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就结了?还可是什么可是……”

    云扬笑了笑:“说到底,不过就是将同样的结果,换一种说法文过饰非而已,肝胆相照跟施恩望报又有什么差异?!”

    “肝胆相照便是都在一起付出,但是他们若是跟我们一直在一起也一样都是一直要为彼此付出。”

    史无尘叹口气:“我从来就说不过你,还要认为你说得有道理。”

    “那不过是你暂时没想明白而已。”云扬毫不客气;“就好比良心丧于困地就是做人不能太一根筋的另一种说法。行走江湖,岂非从来都是如此。”

    史无尘哼了一声,心中竟隐隐泛起一种认同感。

    或许,云扬想的,就是比我要周到了好多。

    这么一想,史无尘又有些沮丧。似乎……除了修为进境,其他的,不管是心机智谋筹算应变统筹……等等,都要比自己强得多。

    而修为等级……似乎这个优势,也持续不了多久了……哎!遇到这样的一个妖孽,实在是无话可说。

    云扬却是心里笑了笑。

    他现在可是在利用一切机会,利用一切的事情,来确定自己在这个团队的绝对的主导和上位者地位。

    自古以来,创立门派者从来不代表就一定能成为最合格的门派领袖。

    创立者与领导者。

    这是两层概念!

    而云扬就是要用自己的智慧和手段,在这个团队之中最大限度的脱颖而出,让其他人都心悦诚服,非如此难以确立自身的真正领导地位。

    我不仅是创立者,而我也是最合适的领导者。

    领导人不服众,必然会导致小团体存在,而小团体的存在,却从来都是一个团队最大的危机所在!

    随时都能分崩离析的莫大隐患。

    在这过程中,云扬无论是用心计还是耍手段,都是以确保自身地位为前提,不服众的情况那是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其实归根到底还是一句话,现在实力太多薄弱,只能暂时先着眼于一些细枝末节,很多不入流的手段,也只要用上一二。

    说话间,兰若君与任轻狂越发的无以为继,此际已经落到了全面下风,这两人的配合虽然堪称默契绝佳,但综合修为实力却与对方三人相差太远,终究不能反转战局走向。

    对方三人长剑飘飘,一人隔开兰若君,一人压制任轻狂,而第三人则以从容不迫的态势痛下杀手,狙击任何一人,接连得手。

    兰若君和任轻狂的衣衫上,一道道血痕不断地出现。

    彼方这三人杀势既立,攻势亦很猛烈,却并非即时赶尽杀绝,有如猫戏老鼠一般,不断地在两人身上增加新的伤痕,也不知是顾忌两人濒危拼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乍闻咻的一声,一道剑光陡然闪过,兰若君一声大叫,腰间的那一块玉应声飞了起来,三人其中一人急疾凌空飞掠,将那阴阳玉抓在手里,道:“得手了!”

    兰若君浑身一震,不顾腰间被刺出来一个血洞,突然凄厉的一声长啸:“你们指使铁家堡的人围攻我们送命,却又站出来为他们出头,就为了这阴阳玉?你们手上有另外的阴阳玉?是也不是?”

    那三人哈哈一笑:“聪明!不过,关于此玉的后续一切,都已经与你们没关系,再珍贵的物事,对于死人也无用处。”

    “说得好,你们想要从这里得阴阳生死之气,也不是那么容易!”兰若君俊脸乍现狰狞一笑,突然大吼一声:“破!”

    随即便是砰地一声爆响,但见那人刚刚才抢到手中的阴阳玉,突然在手中爆裂开来,瞬时一掌齑粉。

    那人脸色一变,森森杀机透射而出:“原来你们手中,还有阴阳玉!”

    任轻狂哈哈大笑,袍袖一拂,却是将另一片相同质地的碎末洒落在地上,淡淡道:“我们若是没有这等同心玉的手段,若君又怎么会将阴阳玉挂在外面招摇而过!”

    “你们打的如意算盘太久了,怎么,被我们恶心一次,就这么难受么?”任轻狂哈哈大笑。清秀的脸上,赫然显现出几分疯狂。

    云扬轻轻地叹了口气。

    他自然是能够听出来这兰若君与任轻狂此刻的疯狂还有悲愤。

    而在这同时,他也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这两个青年,身佩阴阳玉行走江湖,看似身怀重宝,招摇过市,徒惹祸患,但现在的现实却是,他们以这种最极端的反扑方式,展开针对天运旗门派强加在他们天残十秀身上耻辱的终极反噬!

    我带着阴阳玉,我知道你们会来抢,不仅来抢,而且还要创造理由。

    铁家堡的人被你们威胁前来抢劫我们,我们杀之;而你们随后出来,便不是抢劫,而是为江湖仇杀。

    完美的避过了天道法则。

    所以你们有恃无恐。

    但我随身还带着另外的相反物事,可以在必要的时候,予以应对!

    我打得过你们,你们便反过来做我的磨刀石,反之,我若不是对手,立即毁灭,绝不便宜了你们!

    你们想要的,我们偏偏不给了!

    至于后续,你们想咋滴咋滴,纵使是想杀了我们也无所谓。

    反正就是不让你们顺心如意!

    “这阴阳玉到底是什么?具体效能如何?很珍贵稀有么?”云扬轻声问道。

    “阴阳玉……对于散修们来说,乃是一种极为稀罕珍贵的资源,其实此玉与其叫做阴阳玉,莫如叫做寻宝玉更为贴切;此玉由阴阳二气凝实合并而成,一旦启动,便可察觉以此玉为原点,方圆数十丈之内的天才地宝,少有遗漏。”

    “但此宝有一项莫大忌讳,若是两块阴阳玉同时启动,便会同时损毁,大抵是阴阳二气构建的磁场对同样的磁场产生对流反冲!”

    云扬闻言,很是感兴趣的追问道:“是只要出现多于一块的阴阳玉,就会产生同归反应么?”

    史无尘摇了摇头道:“倒也非是那么绝对,比如门派弟子们另有一种使用方法。除了一块应用,还可三块共用,五组七组九组共用……只要确保单数使用,非但不会令阴阳玉损毁,反而可以将是寻宝效果加倍许多。只不过这种方法,只有拥有了天运旗的气运弟子,才能够使用,并没有在散修手中实现,所以个中是否尚有其他玄机,仍属未知。”

    …………

    <昨晚没写完,今天在高铁上又写了点,已经回到家,第二更还差几百个字吧。一会儿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