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尘信誓旦旦大张旗鼓地回来开启大阵,结果却是一点点变化也没有,被兰任二人好一顿嘲讽,一直到云扬回来,才终于将护山大阵正式开启。

    “请问你只输入玄气激活一个阵眼意欲何为,想要起到点有什么作用?那么多的阵眼您一共就只激活一处,大阵成型合理吗?那样的阵法能够起到什么防护效果!”

    史无尘被刺得面红耳赤,却随即就被眼前的变化给惊呆了,哑口无言,瞠目结舌,险险就口眼歪斜了。

    随着云扬一道道玄气飞出,大阵全面开启,在忽的一声轻响之余,天地风云变色,一道无形的屏障,自地而起,直冲霄汉,片刻之后,日月星辰,于同一时间发出道道光芒,降临世间,尽洒九尊府驻地。

    无边星华,尽皆聚焦于九尊府,瑰丽无限,只是旋即便是消失无形。

    三光星华看似消失不见,九尊府范围之内的灵气密度,却于陡然间急疾暴增,四面八方的灵气,似乎遭遇到了一个空前巨大的灵气漩涡,纷纷狂涌来归,百川汇海,万气归宗。

    前后不过瞬间之差,九尊府之地已然被沛然灵气充斥。

    兰若君本能地呼吸了一口灵气,竟被呛了一下。

    史无尘等三人站在九尊府最高处,看着眼前这一切,除了瞠目结舌就只有口歪眼斜,完全的无可名状,惊骇欲绝。

    “灵气怎会如此密集,这……这怎么可能?”兰若君下巴都几乎掉下来,两眼直直的,如同做梦一般的迷惘。

    “一个刚刚草创的派门,不过开启守山大阵,便拥有了跟下品天运旗所有门派毫不逊色的灵气供给,这不是在做梦吧……”任轻狂也是一脸呆滞。

    “更恐怖的是,现在就只见灵气来聚,不见灵气逸散,若是长此以往……”史无尘惊讶得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即便是史无尘,他心中虽然早有预期,对云扬更有信心,知道以一百零八块紫极天晶为阵基所布下的大阵定然是非同小可,效能超凡,但是现在这等只聚不散是个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情况?!

    三人感觉着越来越浓郁的灵气,越来越觉心旷神怡的感觉氛围,似乎每呼吸一口灵气,体内的玄气都为之突飞猛进一番也似。

    大抵这一生之中,貌似也从来没有这么幸福的时光吧!

    “咱们这……真的没有天运旗?”任轻狂都有些惊疑不定了,下意识地生出了自己都不信的想法。

    “你往昔没接触过天运旗吗?可在咱们驻地,你感觉到了有天运旗的存在吗?尽问些白痴问题!”

    史无尘哼了一声,用一种看土包子的眼神看着任轻狂和兰若君:“我知道是贫穷限制了你们俩的头脑还有想象力,但能藏拙不漏出来么,你们不嫌丢人,我这个九尊府剑尊,还嫌面上无光呢!。”

    任轻狂面红耳赤,反唇相讥道:“一坨!贱尊!你是贱尊你当然牛掰,你多牛掰啊!但请注意你的言辞!小心我跟你翻脸!”

    史无尘哼了一声,道:“本尊现在无意与你口上争锋,如你这般稀里糊涂连天运旗有没有都感觉不出来的货色,就算与我翻脸,我又有何惧?”

    两人斗鸡般互相看着。

    这一幕,在这几天里已经N多次的发生了。

    任轻狂也擅长用剑,自然对剑中之尊的称呼心心念念,无论如何都要抢一抢的!

    是故由口角而引发的切磋,也已经有好几次。

    奈何这两人修为相若,战力也相若,对彼此的底细更是了若指掌,是故每一次都要打到了精疲力竭,却始终不分胜负,难判高低。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史无尘不免越来越是感觉威胁增大,反而任轻狂倒越来越是觉得目标愈近,信心满满。

    这段时间,连续半个月下来,云扬全然没有半点行动的意思,只是一个劲儿的注重门派建设。

    在他跟小胖子钱多多双重监督之下,九尊府驻地的现整个地面建筑,已经全部完成。

    包括门派弟子宿舍、藏书阁、练功房、食堂、茅厕、花棚、灵药田、功勋楼、执法堂、战堂、杂役室、仓库、藏宝库等等等的基础建设,也全部完成。

    而且门派里面干活儿的,也已经有了一千多人。

    前面的大校场上,最新招收的九尊府弟子,也已经有两百多人在练功。

    这些,全是小胖子招来的外门弟子。

    这些人中,只有最为出类拔萃的,才有可能被收为内门弟子;内门弟子中表现出色,才有可能被九尊府九尊收为入室弟子,入室弟子之上,还有亲传弟子,亲传弟子之中的佼佼者,是为真传弟子;真传弟子之中,品性禀赋都达标的,便有可能成为嫡传弟子。

    更进一步的嫡传弟子是为核心弟子,最前面的十名核心弟子为九尊府十大弟子,为首者便是九尊府掌门弟子。

    但九尊府的掌门弟子与其他宗门的掌门弟子有很大差别,首先,掌门弟子并非是九尊府府主也就是云扬的弟子,其次,掌门弟子,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面临挑战,能够全胜才能继续坐稳掌门弟子的宝座,否则便会被后进取代。

    总而言之,小胖子制定的规则繁琐无比,更兼苛刻无比;门下弟子自从入门开始,便开始了无休无止穷其一生的竞争!

    “这弟子那弟子这么多,会不会太繁琐了?有些重复吧?”

    “名目多了,可以让大家不断的相互竞争。只有一级一级往上走,才能一步一步具备成就感,用成就感培养自信弟子们的自信,而且,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有懈怠感。”

    小胖子钱多多将这些规则说给云扬听的时候,听得云扬头大如斗,如坠五里雾中。

    “行了行了,这方面的事宜你自己看着办就好。”

    “那是,我对于这些门牌规则可是一清二楚,如数家珍!咱们九尊府自然要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小胖子这段时间致力于门派建设,当真是尽职尽责,将各种规则,各种规章制度全部都规划了出来,足足一个多月没有睡好觉。

    小胖子累得都瘦了,瘦了足足小八两的份量!

    但整个门派的规范雏形,当真就在这小胖子手中,有模有样地搭建了起来!

    而且他所制定的规则规范,云扬与史无尘三人看过之后,竟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即便不是尽善尽美,也是极尽周到。

    以至于兰若君看着钱多多的眼神,甚至有些敬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