助人助己!”

    “嗯,对,不白要,就是怕一些有心之人打主意啊。而且那样还耽误了你们门派的成长……这条规矩好啊。”

    风过海沉吟着说道:“要不干脆派个人驻扎在云扬的门派,随时接收物资,让贵我两方交易得更为顺畅便捷,岂不更好?!”

    他给浪翻天隐秘的递了一个眼色。

    浪翻天心领神会,道:“那只怕就要长时间的驻留在云兄的派门之中了,若是那样的话……却不知谁愿意过去?”

    “我愿意啊!”

    风过海,萧玉树,顾九霄同时出口。

    异口同声。

    随即,三人互相看着,眼中已然火花闪烁,激烈碰撞。

    这是多好的机会?

    有啥好东西,第一时间就能见到啊!

    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

    这这这……这可是另一重意义上的莫大机缘,大家年纪都不小了,都需要啊!

    浪翻天犯了一个白眼,妈妈的,老子若不是副盟主,我都想过去!

    你们这三个老东西,打的什么主意以为我不知道?就这么就想发达了?

    焉能让你们如愿!

    “干脆你们都过去。”浪翻天直接拍板。

    若是两个人过去,还有可能串通一气,但是三个人……嘿嘿。

    两个护法,一个掌柜,立场都不一样。

    “然后我再派两个人来与你们轮换,接应。”

    浪翻天想想还是不放心,又加一句。

    风过海沉吟片刻道;“恐怕还是不够,关于此事副盟主大人只怕还要再想一想,以后咱们这边的运输……接收货物,这条路线……这个……恐怕,迟早会被有心人察觉的。到那时候,这边的力量太薄弱……”

    浪翻天赞许地看了风过海一眼,道:“老风果然是深谋远虑,想的周到。这样吧,本座回去之后,就向盟主申请,本座亲自带八大金刚前来,坐镇东夜城好了。”

    他轻轻叹口气:“此事事关重大,关系到天下商盟未来千秋万世,本座辛苦一些也是应该的。”

    三人同时翻了个白眼。

    不愧是副盟主。这份心思真是光明正大,正气凛然啊。

    这话说得,倒像是他做出了多大的牺牲一般……

    不过这事儿,等你回去后到底谁过来,都跟我们没关系了。反正我们得现在这里负责云扬这家伙的安全,就足够了,已经是近水楼台。

    至于副盟主大人您那边最终能不能抢得到这个差使前来……看你本事。

    毕竟和你同级的副盟主还有六个呢……

    事情商量确定,接下来就是具体实施了,众人才松了口气。

    浪翻天一转头,终于注意到:“咦!这……这家伙怎么晕过去了?啥时候晕过去的?”

    云扬看了一眼晕在地上的史无尘,不由撇撇嘴。

    这家伙晕倒了已经半刻钟了,你们四大高手到现在才发现,我现在都替我的剑尊憋屈:我这是多么没有存在感啊……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云扬与史无尘两人将抢劫得来的所有东西,悉数从空间戒指里倒了出来。

    看着云扬早早就要求好的一个大仓库,然后再看着东西一点点的积少成多。

    看着N多不同种类的物资慢慢堆积,一堆一堆的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杂乱无章……

    然后一个仓库堆满了,第二个仓库也满满的堆满,再到第三个仓库……

    浪翻天,萧玉树,顾九霄,风过海等四个旁观者,围观得嘴角不停抽搐。

    这两个家伙,真不愧外号叫做不劫天啊!

    ………………

    <昨天作死,挑衅了一下,结果一到北京就被干翻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