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货物五花八门不得止,各个门派的标志也几乎都有啊,各个世家的标志,貌似也都有!

    粗略估计,这两家伙现在最少最少也已经抢劫了七八个拥有天运旗的门派,这其中不乏有中品青色天运旗的标志。

    至于大中小世家……更是不计其数,难有漏网之鱼。

    至于那些没有天运旗的门派的标志,更加是五光十色,璀璨夺目!

    “就这里浙西,最少也得抢了一百多家吧……”浪翻天眉眼都在抽搐:“这真是……真是……”

    “盛名之下并无虚士,果然丧心病狂叹为观止啊!”萧玉树已经呆滞了。

    看过的劫匪多了,甚至遭遇过的劫匪也不少,但还真就从来没有看到如此丧心病狂的!

    你说你高端货值钱的无可厚非,可是倾倒出来那些个下品灵玉是什么鬼?!

    真是天高九尺,燕过拔毛啊!

    “果然是除了天没有劫……其他的都劫了……”顾九霄抓过一个小箱子,里面所藏的乃是云扬这一波劫掠之中最值钱的物事。

    一株万年雪参!

    按说一株万年雪参虽然也属难得,却非太过稀有之物,更不在如顾九霄之流的圣皇层次强者眼内,而顾九霄此刻之所以过手,盖因那个小箱子更加不凡……

    不是云扬有眼不识重宝,搞出来一出买椟还珠,小箱子本身并不如何贵重,但那小箱子上,赫然印有一个金色的天运旗标志!

    这是圣心殿的标志!

    这两个家伙,连圣心殿的货也劫了,这胆量,已经不是单纯胆大包天丧心病狂所能形容了!

    风过海目光发直。

    “这莫非是圣心殿的……”风过海声音颤抖。

    云扬不确定的说道:“不会吧……圣心殿的货,怎么会派修为这么低的两个人押送呢,我估摸着是冒名的,再者……不过就是一株万年雪参,就市价尚不如一块紫极天晶!”

    浪翻天木然的说道:“云兄弟啊,你这关注点不对啊!顾九霄之所以会过手,非关箱子内中藏品,而是这货物本身,委实是圣心殿所属!标有圣心殿标志的货物,纵观整个疆域谁敢妄动?护送者从来不会担心货物出事,更是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得到礼送招待……甚至是沿途收礼,走到哪里,收到哪里啊……这素来是一顶一的肥差,哪里需要高强的武力了?一切都是因缘,一切都是意外巧合偶然啊……”

    浪翻天只感觉心中一股无力吐槽的感觉翻江倒海:“也只有你……你这等根本啥也不知道的、刚刚飞升的白丁,才会这么胆大包天的……也幸亏对方真个不济,若真是圣心殿高手押运,抬抬手你们俩就完了”

    说到后来,浪副盟主也是无以为继,唯有长叹一声:“……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运道更是高上高啊!”

    叹息声中,充满了一种“世事无常人生如梦我实在是没有想到”的特异情绪。

    “那咋整?”云扬道:“都已经抢来了……难道还能还回去……”

    “已经抢来了……”浪翻天充满了无力的说道:“那就……只能当做不知道……黑货嘛……”

    说话间,他用眼睛看了萧玉树和顾九霄以及风过海一眼,眼神中警告之意味,格外明显。

    萧玉树咧咧嘴,表情分外难看,忽而断然道:“我看这一株雪参成色不错……不如副盟主您就当场服用了得了,大有裨益……”

    浪翻天几乎要哭一般的说道:“这……好嘛?”

    顾九霄道:“这株雪参的成色确实是已臻极品层次的天材地宝,副盟主现在吃了,起码最少增长五十年修为……这可难得的好事啊……”

    “好事?”浪翻天直勾勾的看着他:“那你咋不吃?我看不如便宜你得了!”

    顾九霄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有副盟主在这里,哪里轮得到属下,属下可不敢僭越,真个吃了,您……”

    浪翻天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我现在命令你吃掉。你增长了修为,同样是我天下商盟的实力增长,大家名为从属,其实又与兄弟何异,你吃我吃差不多。”

    顾九霄捂住肚子,脸色难看,道:“我……我肚子疼……要……要……要……”

    突然捂着肚子跑了出去。

    眨眼间无影无踪。

    那狼狈姿态,哪里还有半点圣皇强者的风采。

    浪翻天目光转而看向萧玉树,才待开口,萧玉树立即捂住了头,一脸痛苦:“我的神识受损……需要闭关好些天……”

    话音未落,刷的一下子没影儿了,速度之快,更在顾九霄之上。

    风过海何等机敏,不等浪翻天看过来,已经是语速极快地说道:“我吩咐厨房做的菜怎么还不来,太没眼力见了,我得去催催,监督他们完成!”

    余音犹在回荡,本人早已疾步而出。

    浪翻天看着手中那一株万年雪参,当真宛如握了一块烫手山芋,嘴角一个劲儿的痉挛。

    愣然半晌,突然一把塞到了云扬嘴里,道:“反正你已经抢了,还是你吃了吧,你才自沉睡中醒转,正需要补补,年轻人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千万不要马虎。”

    云扬猝不及防,下意识差点就要当真咬上一口,总算应变及时,急疾收进戒指,道:“难道对方还能找上门?”

    浪翻天叹口气:“天下商盟虽然也有盛名在外,所拥有者仍旧不过青色天运旗,对于更上品的气运旗所知极其有限,传说那金色天运旗别有玄奥,神通莫测,千变万化,谁知道会有什么秘法。当场吃掉或是当前最稳妥的解决之道,但也有可能吃掉都不行。”

    “这么可怕!”云扬闻言吓了一跳,急忙将这万年雪参扔给了绿绿。

    “其实我更倾向于直接毁掉,而且还是要尽早销毁,至少也是吃掉!”浪翻天叹口气:“这可是滔天的大麻烦!”

    “我知道,明白明白。”

    “这些东西,我们都收了!”浪翻天看着满满的两大仓库赃物,嘴角又是抽了一下,道:“加上这十块紫极天晶,你是想要折算成上品灵玉,还是想要别的?”

    云扬想了想,道:“一半折算成上品灵玉,另一半则折算成天材地宝与奇异金属,若是能够则算一部分极品灵玉,自然更好。”

    “好!”

    ……

    <今天是毅翼生日,祝福毅翼大美女,生日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