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们,代表着咱们九尊的九尊府,现在依然屹立在这片玄黄地界,这个比我们出身的天玄大陆更高一层的位面。我不会停步,只会努力前行,期许未来的某一日,我们真正重聚!”云扬身形闪动,紫袍飘飘间,已然在九座山峰转了一圈。

    这才算是真正为九尊山峰之间构建完毕神秘的联系,令到九尊令的效能,再一次出现,出现在玄黄界之上。

    云扬面想缅怀之色,自己对自己笑了一笑,旋即意念陡动,在那新建九尊府核心,自建立之日后再无人踏足的云尊楼书房之中,蓦然多出了一座通体紫色的台子,晶莹闪烁。

    云扬一挥手,久违的九尊令再现,自动的进入了高台,

    然后,但见那台子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极度光芒之后,缓缓消失不见,至于那九尊令悠悠的飞回云扬手中。

    云扬有些怅惘的瞪视四周半晌,喃喃道:“从现在开始,这才算是……真正的九尊府!”

    然后他便转身而出。

    此刻的云扬,一如往昔一般的紫衣飘飘,丰神俊朗,所过之处,两百多新入门派的弟子纷纷拜倒在地:“弟子参见云尊!”

    紫衣一飘而过。

    功法!

    九尊府现在传授给门人弟子的修炼功法,尽都驳杂不纯,毕竟都是云扬等人在这段时间里抢来的三流货色,哪里可能有真正上乘的功法。

    不过这些功法已经足够为门人弟子筑基,汰弱留强,保留可以成就小高手的一部分,说到所有拜入九尊府的所有弟子,都能够出类拔萃走上巅峰,根本不切实际,大量淘沙,势在必行。

    身后,传来小胖子钱多多的声音:“……你们刚刚入门,能够得到这些低阶功法已经足够;等你们根基足够,脱颖而出,自然而然可以得到更上层门派传承,小伙子们,未来的强者之林,对于每个人都是平等,现在就只看你们自己是否能够熬过眼前这炼狱一般的初选!”

    “欲成人上人,必要先吃苦中苦,磨砺万般,方能成为利器,浴火而生,才能成为凤凰!我们九尊府,不养废物!我们只要英才……”

    云扬更不停留,飘然远去,举步间,已是踪迹不见,却是化作一阵清风,绝尘而去。

    史无尘等三人固然不在,但我一人,难道就不能是不劫天么?

    苍梧门如今已经欺上门来,云扬感觉,不能被动挨打吧。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主动上门好了……现在九尊府这么缺功法,苍梧门岂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下手对象吗?

    放着苍梧门的功法秘籍在那边吃灰,云扬感觉于心不忍啊。

    ……

    这会的燕子山前,已经变成成了一锅彻头彻尾的糊涂粥。

    十几位天运旗门派的高手,不甘放弃的在这里守候着,等待着。

    他们期盼希望相信,不劫天不会就这么消失不见了,他们一定还会再来的!

    还有萧玉树与顾九霄也都在这里,这两位都是闭目养神,每时每刻都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在最佳,随时准备救援。

    因为他们很知道,不劫天还真的就不会收手,随时都可能再现,作案!

    但云扬等人却已经好一阵没有再来这里了。

    直到今天——

    云扬选择了正对面,直线斜对着的另一座山,再度拉起了不劫天的字号,在那边连续劫掠三天,将所有人的目光尽数吸引到这里来之后,即刻离开。

    对于云扬而言,现在欠缺的乃是功法……

    苍梧门,十大下品天运旗门派,排名最后一位!

    苍梧山上,满目尽是一片紧张气息。

    所有的门人弟子都在竭尽所能的潜心练功。现在所有人都很急迫,晋级夺旗之战,迫在眉睫。需要门派上下同心协力,自不待言,同样的,弟子们最佳的升迁通道,也在此时!

    只要门派升级之战立功,甚至不需要立功,被选上出战,便是莫大的荣耀,自有许多好处陆续有来!

    最起码的,一个嫡传弟子的身份,怎么也是跑不掉的。

    这是命运和生死存亡之战!

    无论任何人,都不会在此时此刻掉以轻心,不能也不敢!

    高台上,三条人影负手而立,脸色似是平静无波,静观弟子们的操练。

    “去围剿不劫天的人回来了么?”

    “还没有回来,据回报说,不劫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你们说……这不劫天,黑白双煞,到底是谁?”中间一人淡淡道。

    “嗯?”

    “会不会是……某个门派的真传弟子,假扮的?籍此达到……某些目的?”

    另外两人脸色一阵悚然:“大师兄此言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依我推论,其实一切皆有痕迹可循,那不劫天突然出现,行踪神出鬼没,手段不堪入目犹在其次,主要是他们的功法身法,竟无人识得……这本身就已然令人怀疑,启人疑窦……”

    掌门人始终一派淡然的道:“现在乃是关键时刻……一切都该为保级而战让路,不可为了这等琐事而大费周章甚至损兵折将……传我钧令,把人手都撤回来吧。”

    “是。”

    正在说话间……

    突然间身后楼阁连绵的建筑群中,一道钟声轰然响起,随即一道尖锐的警报声划破了天际!

    三人闻声齐齐脸色一凝,又再同时循声转头,三条身影如同三头大鸟一般急疾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的无数人影同时向着一个方向猛冲而回。

    人人都是脸色凝重。

    传来警报的方向……乃是武藏阁!

    门派中枢之地!

    苍梧门众人一边往事发地点狂奔一边心中纳闷不已。

    严格来说,现在正值天运旗门派争竞的微妙时刻,若有有心人针对苍梧门展开动作,不算多稀奇的事情,但有人潜入,本门的护山大阵居然没有半点反应,直接就是武藏阁出了问题!

    那问题就大了去了,贼人是如何进来的?

    护山大阵从来都是天运旗门派乃至所有宗门帮会世家的根基所在,最是严密,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纰漏?!

    眼见惊变如斯,苍梧门众人自掌门以下,如何不心内惊骇欲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