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齐天有些失落。

    我当年可是此世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来着……这才多久不现尘寰,居然都没人提起了,世事无常,造化弄人啊……

    于是开始正事,发誓约,天道认证。

    董齐天心情低落的发誓,随着天空中一道惊雷乍响,誓言被天道承认。

    至此,云扬终于放心了。

    此世天道已然承认,那么就证明这个名字不是假的,而这件事,也是可以相信的。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云扬又再休息了片刻,将自身状态调整至最佳,这才开始埋头干活。

    本来对于他来说,若是能够动用土之力可以以最便利的方式完成这个工作,但现在重伤稍愈,

    虽然行动回复自如,但不管是玄气还是神识还是体力,仍旧还处在自身最虚弱的时候,所以云扬的进度很是缓慢。

    所幸董齐天那边也不着急,并无任何催促,很是耐心的等待着。甚至在等着云扬往里面挖掘的过程中,还不断地有一搭无一搭的跟云扬聊天起来。

    “现在外面什么情况了?”

    “还那样。”

    “还那样是哪样?”

    “山还是青的,水还是绿的,江湖也还是你杀我我杀你的,人在江湖,就要身不由己,我刚才不是提到过么……”云扬言简意赅。

    “废话!”

    董齐天鼻子都要气歪了,外边的这个小混蛋说话简直是气不死人不算完。

    “这个,你在这里貌似也待了不少多年了,就只遇到了我自己?怎么没有让别人救你?凭你开出的条件,动心者该当不在少数吧?”云扬问道。

    “别人?”董齐天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以为这里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得了的嘛?”

    “几个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是这些年来,能够来到这里的唯一一个人!”董齐天满肚子委屈。

    他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么打算的,只待有人到来,自己许诺求救,早早脱困,逃出生天。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但凡他感应到人略略接近这里一些,就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又或者是莫名的绕路而行……

    总之就是在云扬之前,愣是没有任何一个人靠近过这座山!

    云扬闻言不禁愣然,单是这件事情,貌似也是奇葩至极的说!

    董齐天再也再三确认,这座山的周围,分明没有设立过任何禁制,也没有什么遮蔽阵势,至于什么古怪力量云云,更加半点没有!

    但为何这么多年下来,始终就没有人能过来呢?

    这件事情竟是百思不得其解!

    董齐天在常常思量这个问题的同时,还有考虑另一个问题:自己在这里面,到底已经被封禁了多久?

    真的只有几十年么……貌似不止!

    有时候自己强迫自己关闭外查神识,静心闭关修炼,一次闭关下来也许十年,或者更多。甚至有时候睡一觉,时间只怕也是不短……

    还有自己潜心究武学的问题,一招一式的精研过去,推敲细微末节,消弭破绽……这个中消耗的时间,也如如同沙漏一般的悄悄溜走。

    更别说,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还要更多……

    这么一想的话……自己在此间被囚禁的时间,几十年?

    或者再加个十倍……也许还不够呢!

    “小子,今年是哪一年?”董齐天终于有些犹豫的问道。

    “这个我还真不是很清楚……”云扬道:“但总归还是玄黄历多少年吧。”

    董齐天险些一口血喷出来:“废话!这玄黄界自从存在于天地之间,就一直是玄黄历!不是玄黄历还能是什么别的历法!”

    “我是真的不知道更详细的,等下你脱困了,找其他人问道。”

    云扬这句话,竟没有让董齐天再感觉不爽,因为他蓦然感觉到,云扬……貌似距离很近了!

    几乎就是在下一刻,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山腹被破开了一个大洞,真正与外界连通了。

    烟尘弥漫之中,云扬一步走了进来,来到董齐天的身旁。

    “这么快……”董齐天对于这个破山过程颇有几分意外。

    在他想来,对方修为浅薄,就算是有神兵利器在握,也不该这么快挖掘到这里。

    云扬笑了笑:“大抵是中间有一段全是泥土,无形中快了许多。”

    他抬头打量着这位“齐天而立”,不由点点头,别的不说,光是这个身高,已经不愧这个名字了。

    云扬个子已经算是高挑的了,足有七尺半高下。嗯,大约在一米八二左右。

    但这位董齐天,看起来最少也要九尺!身长腿长,好一条魁梧大汉。

    只不过,这位魁梧大汉,现在的样子可是很有点凄惨。

    正如董齐天之前所言,此山的山腹整个中空,足足四五十丈方圆的空间。

    而在这空间最中间的位置,设置有一个奇怪的台子,质地非金非玉更非石质;隐隐散发出暗淡的光芒。

    那台子上立有一条柱子,只有人的大腿粗细,而那董齐天,整个人就被锁在了这个柱子上。

    一条铁链,从其两边琵琶骨洞穿穿过,绕个圈,在脖子上缠了一圈,终端连接在那柱子上端。

    另一条锁链,从他的左侧腰间穿过,又从他的右侧腰间穿出,似乎是将他的脊椎骨缠绕了一圈,再缠到后面的柱子上。

    两只脚八字分开,两道铁链分别拴住两只脚的脚踝,一双手倒是没有被锁在柱子上,而是平抬往两边,手腕上各自有一条铁链,彼端则是在两边的石壁之上。

    云扬仔细一看,彼端的两边石壁肯定一边一根柱子,这才能确保不失。

    总体来说,这位董齐天大人,整个人就呈“太”字型,被困此地,除了能左右的小幅度转转头,侧侧脸,扭扭屁股之外,基本就再也无法动弹了。

    云扬心中不禁一阵震惊。

    “被这样锁着,居然还能活下来这么多年?看来这个董齐天还真的不是一般人物,只怕大有来头的说!”

    当然,触目所及最不一般的大抵还是董齐天的胡子和头发,乌黑乌黑的胡须,一直拖在了地上,头发更是拖在地上足有好几丈那么长。

    撘眼看去,整个人就像是落在一堆杂草之上,而杂草犹在茂密的生长。

    所幸那一双眼睛在胡子与头发包围之中,仍旧熠熠生辉,显露出仍自旺盛的生机。

    “真是惨啊!”云扬叹口气:“哎,董前辈,恕我直言,估计一只猴子现在都比你好看。”

    董齐天怒道:“你把猴子这样锁上几年你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