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我是至尊 > 第六十九章 可否帮我一忙?
    整整一日一夜过去了,云扬从悠长的入定之中醒了过来,稍微运气尝试,只感觉经脉回复畅通,玄气运转之间,五脏六腑虽然还有痛楚存在,却已经没有大碍,显见伤势大为好转。

    然而仔细内查之下,发现五脏六腑之间,仍旧还有许多窒碍不通之处,那是淤血积存导致,明明已经运转了一昼夜的生生不息神功,还有绿绿的生灵之气灌输,仍旧如此,足可见证之前所受的伤是何等的严重。

    云扬深吸一口气,一股玄气逆流而上,强势在全身经脉荡涤一遍,隐约能听到胸腹之间有雷鸣一般的动静连作,一张嘴,噗的一声吐出来一口浓艳至极的血块,又再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半晌气息才重新平复。

    如此动作,玄气强行通过淤堵之处,伴随着一种类似刀割一般的痛苦,所幸这种感觉只得一瞬,随即就轻松了许多。

    云扬气息平复,鼻息粗壮几乎已与平日无异,不禁松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伸展了一下身体,但闻浑身上下的骨骼尽数卡巴卡巴的响了一阵。

    正要离开此地,却突然间楞了一下,毛骨悚然。

    因为,一个声音蓦然从他的背后传来,发人深省,惊心动魄。

    “年轻人,你就这么走了?”

    这会的云扬,一颗心差点就要从嘴里跳出来,刹那间更是停跳一拍!

    他昨天的时候落在这里,神识已经接近混乱;凭借着最后的一线清明,选择了此处山崖之下,这个往里凹进去的隐秘所在,随后就是人事不知,听天由命。

    但他分明清清楚楚的记得,这里断断没有任何人迹的存在。

    怎地自己在这里休息了一夜,疗伤了一夜,始终自觉自己是独立此间,却原来这里竟然有人的,更在自己离开之刻说话?可自己背后不是一片山壁吗?

    云扬循声转回头看去,触目所及,的确就是山壁半点也没有错。

    只有自己坐的这里,稍微往里凹进去半丈左右。但还是结结实实的山壁啊。

    “阁下是谁?”云扬对着山壁问道。

    那个声音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当即作甚回声,但云扬竭力倾听分辨,确认那声音还真的就是从石壁之中传来,一时间更有些疑神疑鬼:难道是这块大石头……成精了?

    那声音道:“我?我是一个……非常倒霉的人……”

    云扬谨慎地说道:“敢问阁下现在身在何处,此时出声留客意欲何为?”

    “我就在你的面前……”那声音轻轻叹息:“你不用心生异想,我绝无恶意,昨夜便是我为你护法一夜,你运功疗伤一昼夜,却连蚊虫都不曾经过一只,此地纵然略显隐蔽,却又何至于此?!”

    云扬道:“原来如此,多谢阁下这番善意。然而如我们这等高级修行者练功,岂是蚊虫……敢近前的?”

    那声音呵呵一笑:“你之玄功奥妙,神异莫测,一昼夜之间偌重伤势几乎尽愈,大是玄奇,吾岂不知,但昨晚你神识恍惚,亦是事实,总是我陪了你一夜,这个总不会错吧!”

    云扬道:“在下再度谢过阁下相护善意,那敢问阁下出言留客之真意?”

    那声音道:“相逢即是有缘,相护云云不过举手之劳,委实就只是一份善意,再无其他;然而老朽出声留客,却是想让小友帮我一个忙,不知道小友同意还是不同意?”

    云扬道:“帮忙?敢问是什么忙?”

    那声音悠悠道:“若然小友你帮我了这个忙,老夫便欠下你一个人情,日后必有厚报。”

    “我还不知道,是否能帮得上阁下的忙,人贵自知,却不敢妄自承诺!”云扬哪里会轻易答应,语气婉转却内蕴拒绝之意。

    这里玄黄界链接天道,几乎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引发天道见证,万一自己贸贸然的答应了,这家伙出来却给自己挖一大坑,自己岂不是要沦为千古笑话,贻笑大方?

    这段时间,云扬先后经过小胖子,史无尘,风过海等三位嘴炮了得的大行家再三洗礼,早已了解言不轻出,动辄后患无穷的道理!

    再说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自己并不知道,哪有一上来就答应帮忙的?

    “我所求者于小友不过举手之劳,你肯定能帮得上忙。”

    那声音显得有些急切,道:“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异常充足,甚至是充沛的生命元气,只要你给予一二,帮我摆脱困境,老夫永生永世永感大德,不敢或忘!”

    云扬眼珠转了转,道:“阁下到底在哪里?我都看不到阁下,纵然有心,也要无的放矢吧?”

    那人的声音沮丧了起来:“说来惭愧……老朽正在你眼前的山腹之中。”

    云扬道:“这么说来,阁下岂非是被人囚禁禁锢,非是自由自主之身?”

    云扬此言表达了两层含义,其一自然是对方不得自由,自己即便有心相助,也要费上一番功夫,其二,更是关键,便是云扬帮助了对方,却势必要得罪主持囚禁之人,怎能不多做斟酌!?

    那声音良久没有说话,一直到过了半个时辰,那人才幽幽的叹了口气:“是。我在这山腹之中……已经很久了。”

    “很久是多久?”云扬心中一动。

    从这个人被囚禁的时间,大略可以判断出来这家伙修为层次。

    毕竟,修为越低的人,承受囚禁的时限也就相对越短,没有几年也就死了,反过来说,若是囚禁时间足够多,被囚禁者的原有修为也就越可观。

    “总有三四十年吧……”这声音有些拿捏不定,道:“我被囚在里面,无法看到日月转换,实在是不清楚,已经过去了多少年,就只能说是个大略的判断。”

    “三四十年之久……”云扬心中盘算;若是按照这个时间来计算,纵使此人有空间戒指傍身,有点吃的维系生机……也决计支撑不了多久,若非有心,哪里会有那个修者会在空间戒指中塞上可以吃上数十年的口粮!?

    …………

    《今天戒酒第八天了,我成功的没有喝。感觉自己真是毅力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