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若君与任轻狂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辈子居然还有拥有紫极天晶的机会!

    这东西,向来都仅止存在于天运旗的门派之中,而且还要是门派高层和最最核心的弟子,才有可能拥有!

    之前,两人都感觉,能够拥有一块阴阳玉,找找宝贝,就已经是莫大的福缘了。

    但区区阴阳玉如何能与紫极天晶相比?

    紫极天晶乃是修炼神物,可以使用百年以上光阴的好东西啊。

    随时辅助修炼,恒久受益……

    阴阳玉充其量也就是能够寻找点宝贝然后卖点钱而已……这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啊!

    那什么草台班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点点的见面礼云云,早已被两人忽略至九霄云外!

    人家说是小玩意儿,那是人家自谦,自己若是真信了,那就是棒槌,超级大棒槌!

    “多谢老大!”兰若君与任轻狂心下充满了感激感谢感动的说道。

    虽然还不至于就完全心服口服的认同,但心中却已经比之前舒服了太多。

    “这位老大,怎么说也不是个小气的人了。”

    “多了这一块紫极天晶,就几乎可以等同拥有下品天运旗的门派气运加持,纵然还有一定差距,却也在可控范畴之内……这么想来,加入这九尊府,固然仍旧未必是多大的好事,但至少不是坏事了……”

    “左右天道誓言已经发了,就安心留在这里吧,总得对得起云老大的这份慷慨,就看这块紫极天晶了。”

    “现在出去就是一个死,好死不如赖活着,倒不如在这里跟志同道合的兄弟作伴,一并努力发展,没准还真能轰轰烈烈的干上一场。”

    两人手中拿着紫极天晶,最初的激动过去,一颗心渐渐安定了下来,尽都对未来多了一份畅想。

    “不必客气,真的不必客气。”

    云扬和蔼的微笑:“相关于两位在本府的职位,等二位养好伤之后再说。”

    云扬此言一出,史无尘咳嗽一声,随即一脸正色,并不说话。

    兰若君与任轻狂面上不显,心下反而更惊。

    这云老大的言谈行止屡屡超出我等预判,此言之意分明就是还未打算将我们列入九尊府的中坚力量,隐隐暗蕴考察的意思。这一点依宗门宏旨而言无可厚非;但在当下都已经给了紫极天晶的时候,却又似乎于理不合……

    等等,若是这紫极天晶真的只是一点点的见面礼,那么若然真的成了门派中坚,又会如何?

    两人一念及此,几乎不敢想象下去了!

    这个不敢当真就是不敢,一见面还没怎么滴就给了一人一块紫极天晶,这样的大手笔堪称骇人听闻,再延伸下去,更夸张的想象下去,貌似已经超出了两人当前的认知!

    “史无尘,你是什么职务?”任轻狂沉吟半晌,换了方向,转而向自己兄弟旁敲侧击。

    在自己两人之前,史无尘乃是九尊府名副其实的元老,大可从他当前的身份高低程度,判断他的地位,见微知著,

    “九尊府九尊府,顾名思义,当有九个尊位。老大乃是首尊,云尊。”史无尘得意洋洋,道:“本座排行第二,是为剑尊。”

    “剑尊……”任轻狂眼中即时射出来炙热无比的神色。

    任轻狂平常对敌多用暗器克敌制胜。但他真正最拿手的兵器,同样是剑,是故他一听“九尊府”这个名字的时候,即时就联想到,这门派的最高层,该当共得九人,才算是名副其实。

    原本就在心里寻思盘算,是不是要争取一下剑尊这个头衔,位置。

    不意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将这个盘算敲响,就被当头一棒敲了,剑尊之位已经被人占据了。

    而且占据此位的这个人,赫然是史无尘!

    “现在九尊府不过草创,尊位云云该只得暂定,我们固然还没有位置,但你的位置却也未必安稳。”

    任轻狂充满了战意,道:“剑尊这个职位,你未必能坐得住,未必不会被他人取代。”

    史无尘白眼一翻,道:“怎么,你要抢?”

    任轻狂轻轻一晒,道:“江湖天下,实力为先!若我用剑打败你,你还有何面目再占据剑尊职位?”

    史无尘睥睨作势,淡淡淡淡的说道:“等你来战!”

    “一言为定!”

    任轻狂与兰若君两人尽皆受伤沉重,虽然服用了疗伤丹药,云扬也好不吝惜的给予了生命之气,更有紫极天晶辅助,大大减少了疗伤时间,但不足部分仍旧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够完全痊愈的,再非是外力可以加速的了。

    云扬背起任轻狂,史无尘忍着伤,背起兰若君;四人一路向着九尊府方向而去。

    ……

    暗影中。

    萧玉树与顾九霄悄然显露身形。

    “这小子,口口声声说只得十块紫极天晶在手,实则却还留着这么多的施施然送人,建立势力,巩固自我根基,端的狡猾……”

    “这才正常吧。他若是没有几分心机,何能以这么几岁的年纪便飞升玄黄界,我们又凭什么认可他成为一门之主?如何发展自己?”

    “话虽如此,我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大对劲,这小子不实在!”

    “是你不实在才是!若是设身处地,易位处之,你处在他的位置,你又会拿出几块紫极天晶来交易,你会不会留下几块作为后手?咱们能够取得十块,已经是邀天之幸……再说了,紫极天晶现在可只为次要,咱们真正的大目标可别忘记了。”

    “嗯……这话是正理,不错不错。”

    “光顾着跟你掰扯道理,忘了说刚才那一战了,这两个小子刚才那一战打得很漂亮,惊艳得很啊。”

    “确实如此,云小子的出手时机,选择得更见巧妙,端的妙到毫巅,奠定迅速了结此役的契机,实力眼力经验心性,任何一方面都臻上乘。”

    “啧啧……”

    ……

    转眼四天过去。

    任轻狂三人的伤已经尽皆痊愈,回复十足状态,意气风发,

    更兼生命之气的作用,扩充了三人经脉韧性,辅以紫极天晶修炼,令三人感觉虽只数天下来,修为便已是更进一大步,如何不蠢蠢欲动,直是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压抑的好战情绪。

    尤其是兰若君与任轻狂,心态比史无尘更为焦急。

    人家史无尘现在已经是剑尊了,实打实的九尊府次尊,自己两人因为一念之差,没有第一时间入伙投效,不得云尊亲眼,没有职位在身,何能心安!

    现在史无尘是门派领导,自己两人反而成了小弟……

    怎么想心里都感觉不是很舒服啊。

    …………

    <中秋快乐!回老家了,更新有点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