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罢史无尘此言,任轻狂与兰若君登时陷入怔忡之中。

    这……这个史无尘,今天给人感觉怎么就这么的古怪呢?!

    跟以前他那清冷的性子完全不一样。

    难道说,三年不见,一个人居然能有这么大的变化?

    “看什么看,我急于让你们加入九尊府,全都是为了你们着想,若是你们现在加入的话,我大有机会为你们争取到几个尊位……”

    史无尘一派苦口婆心的说道:“若是晚了,便是时不我待,一个门派一旦蓬勃发展起来可是有多迅速就能多迅速,今天还勉强算是雪中送炭,错过今次这个机会,之后可能连锦上添花的份都算不上了!”

    任轻狂与兰若君心中思忖,这话,貌似也的确是有几分道理的。

    雪中送炭从来都比锦上添花令人动容,现在加入,虽然说不上完全的雪中送炭,却怎么也比之后再锦上添花更强!

    “好!”

    在史无尘引领之下,两人先是发下了天道誓言,加入了九尊府,然后又参拜了老大云扬,正式成为了九尊府的一员。

    确认自己成为九尊府的一员之后,两人又自同时懵逼。

    原因无他,两人没感觉到天运旗入体啊……

    “怎……怎么会没有感到天运旗气运加成的感觉呢?难道是因为重伤在身,感应有误?!”兰若君一脸懵逼。

    史无尘黑着脸道:“能够感到气运加成才是感觉有误,九尊府乃是刚刚成立的门派,连门派基地都没建造好呢,哪里来的天运旗?你想得太多了!”

    兰若君与任轻狂闻言登时齐齐一阵晕眩。

    “啥?刚……刚建立的门派?”

    “是啊。”史无尘道:“九尊府算上你们两个,共得五人,堪堪一掌之数。”

    他指了指云扬,道:“老大,我,你俩,还有一位大总管,在总部坐镇,并修筑总部基建。”

    两人闻言身子不期然的摇晃了一下,兰若君用手扶住了额头:“憋……先瘪说话……喔喔……我有些晕……”

    两人同时从心中升起一种感觉:“竟当真被忽悠上贼船了……”

    偏偏天道誓言已经发了,天道已经见证,此刻纵然如何的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欲哭无泪的冲动。

    原以为赶紧加入,避免彼时的锦上添花之嫌,没想到,距离“锦”,貌似起码还有十万八千里之遥!

    “史无尘……你你你……”任轻狂长长叹了一口气,哭丧着脸道:“你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啊啊啊……”

    史无尘抱着膀子哼了两声,道:“我还跟你俩说,别他么的不识好人心,天知道你们俩占了多大便宜,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说我坑你们……哼!等以后,自有你们感激我的时候!”

    兰若君龇牙咧嘴:“史无尘,我现在就感谢你,我感谢你八辈祖宗,全部都感谢一遍够不够,要不要我再多感谢一遍!”

    史无尘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这天真热。”居然当真就开始宽衣解带。

    兰若君与任轻狂一阵撇嘴冷笑。

    当前这天气虽然说不冷,但怎么也不能算是热,不过三四月的天气,能热到哪里去?

    再者说来,以史无尘已臻圣级层次的修为,早已经是寒暑不侵,再怎么热,也不会有感觉。

    这家伙莫不是失心疯了?

    两人下意识的将目光聚焦在某人的身上,下一刻,两人不禁齐齐瞪大了眼睛。

    触目所及,但见史无尘解开衣服的胸口位置,赫然有一块紫气莹莹的晶石。那晶石通体紫气萦绕,散发着雾蒙蒙的光彩。

    而随着晶石现世,四周的天地灵气,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强大的牵引,以百川汇海之势向着那紫色晶石疾速靠拢汇聚过来。

    两人都是识货之人,心念电转之余登时脱口一声惊呼道:“紫极天晶?!”

    两个人的两双眼珠子,一下子直了,蓝了,绿了!

    目不转睛,一瞬不瞬!

    史无尘身上,居然藏有这等好宝贝!?

    他哪里来的?!

    史无尘洋洋得意的将紫极天晶拿了起来,放在眼前端详半晌,一旦失去了丹田灵力的压制,紫极天晶自主吸纳天地灵能的效用再无抑制,全面爆发,顿时紫气腾腾,灵光冲天辉映。

    史无尘见状赶紧又收了起来,喃喃道:“天气这么热,我真担心出了汗将我的好宝贝沁坏了……总算还好,没有坏,哈哈哈哈……”

    兰若君:“……”

    任轻狂:“……”

    这货在说什么,到底在说什么,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吗?!

    你还能更嘚瑟,更显摆一些么?

    还有,自己刚刚才切身感受到的,灵气如潮,通体舒畅的感觉怎么就没有了,以后再也感受不到怎么办!?

    这一瞬间,两人险险泛起杀人越货,强夺紫极天晶的念头!

    云扬在一边,眼睛都笑眯了起来。

    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压根就不用自己出马,便已经被史无尘三下五除二的忽悠下来了,倒是意外惊喜。

    “兰兄弟,任兄弟,不用着急,不用沮丧,加入咱们九尊府,保准不会让你们后悔。”云扬哈哈一笑,道:“两位兄弟加入九尊府,我这当老大的,岂能没有一点见面之礼……嗯……这样吧。”

    他沉吟了一下,道:“暂时咱们门派初创,就只是个草台班子,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我就送两位兄弟每人一块小玩意儿吧。”

    说着,手腕一翻,就是两块紫极天晶出现在手掌之中。

    紫气狂涌。

    灵气如潮!

    那种失而复见,几乎窒息的灵能萦绕感觉,让两人心潮澎湃,竟是再也挪不开眼睛。只感觉喉咙干涩,呼吸急促,就只剩下眼巴巴的看着云扬,只等着云扬说下去。

    “嗯……”

    云扬不为己甚,再不拿捏,大是亲热地抓着两人的手,一人一块紫极天晶地送了出去,这才道:“两位兄弟可千万莫要嫌弃礼物微薄。从此之后,大家就在一个大锅里抡勺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让我们齐心协力,打造出九尊府的辉煌。”

    一直到紫极天晶到了手里,就在自己手心,真切地滋润着自己的经脉,两人兀自以为自己还在梦中没有醒来。

    紫极天晶啊!

    几乎是只流传于传说中的玄黄神物啊!

    就这么轻描淡写,轻轻松松的到了自己手里?!

    …………

    <祝大家中秋快乐!

    说戒酒就戒酒,今天一滴也没有喝。老爷子和老丈人俩老头你一杯我一杯的喝多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