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似乎是被呛住了,接连咳嗽半天居然都没有缓过来。

    半天之后,才终于挣出来一句话:“……你……你小小年纪,跟谁学得这般无耻,太也下作了吧!”

    听闻此说,这人几乎被云扬憋死。

    为你杀一百个人,这不难,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是一百件事……那得干到哪辈子去,还不如直接把我自己卖给你呢。干到死都不一定做完一百件事吧?

    若说选这个,我选给你当三年护法好不好!?三年也绝对做不完一百件事吧?

    至于一直修炼到圣尊……

    您还真不客气,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什么都敢瞎咧咧啊!

    圣尊……你有修炼到圣尊的资质吗?

    你知道这其中所需要消耗的各方各面的资源,时间,人力物力吗?

    “小友,老夫是诚心与你商议,你能不能也给出点诚意,别尽说些强人所能,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好么!”

    “好啊,条件谈不妥咱们就继续商量,漫天开价,落地还钱嘛。”云扬笑眯眯的,一派从善如流。

    “就三件事,杀三个人,到圣皇的资源,老夫的条件诚意已经是十足了!”

    “行行行,我退一大步,九十九件事,九十九个人,到圣尊!这总可以了吧!”

    “你……最多四件事,四个人,到圣皇!”

    “我再大大的让上一大步,九十件事,杀九十个人,到圣尊!我这步退得足够大了吧,很委屈了,这诚意……”

    “不可能!我是有底线的人,你的条件根本就是胡乱开价,比漫天开价还要荒唐!”

    “我也没有没商量啊,我已经一退再退了,哪里就荒唐了!”

    “最多五件,五个人,到圣皇!”

    “八十五,这种行了吧!”

    “六!”

    “八十!”

    “你无耻!哪里有你这么乘人之危,咄咄逼人的!”

    “你才无耻!你才咄咄逼人!”

    云扬大怒:“我开价一百,你直接还价到三,有你这么还价的嘛?我一步步的退让,都让了两成了,整整两成,可是你,每次才加一……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你还好意思说我无耻?到底是谁无耻,是谁没有诚意?”

    “……”

    被他这么一说,这人顿时脑子一阵短路:貌似……他说的有道理……

    但随即就一阵暴怒!

    “分明我先开价的!”

    “对啊,你开价三,我直接给你长到一百,我承认我是漫天要价,也允许你落地还钱,分明就是光明正大,光明磊落,就是这么的实在!”

    “……你你你…简直…无耻之尤!”

    两人便真如菜市场的大妈一般讲价起来,早已经将刚才红口白牙所说的高阶修者素养云云,全然的抛之脑后。

    一直谈到最后;这人最后出价:做十件事,杀十个人;帮助云扬升一级的这条仍旧被云扬否决,云扬开出了他的最终底限,除了做十件事,杀十个人之外,那人还要提供云扬一直升级到圣皇三级的所有物资。

    这人想了半天,斟酌了半天,终于捏着鼻子认了。

    “还有一节,在那十件事全数完成之前,你不能离开。”

    云扬眼珠子一转,又提出来一个要求。

    “难道你有这么多事需要我来进行?”这人大表狐疑的问道。

    在那人想来,必然得是异常难为之事才需要劳动自己出手解决,可是这样的事情,貌似不该有很多吧?

    “你在说什么!我门派刚刚建立,正值百废待兴之刻,岂不正是需要人力做事的时候!”云扬正色道:“关于这件事情,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骗你!”

    这人闻言初初心下不岔至极,自己是什么人,能什么等闲事都做么?

    但转念一想,眼前这小子虽然身怀生灵之气,但修为浅薄,见识估计也就那么回事,他这么想,这么使唤自己,未尝不是好事,以他当前的程度,一个草创的派门,能有多少大事?

    那所谓十件事,杀十个人,貌似,最多也就是几个月时间就可以完成?至多一年也就到头了,所以说,这对于自己其实是好事,没什么不可答应的,以自己悠久的生命来说,这点时间,当真只是小意思。

    尤其是云扬还答应了:至于修炼到圣皇的物资,可以你以后有条件了慢慢给我,这个不急。

    这样缓冲余地就更加的宽裕了。

    等彼时,等那小子真正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实力层次的时候,好好的后悔没有跟自己相处,没有想到真正大事才交给自己的神情,简直臆想一下就觉得开心!

    于是他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好,接下来请你对天发誓,确立这件事的真确。”

    “好!”

    “等下,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呢?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老夫……”这人心中一阵气结,他么的你连我名字都没问,就跟我讨价还价这么久……

    “老夫董齐天!想来你这小辈定然听过我的名号吧?”说起自己的名字,董齐天很有一种自豪感,他很自负,哪怕过去了悠久岁月,董齐天这个名号,也注定不应该被世人遗忘!

    “老夫当年号称齐天而立!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吧?”想起自己当年的威风,董齐天得意洋洋,就等着这小子震惊的目瞪口呆,然后纳首便拜。

    “没听说过。”云扬的的确确没听过:“什么董齐天,董齐地;真正就没听说过,你很有名吗?”

    “……”

    听闻此语,董齐天好一阵无语,鼻子差点被气歪。

    这小子该有多么孤陋寡闻啊?竟然连我董齐天都没听说过?按说,以他现在尊者四级巅峰的水准,修为也有资格知道一些高大上层次的事情才是啊!

    “你真没听说过老夫?”董齐天兀自不可置信,诧异反问道。

    “对天发誓当真没听说过!”云扬一派信誓旦旦,言之凿凿。

    董齐天心头登时好一阵低落,半晌无声。

    难道……这个江湖的忘性,尽是这么的严重?

    我董齐天,已经被人忘了?

    …………

    <今天一超级囧事……哎,流年不利。媳妇早晨早早出去了,我起床上厕所解决问题,完事后发现没纸了……然后我就出来找纸……然后就在我还没找到的时候……门开了,媳妇和丈母娘进来了……

    我今天没被打死我感觉命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