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等手段岂是常人可为,至少已经超出了四人认知上限,如何不胆战心惊?

    董齐天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们四个人,过来!”

    一声令下,自然而然地裹挟着滔天气势,让人不敢违逆。

    四个人脸色惨白,情知此番查探遭遇的乃是绝世人物,但凡一个应对不好,也许就是粉身碎骨的惨淡下场。

    心念电转之间,四人齐齐小心翼翼的上前,唯恐贸贸然引来杀身之祸。

    “敢问前辈有何吩咐?晚辈乃是苍梧门……”

    “没有问你们是什么人。”董齐天淡淡道:“我只问你们,此处,是否还属于圣心殿管辖范畴?”

    “是。”

    “今年,是什么年份了?”董齐天问道。

    “呃……回前辈,今年乃是玄黄历三百九十八纪;九百零三年。”四人战战兢兢的回答。

    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家伙?实力高得没谱,可不知道今年是啥年分又是什么鬼……

    这货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玄黄历三百九十八纪……九百零三年……”董齐天喃喃念叨,身子不期然间摇晃了一下,闭上眼睛,良久之后才睁开,眼中似乎有一片烟云一闪而过。

    云扬能清晰地感觉到,董齐天此刻眼中闪过的,直如沧海桑田一般。

    “知道了。你们走吧。”

    四个人如蒙大赦,急疾离开。

    心中狐疑,这家伙将我们叫过来,就为了问一句今年什么年份了?

    这……

    貌似有些不大明白。

    难道是哪一个老怪物出世了?

    董齐天缓缓闭上眼睛,又是良久没有再动,就像一尊雕像。

    云扬倒也没有出声催促,单纯陪他站着。

    “我被封禁进入这里的时候……乃是三百九十四纪,七百四十年。”董齐天闭着眼睛,声音平静,甚至有些冷漠,说道:“现在已经是三百九十八纪,九百零三年。”

    云扬一时愣然,对于董齐天之言,有点琢磨不透,不知道个中真意为何,然而下一刻,却被董天齐接下来的话,吓蒙了——

    “一纪就是一千年……”董齐天呵呵呵的笑了一声:“想不到我在这山腹之中,竟然已经度过了……四千一百六十三年!真是可笑,真是可笑,哈哈哈哈哈……”

    他突然仰天长笑,只是笑声中,却充满了一种复杂的情绪,笑到后来,简直已经与放声大哭没什么两样了。

    云扬一瞬明悟之余,又自静静地在一边陪着他,等他笑完了,声音低下来,渐渐地平静,才终于出声问道:“当初这红尘人间,可还有放不下的人或者事么?”

    董齐天摇头,自嘲的道:“这红尘人间,谁没有放不下的人或者事?”

    云扬一时哑然,又不知道该任何接口了。

    董齐天再次开口:“吾于此间一进一出,已经是四千一百年过去,就算心下原有放不下的人或者事,就算我能撑得住这漫长岁月……他们,可还能撑得过么?”

    他转过头,看着云扬,轻轻道:“我此番归来,又能见到几个旧人?或者是,看到几座荒坟?几个墓碑?又或者……什么都没有了?”

    云扬目光清澈,道:“但是,你还在啊,人就在,希望怎就不在?”

    “是啊,我还在啊……希望……”董齐天负手而立,看着天边的晚霞:“只是这人世间,还有谁能值得我守护?”

    他突然仰天长啸,长空中风云色变,突然霹雳一般一声大喝:“战无非!你他么的就是一个王八蛋!”

    云扬心中陡然一动。

    战无非?

    这个名字貌似有些熟悉,似乎听人说起过?

    这……这不是圣心殿殿主的名字么……

    ……

    两人同行东归,

    一路上,董齐天始终沉默不语,有时候经过一座山,便会停下来,飞到山顶去看看。然后默不作声的下来,继续赶路。

    “先去哪里?”

    “当然是先去你的门派,欠人一身债,不还不痛快。”

    “其实,我是不介意你先回家去看看的。”云扬斟酌了一下,缓缓说道:“先回去……去看一下自己牵挂的……你未曾放弃脱困的希望,如今希望成真,岂知其他的殷望,全无机会?”

    董齐天身子陡然一颤,半晌没有说话。

    一直到脚下过去了百十里路,才终于叹息一声,极为坦白地说道:“我,暂时不敢回去。”

    云扬心中一叹。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他竟然完全能够明白。

    短短的几个字之间,个中包含的沧桑悲凉,早已经是难以言喻,一切尽在不言中。

    “之前听前辈说,在这里的囚禁岁月,不过四五十年……”云扬强行开玩笑:“结果竟是四千多年过去了……这差别,也着实大了些。”

    董齐天也是强行欢颜一笑:“不过洞中无日月尔。”

    云扬正要开口搭话,但见董齐天突然间停住了行进中的身形。

    随即,猛地转过头来,眼神凌厉空前地注视着云扬。

    云扬不禁一怔,这一瞬间,竟觉自己万全失去了对眼前这个人的认知与才刚建立起来的略微熟悉感觉。

    触目所及,只见董齐天脸上突然显出诡异的一笑,身上蓦然泛起浓郁的杀气,淡淡道:“小兄弟,你救我出来,我很感激,不过……你只是机缘巧合的救我出来,却要了我这么多的条件,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杀了你,尽早了结你我之间的这场孽缘呢!?”

    “……?”

    云扬顿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遇绝大的危险席卷而至,霍然站住,全身戒备之余,同样淡淡的回应道:“人在做天在看,在这片玄黄界尤其如是,若是不怕天道惩罚的话,大可一试,我还是很有兴趣,一观玄黄界故老相传的天道惩罚,究竟是如何罚法!”

    董齐天凄厉的笑了笑:“天道惩罚?吾远离红尘已经四千一百年了!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了,与其这般苟且偷生,还不如拉着你一起上路,你道我敢是不敢?”

    话音未落,森然杀机愈发浓郁,几乎凝成实质,显见其一道上路之说,绝非虚言恐吓,而是随时可能付诸行动,痛下杀手!

    董齐天的眼神脸色,都有些疯狂的狰狞。