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四十九章 多取点利息!
    “但无论如何,这阴阳玉对于散修和门派弟子都属于珍惜资源,越多越好。”

    “兰若君佩戴在身上的,便是这个。但兰若君似乎是心存死志,决意一战……否则,他不会将阴阳玉佩戴在外面。”

    此际史无尘眼中全是感同身受的莫名痛苦。

    云扬又叹了口气,关于这一点,他也有所察觉。

    云扬轻轻叹了一口气,道:“这个世界……的确是有太多的地方,对散修不公平。”

    史无尘悲愤地说道:“若是说拥有天运旗的门派弟子,与散修相比很不公平;倒也罢了。我们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人家门派牛逼,那也是人家门派的前辈不知道的付出了多少拼搏和牺牲,所以才换来了后辈的起点高人一等,我们并不嫉妒,也并不觉得不公平。只不过羡慕,而且以之当做目标而已。”

    “但是这些门派弟子,本身就起点比我们高,却还要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压我们,侮辱我们,这才是让我们最难受的地方。”

    云扬缓缓道:“这句话有道理。是,门派弟子虽然起点高,但这是他们应得的;因为他们的长辈付出的多……在这一点上怨天尤人的确很没意思。但是,同样的,我们若是付出的多,也会让我们的后辈,获得同样的起点。”

    “我们可以不欺负别人,但是,我们也绝不能被别人欺负!”

    史无尘的眼神猛然间夺目的亮了起来,重重道:“是!”

    场中的战斗,随着兰若君与任轻狂所有的阴阳玉破碎一刻后,再度升级。

    三个中品天运旗弟子,如意算盘打破,未曾得利反而自损,恼羞成怒也似的疯狂攻击,再不复之前的游戏之态;而任轻狂与兰若君面对加剧的攻势,丝毫未见惧色,反而哈哈大笑,只攻不守,竭力反击!

    “临死之前能恶心你们这帮王八蛋一把,总是生平快事!”任轻狂笑得格外快意,虽然身上多处伤口鲜血哗哗的流淌,却仍是不以为意。

    兰若君也是飒然大笑。

    咔嚓一声,一人青衣闪动,一掌青光闪动,拍在兰若君背上,冷厉的说道:“既如此,你们便一起上路吧。”

    单论这一击,兰若君尚有闪避回旋余地,却此际竟是不闪不避,以后背硬接了这一掌,更顺势反手一刀,嗤的一声刺入这人前胸,贯背而出,口中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狂笑道:“大丈夫死则死矣,爷当了这么久的磨刀石,焉能不取回一点利息!”

    “说得好!”任轻狂狂笑着顶着刀林剑雨冲过来,急疾一剑将那胸口中刀之人的头颅砍了下来!

    首先陨落的,竟是那三名中品天运旗弟子之一!

    兰若君结结实实地中了一掌,伤势自然沉重,而任轻狂为求击杀目标,硬顶着另两名天运旗弟子的攻势冲过来,虽然一击得手,却也已经是遍体鳞伤,伤痕累累!

    但见任轻狂身上血肉纷飞,却兀自仰天狂笑:“爷不得天运旗眷顾,乃为运道使然,但若有来生,却还要与尔等不死不休!”

    “利息已取,虽然不够,不过,可堪告慰!”

    “哈哈哈……”

    两人同时大笑。

    另两人怒吼连连,手中刀剑闪烁更甚,向着兰若君与任轻狂致命要害闪电而去。

    兰若君与任轻狂眼见夺命之刃来袭,面色从容蔼然,迎着那闪烁着血光的刀剑,再不闪避,同声大吼道:“天道不仁,来生定要灭绝天运旗!哈哈哈……”

    便在此时,突然一道惊艳刀光闪烁而起,截断死亡之刃,随即一个声音响起:“既有此心,何须来生?天残十秀,也不仅是你们两人!”

    当当两声,史无尘的救生之刀隔开了那两人的夺命刀剑,身子却猛地摇晃一下,脸上青气一闪,嘴角溢出一丝血丝,仍是挡在兰任二人面前,一步不退。

    “史无尘?!”

    对面两人亦随之而退,断喝一声道:“史无尘,你自身难保,居然也敢来干预我们青云门的大事,须知强出头便要付出代价!”

    史无尘大笑:“什么青云门,在老子眼中,只是狗屁!”

    兰若君呛咳大笑:“不错不错,史无尘,你这句话说得太合老子心意了。”

    那青云门两人眼中杀机闪烁,沉声道:“天残十秀,今日注定十去其三!既然你史无尘如此义气,我若不成全你的这份心意,岂不遗憾!”

    话音未落,突然又有一道刀光乍然在他脑后闪现!

    这一道凛冽刀光来势奇疾,快得难以形容,那人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颗脑袋,已经在噗的一声轻响之余飞了起来。

    一刀断首,那刀光余势未衰,又去到了另一人的肩膀,狠狠地砍入!

    “既如此,那么利息就多取一些!”

    史无尘抢身出去救人的同时,云扬也已然化风而出,乘隙而入,潜伏到了那两人的身后,伺机而动!

    当这两人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史无尘这个不速之客身上的时候,自然无暇留意自己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待机而噬!更别说云扬的神通超出他们的认知范畴,在这般毫无防备,变生肘腋之间,当先一人被云扬一刀断首,一命呜呼。

    但这两人终究是身负圣级修为的高阶修者,云扬全力一刀,在砍掉一人的脑袋,余势砍入另一人肩膀之时,力量已竭。

    只是入肉数寸便即感觉到来自骨骼的强大阻力,纵使再催劲力下劈,却仍不过是能砍断了目标的肩膀,再无能更进一步,腰斩对方!

    断臂之人长声惨嚎,悍然一刀疯狂回劈,砍在云扬身上,却不料只如砍在了空气里,砍在了轻风徐云之中。

    史无尘挺刀而上:“杀!”

    兰若君亦鼓起最后力量,喝道:“痛快!杀!”

    还有任轻狂,目绽奇光,大喝一声:“杀!杀个干干净净!”

    前面三人,后面一人,全力出手,四方围杀。

    刀光剑影几乎成了构成了一道全无疏漏的刀剑光影!

    血光崩飞而起。

    …………

    <这一年中,推掉了七八个大会了,作协领导已经对我非常不满……再不参加的后果我也顶不住……

    这次开会直接点名我……我也很无奈。

    怪只怪我事先没有存稿。这是我的错,我懒,我检讨。哎。

    特么我脾气不好,好不容易多写点的时候,狗窝里留不住窝窝头,一股脑全发……

    事到临头抓瞎了。

    就在这次开会前,还连续更了两天四更,要是不那样不就不会这么狼狈吗……我对自己的性格真是无语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