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条命令却是遭遇了所有人的一致反对。

    “凭什么啊?”

    “我们怎可能退出?关系到我们门派命运存续的货物被不劫天劫走了,我们离开,我们丢失的货物怎么办?”

    “我们家族财物被劫了这么多,我们离开,这不行,绝对不行……”

    “我们帮主已经传下话来,不将货带回去,就把我们人头割下来带回去,要不您再费费心,直接杀了我们得了……”

    “我们的……”

    “我们不走!”

    “我们要留下来与不劫天绝一死战,宁死不退!”

    “不报此仇,誓不罢休!”

    “不错不错,宁死不退,誓不罢休!”

    “宁死不退,誓不罢休!”

    ……

    诸如此类的言论,在燕子山下海量汇总,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聚集在此地的几位天运旗所属高修无不感觉到一肚子气直冲上来。

    凭你们这个烂番薯臭鸟蛋怎么可能报得了仇?

    就你们这微末伎俩,留下来只不过是添麻烦知道么……

    平心而论,尊者阶位在玄黄界世俗之中,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但是……现在的问题却在于,你特么比人家差太远了啊。

    这玩意儿是存在比较的,知道伐?!

    劫匪比你们高出去那么多,是你们有血气,光凭喊口号可以弥补的差距么……

    其实这一节那些个世家和小帮派小门派的高手们岂会不知,但这些人一个个心里更加清楚的是:我们都撤出去,你们收拾不劫天肯定会容易很多……不过你们收拾了不劫天之后,所得到的东西……会还给我们吗!会吗?

    既然如此,我们留在这里还有浑水摸鱼的机会,希图一个侥幸,怎么可能干脆痛快的撤出去成全了你们?

    你们当我们傻啊?

    我们还幻想着你们某一位跟不劫天两败俱伤两败俱亡的,我们好占个便宜呢……

    这也许就是之后的现实呢,也许我们可以趁此机缘,一举收获巨利!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每个人心下的侥幸念头尽皆不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没准就是那个幸运儿,如何肯退?!

    “好好好,你们不撤,我们撤!”

    几位天运旗门派高手在经过一番商量之后,见无论如何这帮人也不肯走,立即下定了主意。

    耍无赖,玩光棍是吧?不撞南墙不回头是吧。

    那就让你们先撞个头破血流再说!

    反正我们也不急。

    不劫天也飞不了!

    于是乎,八位圣者二级三级以及几位圣皇高手悄然撤了出去。

    可这个事是隐秘进行的,燕子山中的其他人全不知情。

    全抢了吧。

    全抢了……我们在收了不劫天之后,也能得到的更多。

    就眼前前来的这些人,最少也有几十家门派帮派世家的人手,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齐心的,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当前这种的奇葩现象。

    这一幕,让萧玉树顾九霄两人扼腕不已,叹为观止——

    “不得不佩服云扬这小子,当真是个人物啊!”顾九霄长长叹息:“我想,没准他在抢劫动手之前,就已经料到了定然会出现现在的这种局面吧。”

    萧玉树也是连连摇头:“多半就是如此吧……否则,他不会大大小小一个也不放过,甚至有些没什么价值的,也都抢了……真不知道该说这小子是狠,还是吝啬,连几块下品灵玉都不肯放过,顾兄,那玩意掉在地上你会去捡么,反正我是不会捡的,多栽面啊!”

    “我也不会捡……你关注那些个细枝末节干嘛,现在可是超过五百名的高阶修者,齐聚燕子山,声势空前浩大,若是这些人能同心协力,哪怕不劫天有一百个人的规模,也得被他们剿灭了抓住了连锅端了……只可惜这些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私心杂念,只能是为不劫天创造一个有一个的抢劫机会,而自己对于切齿痛恨的敌人却只得有心无力无可奈何的份……”

    “这种局面,还真是可悲可叹。而这种局面,正是云扬不择手段的抢劫所带出来的……”萧玉树怅然叹息:“云扬的这份心机,诚然是可惊可怖,叹为观止。”

    顾九霄沉默了一下,道:“若是我们也身在其中,若是我们提前就能知道他们这种图谋,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甘心就那么听话的撤出?”

    萧玉树彻底无语。

    不会的!

    无论如何,都不会。

    因为……修为低的撤出,就代表着完全没有了机会,血本无归!

    将心比心,谁都可以欺骗,唯有自己的一颗心,难以欺骗,这事,还没法嘴硬的!

    ……

    不劫天再现,云扬四人团伙作案,而这边少了圣级高手坐镇,当真几乎就是一路横扫,当者披靡,少有疏漏。

    但云扬很快发现了玄黄界的规矩坏处,或者说恶心人的地方:劫财不劫命,劫命不劫财。

    有不少已经被抢成了穷光蛋的家伙,甚至是被云扬等人遭遇了好几次,连件兵器就都没有了,身上就剩下一件遮羞的内衣了,居然还是死撑着不离开!

    这状况就比较糟蹋人了!

    云扬那是什么脑子,瞬间有了好主意。

    “规则只说不能杀人,没说不能伤人吧……”

    于是乎,顺理成章的得出新方案,“再遭遇老对手,将之打成重伤。”

    云扬决心一下,这伙人算是真正的倒了大霉。

    “连续两天没都有遇到硬茬子了。那帮高手很大机会是嫌这帮人碍事,先撤出了,坐看这帮人的笑话。”云扬冷笑一声,道:“他们想要我们帮他们清场,确定没人搅局,没有苦主,视野开阔,才强势入战,拿下咱们……”

    兰若君皱起眉头,道:“这个计策不可谓不毒啊。一旦我们当真清了场,那么在这里就只剩下咱们几个了。若是不清场,有这些人在旁随时虎视眈眈,稍有大意便是丢了性命,这些人正面战力或者不堪一击,但一旦联手偷袭,于咱们也是威胁啊!”

    “还有,那些个高手虽然看似是撤出了,但我估计他们神识力量却必然还会留在这里,咱们只要一行动,只怕就瞒不过他们的窥伺!”

    “无所谓!我自有打算!”

    云扬断然道:“直接兵分四路,展开行动,了结眼前这些渣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